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报道 更多>>

“习近平中华民族思想”学术研讨会在云南大学召开

为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由云南大学民族政治与边疆治理研究院、云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和《思想战线》编辑部联合主办的“习近平中华民族思想”学术研讨会于2018年1月6日在云南大学召开。

会议开幕式

民族专家发言右 更多>>

周平:继续推进中华民族研究

中华民族研究应该趁势而为、加快推进,特别是要加强中民族理论本身的研究,民族政策理论的研究,中华民族与少数民族关系的研究,以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研究。 【详细】

伍雄武:习近平新时代的中华民族概念

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论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同时,对中华文化、中华民族精神作了系统、深刻而极具创新意义的阐述。这些论述揭示了中华民族、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华民族文化和中华民族精神的内在联系。 【详细】

徐平:中国梦与中华民族共有精神家园

80年前的中国,正值救亡图存的年代。顾颉刚先生和费孝通先生曾围绕“中华民族是一个”的话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学术争鸣。费孝通先生在回顾这段经历时曾表示,这不仅是学术的争论,更是救亡的争论。历史上中华民族的概念正是在这种“救亡”的背景下提出的,因而从来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概念或文化概念。 【详细】

常士訚:中华民族共同体的当代多重建构

人类要结成社会首先就要结成群体,因此不可避免地就形成了共同体。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共同体先后以家庭、部族、民族、国家和国际共同体等多种形式表现出来。然而,随着社会分工和社会利益的分化,就容易出现区块分割、主体性的分化和不同主体间的边界问题。 【详细】

何明:广义民族工作

关于中华民族特别是中华民族与各民族关系的讨论由来已久,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中华多元一体格局理论提出以后就引发了很多争论。 【详细】

李静: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心理机制研究

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可以理解为民族关系的三个层级。这三个层级反应了民族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接触与互动,“交往交流交融”规律指示了民族关系的层级与进程。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层面非常丰富,几乎涉及到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中华民族发展的历史长河中,思想文化上的交往交流交融,从来没有停止过。 【详细】

严庆:承转与开合中的中华民族内涵分析

中华民族作为一种东方式的民族主义符号概念,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在五千年的承转开合中形成基体,并自近代以来由中国共产党悉心培植起来的美好花果。十八大以来,这枚美好花果色泽愈艳,果味愈香。 【详细】

黄清吉:长时段比较视角下的中华民族复兴

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以加速发展生产力和中华民族建设为两个基本支点,以构建相对西方国家更优良的国力支撑结构为主线的创造性历史过程。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需要面对三重任务。 【详细】

高奇琦:人工智能时代的民族共同体主义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上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乃至在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史上和人类社会发展史上也具有重大意义。新时代既是新的政治时代,也是新的技术时代,其中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是技术创新的引领。 【详细】

常安:习近平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思想研究

从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的角度把握民族工作,成为新时代民族工作思想理论体系的核心理念,也是党和国家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政治高度出发,对新时期民族工作作出的重要部署。 【详细】

刘永刚:中华民族建设的政党机制与中共的使命

近百年的“中华民族复兴论”,与中国政治发展息息相关。中华民族复兴是中华现代国家与中华民族相互建构、相互论证的中国政治发展进程。每一个时代的“中华民族复兴”主张,都深刻地体现着中国的政治发展要求与方向。现代政党从弱小到强大的过程,本身就是中华民族自觉凝聚的过程。 【详细】

杨立峰:多民族联邦制

多民族联邦制是一种建立在文化本质主义基础上的制度理想,倾向于把民族文化本质化,把民族利益置于国家之上。表现出的主要特征是重差异、轻融合,重多元、轻一体,重自治、轻统一,这使得它维护公民团结和国家统一的能力低下,因此,务实的政治家和公民们都对它保持着非常谨慎的态度。 【详细】

徐欣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内涵的结构性分析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是学术界使用十分频繁的概念,但目前这一概念的使用较为混杂,存在各说各话的现象。问题的症结就在于对概念本身没有一个结构性的认知,以至于研究者们在各自不同的意义上加以使用,从而影响到知识的有效交流与累积。因此,有必要就此概念承载的内涵作一结构性地把握。 【详细】

民族专家发言 更多>>

徐杰舜:铸牢中华民族意识

长期以来,中国民族研究走的是碎片化的道路,形塑了一个学术区分的模式,并且这种以按民族为单位、分别针对一个一个民族的研究已经表现出了很大的局限性。在这样的形势之下,中国的民族研究需要从文化自觉走向学术自觉,尽快走出学术碎片化的困境。 【详细】

王延中:习近平新时代民族工作思想的创新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深刻分析把握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时代和民族工作实际状况基础上,提出了大力加强民族团结、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推进民族工作创新发展的总体思路。大力培育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加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成为新时代民族工作思想的主基调和主旋律。 【详细】

于风政:全力推进中华民族建设

从大历史观来看,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其历史的演进、社会的发展,都是理性与非理性、建构与演进的统一,中华民族也是一样。 【详细】

王文光:王朝国家时期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孕育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孕育于王朝国家时期。先秦时期的《诗经》中就说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反应了一种王朝时代的天下国家观,也是最早的中华民族观和华夷民族观。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华”和“夷”都是天下的人群,都是民族共同体,而这些民族共同体又整体地分布在天下当中,它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历史起点。 【详细】

方铁:构建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

共有精神家园包括人民和民族两个层次,两者具有紧密的联系。“增强中华文化认同”、“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换与创新性发展”、“阐述共有精神家园是哲学社会科学界的重要任务”、“把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作为战略任务来抓”,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的相关论述的五个关键词。 【详细】

王平: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视野下的伊斯兰教中国化

宗教问题本质上是意识形态问题,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文化和信仰,宗教和政治是分不开的。在宗教活动中,越是基层的信徒越不能真正理解宗教,也越容易被蛊惑和利用。 【详细】

史云贵:边疆绿色治理

陆地边疆具有自然条件相对恶劣、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民族问题和家族矛盾较为突出等特征。而“绿色”是新时代治理的底色,意味着生命力、健康、生态、繁荣、和谐。 【详细】

杨明洪:习近平中华民族共同体思想

从命运共同体视角理解中华民族共同体,有助于更好地理解“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以及更准确地把握新时代的民族工作主线。从命运共同体去理解中华民族共同体又可分为两条线索:一是利益,包括利益实现的共同环境、利益创造的共同过程和利益的共同享有;二是时空,包括过去、现实和未来的时间维度,以及民族地区、国家和全球范围的空间维度。 【详细】

黄其松:国族认同

“国族”一词超越了“民族”一词的传统定义,这一概念所指向的“物”不再是某个特定的实体民族,而是指国家制度建构和传统文化所结合起来的国家政权的文化基础以及合法性的伦理源泉。 【详细】

于春洋:中华民族建设

通过对十九大报告文本的词频分析可以发现,“中华民族”更多是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语境中使用的,中华民族是新时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主体,中华民族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文化共同体、命运共同体。 【详细】

戴宁宁: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培育的民族心理基础

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培育的基本路径应包括:调控社区民族居住空间分异,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提供有效的场域;多重身份整合与公民身份建构;促进社会结构上的平等参与和流动,增强民族发展的心理满足感;社区民族团结心理的构建。 【详细】

曹为:中华民族何以是一个

对于中华民族的思考和言说,贯穿顾颉刚的整个学术生涯。《中华民族是一个》既不是应景之作,也不是完全成熟的理论体系,而是一篇承前启后的理论大纲。所谓承前,就是承接他在二十年代对中华民族的思考,以及三十年代以来思考的转变;所谓启后,则是指四十年代以后顾颉刚的民族研究,是以《中华民族是一个》这篇文章为起点的。 【详细】

 
专题策划/设计:孙志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