【走进考古现场 走近中华文明】礼——红山文化核心价值观的形成

2022-12-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随着人口和社会总体财富的增长,财富和资源的占有的均衡势头被打破,需要形成新“规则”以适应和规范社会的发展。

  继承了兴隆洼、赵宝沟文化主要内核的红山文化在祭祀礼仪活动方面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从兴隆洼文化以家户为单元的祭祀礼仪活动、到赵宝沟文化以小区域聚落为基础的独立祭祀礼仪活动区的出现,至红山文化已经出现了社会公共礼仪活动中心,日常生活与祭祀礼仪活动区域有了更加明显的区分,两类建筑的劳动力和社会财富消耗都存在明显差别。甚至不同功能区的建筑模式、使用器物的特征、器物的制作要求以及“技术”投入方面都有所不同,与祭祀礼仪行为相关的陶器、玉器的生产及大型礼仪设施的建设都显示出较高水平的社会分工和管理的特征,与日常生活类设施的建设和产品的生产相比,与礼仪行为相关的产品的生产采用了更先进的技术、投入了更多的力量。

  对祭祀礼仪活动的偏重促进了重礼仪、轻世俗的二元结构以及以祭祀礼仪活动为中心的用以规范社会成员和社会群体行为的社会规范或社会制度——“礼制”的形成。礼是用以规范社会成员和社会群体行为的社会规范或社会制度,以确保社会的平稳运行和发展。仪是与之相关的行为或活动,受礼的约束,同时也是对礼的强化,因其可视化和可操作的特性,成为礼的重要传播方式和途径。在无法律强制力的社会,礼仪成为维护社会团结,促进社会发展的重要方式,对礼仪活动的重视同时也造就了礼仪活动中心的出现和繁荣。


玉玦形龙

  以社会公共礼仪性活动的社会投入确定社会等级秩序,墓葬的规模、随葬玉器的使用出现了相对固定的规范:高等级墓葬的规模大、甚至有三重石墙和摆放整齐的筒形器共同构成的附属设施,墓地中形成了“以北为尊”的布局风格。随葬玉器的使用也已经出现了相对固定的规范,以随葬玉器的种类、组合,同类玉器的质地和器形大小来区分墓主所处的社会层级。高等级墓葬随葬玉器组合更为完备、玉料的质地更为纯净、体量也相对较大,判定社会地位的标准已经与《周礼》所记礼制成熟时期不同等级个体所持有的玉器的规范相似。这种规范在牛河梁遗址与直线距离150公里外的胡头沟遗址的同时出现显示以“玉礼制”所规范的社会等级已经突破了小地域的限制,成为在更广阔空间内社会成员共同遵循的准则。积石冢结构相似、层级分化特征相同的牛河梁遗址与胡头沟遗址在墓葬规模方面的差异提示着在礼仪活动中的参与程度对财富获取和社会等级的重要影响。与埋葬相关的礼仪行为,包括埋葬的仪式和随葬品的使用不仅是社会规范的反映,更是强化了这种以领袖个体为核心的社会秩序,严格的等级规范则进一步维护了礼仪中心的独特和权威性。

  虽然红山文化中存在造型多样的仿生动物玉器,玉器制作工艺和特征的一致性提示着存在相对稳定的玉器获取途径,不同区域的信仰和仪式行为则基本一致,即红山文化人群可能已经形成了相同或相近的信仰。牛河梁遗址玉器多种加工工艺所显示的制作者的复杂来源则进一步提示着牛河梁遗址的玉器可能是专门组织工匠生产的“特供品”。同一埋葬区域(积石冢)DNA检测结果虽然相对集中但并不一致,可能并非完全依据血缘关系组成的社群,超越血缘的限制,以地域或社会职能为核心的社会逐渐发展完善。

  从兴隆洼文化的家户仪式、到赵宝沟文化以社群为单元的仪式活动再到红山文化的圣地仪式,礼仪活动的规模逐渐扩大,与之相关的社会规模和复杂程度也相应提升,对社会公共活动的投入加速了“圣地”的建设。地处辽西山地相对核心位置、地势相对平缓,南北皆有海拔较高的山峰,同时也是辽西山地重要的南北交通线的牛河梁遗址成为红山文化中期偏晚阶段最重要的社会公共礼仪活动中心。除了地理环境的加持之外,圣地的文化意义则是在礼仪活动设施的营建和使用过程中被赋予的,是圣地赖以维系和发展的基础。综合利用地理环境的优势,选择地势相对较高且容易改造的平缓山梁,以垫土、积石完成对小区域的人工“改造”形成牛河梁遗址的整体景观。虽然牛河梁遗址延续使用了好几百年的时间,但大型公共建筑却是在相对较短的时间修筑起来的。无论是材料的远距离获取,还是大型平台建筑的修筑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的消耗,与祭祀礼仪活动密切相关的筒形器的制作也显示在牛河梁遗址周边应当聚集了大量的人口,但在牛河梁遗址并未发现大规模人群居住相关的信息,牛河梁遗址的修筑和使用人群可能并不局限于牛河梁遗址及附近区域。可能是更广地域范围内的人群所共同的礼仪活动的场所,是整个红山文化区内人群共同的社会礼仪中心。与东山嘴遗址等功能相对单一的区域性礼仪活动中心相比,牛河梁遗址的建筑规模最大、结构最为特殊,各类遗迹的组合更为完备,是可以同时举办多种类型活动的重要场所,牛河梁遗址区的特殊功能建筑宗教或社会礼仪行为是促进社会团结的重要力量,多样化的礼仪活动的举办,奠定了红山社会统一的基础。

  虽然牛河梁遗址已经出现了大型的公共礼仪活动设施,并有了相应制度化的行为范式,但在其他遗址广泛存在的多种祭祀活动方式仍在牛河梁遗址共存,在不同人群范围内继续发挥作用。高等级或社会公共礼仪活动的规范性和小范围人群内流行的多种礼仪活动方式并存,文化的包容与共享使牛河梁的礼仪活动具有了维护社会团结、促进社会发展的作用。至迟在距今5500年前后,红山社会已经形成了相对统一的社会信仰体系,在此后的时间里,以“礼”为核心的统一的社会意识形态和据此展开的公共礼仪活动成为联合多个地域群体的力量。

 

  (作者系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辽宁省文物保护中心)课题考古研究部副主任、研究馆员) 

关键词:红山文化;祭祀;牛河梁遗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责编:齐泽垚)

扫码在手机上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