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 青年学人 >> 吴星辰
毛泽东的宗教观与其哲学基础研究探析
2020年07月21日 11:10 来源:《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8年第3期 作者:吴星辰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在理论分析的基础上,梳理经典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列宁主义宗教观和中国优秀传统宗教文化,遴选和构建三者对毛泽东的宗教观的形成、发展和建设的指标体系,其目的是挖掘毛泽东的宗教观中新时代价值,对进一步指导新时代宗教工作,解决我国宗教工作领域的突出问题、棘手问题和重大问题,进一步完善统一战线学学科建设,进一步对中国梦的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取得新的胜利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对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具有新时代理论意义。 

  【关键词】:毛泽东;宗教观;哲学基础 

  作者简介:吴星辰,天津市社会主义学院,副教授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7-2018年度湖南省社会主义学院统战学学科建设招标课题《毛泽东的宗教观研究》(项目编号:TZX201701)的阶段性成果。 

    

  毛泽东的宗教观是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对经典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列宁主义宗教观和中国优秀传统宗教文化的继承、发展与创新,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毛泽东同志从青年时期就开始关注宗教,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之后,更加关注宗教问题,开展实际调研,在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实际,提出了一系列的理论观点和政策主张。关于宗教工作和宗教问题的有代表性的文章和文献有《〈伦理学原理〉批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新民主主义论》、《别了,司徒雷登》、《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关于加强宗教研究问题的批语》等。 

  毛泽东的宗教观有效的把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在中国土壤中吸收、转化、运用、发展,立足中国实际与中国宗教自身特点,发展起来的正确的理论原则和成功经验的总结,既有理论建树,又有实践经验。国内学者从1993年左右开始对毛泽东的宗教观开始分析和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信教人数增加到2亿之多,网络宗教的出现和民间信仰的复苏,这些宗教领域的新问题给我国宗教事务管理和宗教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得挑战,因此,我们有必要深入挖掘和研究毛泽东的宗教观与其哲学基础,对加强和深化统一战线学研究,进一步寻求和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方法和路径,持续推进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国化,继承、把握、发展、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宗教理论,进一步指导新时代宗教工作和处理新时代我国宗教出现的新问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科学的认知宗教的本质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强调,“人类思想史上,没有一种思想理论像马克思主义那样对人类产生了如此广泛而深刻的影响。”[1]在习近平总书记还强调,“马克思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导师,是马克思主义的主要创始人,是马克思主义政党的缔造者和国际共产主义的开创者,是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思想家。”[2]“马克思主义极大地推进了人类文明进程,至今依然是具有重大国际影响的思想体系和话语体系,马克思至今依然被公认为‘千年第一思想家’。”[3]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的科学世界观,是无神论和彻底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正如恩格斯指出,“马克思和我本来差不多就像巴枯宁一样早就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和唯物主义者。”[4]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始终坚持无神论不动摇,科学的回答了“宗教的本质是什么?马克思主义政党应该如何对待宗教?”重要命题,可以说这一重要思想是彻底无神论的宗教观。毛泽东同志作为马克思主义的传承者和创新者,立足中国实际,以科学的态度把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立场、观点和方法应用到中国革命探索和实践中,灵活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基本立场、基本观点、基本方法,成功解决了中国革命的首要问题、根本问题、道路问题、理论问题、党的建设问题、军队建设和军事战略问题等一系列重大问题。在宗教领域,毛泽东同志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的真理性和价值性的高度统一,以科学的态度在宗教研究中坚持真理与坚持无神论。可以说,毛泽东的宗教观的产生是毛泽东同志在继承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基础上,对我国长期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宗教问题与宗教因素深入调查研究的结果,创新性的提出一系列解决我国宗教问题的观点和方法,为我们党正确对待和处理宗教问题,指导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的宗教工作提供了思想支撑和现实指导。 

  毛泽东同志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从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中科学分析宗教的本质和宗教工作的本质。毛泽东同志认为宗教产生的根源是因为人们对大自然认知水平有限,进而屈服超自然力。首先,马克思主义群众观与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有效统一,毛泽东同志作了有效的继承和创新。马克思主义群众观强调,人民群众(包括信教的群众)作为社会物质财富的创造者在源源不断的践行社会精神文明的发展。所以无产阶级政党必须帮助人民群众必须要自己解放自己,引导群众为自身的根本利益而奋斗,并把广大人民群众团结在无产阶级政党的周围。因此,毛泽东同志把其宗教观与其群众观有效统一起来,强调不能简单的对待宗教问题,鉴于宗教信仰涉及到广大的信教群众,要牢牢把握宗教工作的本质是群众工作。 

  其次,毛泽东同志在分析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基础上,用阶级分析的方法论,应用到其宗教理论中,详细阐明了宗教的本质实际上是“人间的力量采取了超人间力量的形式”“是人们在头脑中幻想的反映”。毛泽东同志强调,“佛教创教者释迦牟尼也是从被压迫民族中产生的”“有上层的佛经,也有劳动人民的佛经,如唐朝时六祖的佛经《法宝坊经》就是劳动人民的。”毛泽东同志以佛教为例,用最通俗的语言把宗教的现实社会基础和阶级基础表述出来。 

  第三,毛泽东同志用人类社会发展史的视野观察宗教,认识宗教,肯定宗教在社会发展进步中的积极作用,从而催生出统一战线视野下的宗教观。在抗战时期,毛泽东以统一战线的视野,把宗教界作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重要力量。毛泽东同志不仅继承和突破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强调的宗教在号召和组织被压迫群众掀起风暴过程中的突出群众性作用的同时,更强调宗教社会功能的积极一面,强调要挖掘宗教教义中的积极因素,这为发挥统一战线法宝作用奠定了强有力的思想基础,毛泽东同志强调,我们要同广大信教群众求同存异,信仰上的差别不影响我们一起建立政治上的同盟。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共产党员可以和某些唯心论甚至宗教信徒建立在政治行动上的反帝反封建的统一战线。”“中共党员与宗教徒建立统一战线,包括相辅相成的两个方面: 既要看到‘同’( 共同的政治要求和努力方向) ,也要看到‘异’( 不同的思想信仰) ; 决不能把政治行动上的统一与思想信仰上的统一混淆了。”[5]这一科学论断,既是对统一战线理论的创新,更是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关于宗教社会作用的重大继承和创新。 

  第四,“坚持无神论,是坚持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题中应有之义。哪怕是稍微离开了无神论立场,都会背离马克思主义。”[6]毛泽东同志在长期的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进一步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这一政策原则。毛泽东强调,“马克思主义领导者”,强调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意义,强调“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不能动摇,强调共产党员决不能赞同某些唯心论者或者宗教信徒的唯心论或宗教教义。毛泽东同志认为,知识、信仰、行为是人精神活动的三部曲,知识必须建为信仰,信仰是非常重要的,“不可缺少”,但是宗教是一种迷信,所以“可无”,这彰显了毛泽东同志把马克思主义宗教观与中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提出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有效方法,进一步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对待宗教与国家、宗教与马克思主义政党之间的关系”的原则思想。 

  二、从列宁主义宗教观中提炼高效的方法 

  列宁运用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结合俄国革命实际,确立了工人阶级政党对待宗教的正确态度和原则,强调在通过批判宗教唤醒群众的同时,又要认识到宗教信仰涉及到广大信教群众,对宗教问题要采取“特别慎重、十分严谨和周密考虑”的态度。毛泽东同志在其众多关于宗教工作和宗教问题的论述中,多次申明只有做好信教群众的工作,才能有效贯彻和执行宗教工作的思想,所以毛泽东同志提出要用科学的方法来管理宗教,把“共产党对宗教采取保护政策”以立法的形式确定下来,为宗教界和广大信教群众吃了一颗定心丸。 

  列宁在其宗教思想中,既强调工人阶级政党一方面在思想信仰上坚持“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主张“彻底的”无神论;有强调在政治行动上“宽容”宗教,实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以利于团结信教群众为实现党的主要任务而共同奋斗。毛泽东同志强调,只有深入的了解宗教,才能更好地处理宗教的问题,毛泽东同志分析“鬼”与“神”是严重束缚中国人特别是农民的一条精神枷锁,必须处理好“神权”、“政权”与“族权”三者之间的关系,这是毛泽东科学认知和处理中国宗教问题的“理论性框架”,所以毛泽东强调发动土地革命,领导农民推翻地主政权,才能动摇神权的根基。同时,他强调“推翻神权,破除迷信”是不能急于求成,不可越俎代庖,而应引导农民自己去完成,做到“引而不发,跃如也”。除此,毛泽东同志还强调要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和尊重宗教信仰的原则。毛泽东同志指出,“共产党对宗教采取保护政策,信教的和不信教的,信这种教的和信别种教的,一律加以保护,尊重其信仰,今天对宗教采取保护政策,将来也采取保护政策。”[7]这表明毛泽东同志能自觉地运用历史唯物主义和无神论观察宗教现象、解决宗教问题。 

  列宁强调,“马克思主义对待宗教的策略是十分严谨的,是经过马克思和恩格斯周密考虑的;在迂腐或无知的人看来是动摇的表现,其实都是从辩证唯物主义中得出的直接的必然的结论”。基于此,毛泽东同志提出了宗教必须要进行改革的重要思想。列宁强调,在历史上,宗教是为统治阶级和封建剥削制度服务的,是统治阶级统治被压迫者的思想工具。因此,毛泽东同志强调,新中国的宗教必须要废除封建剥削制度,必须主动、自觉地与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彻底决裂。因此,毛泽东同志提倡宗教改革的一个基本方向就是宗教教职人员必须实现自养,在1959年提出“宗教寺庙也需要进行改革”[8],为后来制定的“自治、自传、自养”三自方针,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理论支撑,可以说,这是毛泽东的宗教观一大创新成就。 

  美国学者特里尔认为,毛泽东是“将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合为一体的中国革命的化身”,他的影响 “持续不断地支撑着现代中国剧变的各个不同时期”[9]。综上所述,毛泽东同志带领共产党人透彻、深刻地认识宗教问题,正确认识和处理“社会主义与宗教”这个政治难题,坚持长期性和群众性的基础上,同时在根治短视症和片面性上发力。科学把握好和解决好“宗教存在的长期性,宗教问题的群众性”这两个基本问题,这两个基本问题,归结到一句话就是:宗教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    

  三、从中国优秀宗教文化中构建可持续动力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源自于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文明历史所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熔铸于党领导人民在革命、建设、改革中创造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植根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实践。”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中,一贯继承、弘扬、提升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毛泽东的宗教思想如何从中国优秀宗教文化中构建可持续动力呢?这是一个全新的课题,值得我们理论工作者进一步梳理和挖掘符合新时代发展的要义。 

  毛泽东同志在开国大典上强调,“从这时起,近代世界历史上那种看不起中国人,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时代应当完结了。伟大的胜利的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大革命,已经复兴了并正在复兴着伟大的中国人民的文化。”所以在研究和构建文化建设的征途上,我们必须解决好宗教问题,认真研究好宗教文化。新中国佛教界的主要领导人之赵朴初居士在《佛学常识问答》中记载,据毛泽东的警卫员李银桥回忆,194710月,毛泽东转战陕北,来到陕北葭县(金佳县)南河底村,在访问白云山庙时与李银桥一段对话。毛泽东问:“想不想去看庙?”李银桥说:“都是一些迷信!有什么看头?”毛泽东大声说,“片面,片面,那是文化!懂吗?那是名胜古迹,是历史文化遗产。” 

  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同志认为宗教是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他在宗教文化保护上,有大量的论述和批示,毛泽东把宗教经典和寺庙作为历史文化遗产加以保护。青年的毛泽东把阅读宗教书籍作为学习文化的一个重要途径,毛泽东在学校对周围同学说,“丈夫要为天下奇,即读奇书,交奇友,创奇事,做个奇男子。”这里“奇书”自然会设计到宗教问题和宗教文化,讨论世界观和方法论。毛泽东在给湖南第一师范黎锦熙老师的信中说,“文字学、语言学和佛学,我都很想研究”。这凸显了他不仅继承发展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更在调查研究中在“无字天书”上下苦功。毛泽东在白云山庙真武大殿里对其道长说:“过去统治者为了统治天下,费了很大心机。这全是劳动人民的血汗修起来的,这是艺术、文化遗产,要保护。”“寺庙这些东西,都是文化历史遗产,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宝贵财富。一定要好好保护,不要把它毁坏了。”1952108日,毛泽东同志接见西藏致敬团时,强调“文化包括学校、报纸、电影等等,宗教也在内。”[10]通过对宗教文化、寺庙观堂以文化遗产来加以保护,不仅是对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创新和发展,更是从中国优秀宗教文化中构建可持续发展动力。 

  毛泽东是提出宗教文化概念的中国共产党人第一人。他强调宗教人物是宗教知识和宗教文化的传承者。宗教作为以信仰为核心的文化,以宗教人物通过著书立说把宗教文化传承下来。1958年,毛泽东在武昌会议上强调,“一个人学问很高,如孔夫子、耶稣、释迦牟尼,谁也没有给过他们博士头衔,但这并不妨碍他们行博士之实。我们从中国历史上看,儒、佛、道长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流,也可以讲,中华民族如果离开了佛教和道教,就没有完整的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19631230日,毛泽东同志在关于加强宗教研究的文件上做了特别批示,“对世界三大宗教(耶稣教、回教、佛教),至今影响着广大人口,我们却没有知识,国内有一个由马克思主义者领导的研究机构,没有一本可看的这方面的刊物。……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写的文章也很少,例如任继愈发表的几篇谈佛学的文章,已如凤毛麟角,谈耶稣教、回教的没有见过。不批判神学就不能写好哲学史,也不能写好文学史和世界史。”[11]在毛泽东同志的关怀下,“世界宗教研究所”诞生,这是新中国第一个专门研究宗教的学术机构。 

  由此可见,毛泽东同志完全赞同宗教经典、教义,宗教道德、艺术中所积累着的人类生命繁衍的文化信息,所渗透着的历史积淀的体验和哲理,所孕育着的民族优秀文化因素,所镌刻着的人类精神文明发展的轨迹。毛泽东的宗教思想中对中国优秀宗教文化的继承与创新,对建设“社会主义和谐文化”,进一步牢牢把握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离不开持续在“宗教文化”的矿藏里去开掘、筛选和陶冶。 

  四、小结 

  通过对毛泽东的宗教观与其哲学基础的分析,从三个层面做理论探讨和研究,从实践层面来分析和把握的还不够透彻,对毛泽东的宗教观的方法论研究还需要加大力度。对毛泽东的宗教观的研究,是一门理论性和实践性都很强的科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新时代的宗教工作必然会出现新问题、面临新挑战,如何重拾毛泽东的宗教观,并对其新时代价值进行探讨和研究,探索其宗教事务管理方面的成功经验,并为新时代宗教工作提供理论指导和借鉴意义,这才是毛泽东的宗教观研究的目的和意义所在,也是本课题未来努力的方向。 

    

  [1][2][3]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在京举行 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EB/OL].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2018-05/04/c_1122783753.htm2018-05-04. 

  [4]《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年,第362页。 

  [5]毛胜,毛泽东认识宗教的历史轨迹[J].毛泽东思想研究,20163):21. 

  [6]田心铭,马克思主义的宗教研究必须坚持无神论立场[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43):7. 

  [7]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3[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89583. 

  [8]毛泽东文集:8[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6. 

  [9][]罗斯·特里尔.毛泽东传[M].北京: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496 

  [10]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3[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350. 

  [11]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10[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470. 

作者简介

姓名:吴星辰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