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 文章推荐
赵绪生:论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
2019年05月05日 16:52 来源:《中共中央党校学报》(京)2018年第5期 作者:赵绪生 字号

内容摘要:自我革命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新时代管党治党新理念新要求,是自我警醒、自我否定、自我反思、自我超越的一种积极的、主动的革命性行为。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赵绪生,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党的建设教研部,北京 海淀 100091 赵绪生(1975- ),男,辽宁海城人,法学博士,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党的建设教研部副教授。

  内容提要:自我革命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新时代管党治党新理念新要求,是自我警醒、自我否定、自我反思、自我超越的一种积极的、主动的革命性行为。自我革命对新时代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面对世情国情党情的深刻变化,中国共产党要从思想、组织、作风、制度方面推动实现新时代自我革命要求。

  关 键 词:新时代/自我革命/内涵/意义/要求/全面从严治党

  [中图分类号]D2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5801(2018)05-0081-08

  自我革命既是新时代全面从严治党的鲜明主题之一,也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办好中国的事情,关键在党,关键在党要管党、从严治党。中国共产党要实现兴党强党,就必须以勇于自我革命的精神打造和锤炼自己。党的十九大报告关于新时代党的建设总要求指出,要把党建设成为始终走在时代前列、人民衷心拥护、勇于自我革命、经得起各种风浪考验、朝气蓬勃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自我革命作为新时代党的建设重大理论创新成果,对于全党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特别是全面从严治党思想,推进新时代党治国理政和自身建设,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和党长期执政,具有重要的现实指导意义。

  一、自我革命的提出及内涵

  自我革命的提法最先用来指在全面深化改革中要以自我革命的气魄推进改革,以自我革命的勇气解决党自身存在的问题。2015年5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二次会议上的讲话中正式对各级领导干部提出,要勇于自我革命,当改革的促进派实干家的要求。2016年7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建党95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我们要以勇于自我革命的气魄、坚忍不拔的毅力推进改革,敢于向积存多年的顽瘴痼疾开刀,敢于触及深层次利益关系和矛盾,坚决冲破思想观念束缚,坚决破除利益固化藩篱,坚决清除妨碍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1-1]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在党,关键在确保党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面对“四大考验”和克服“四种危险”,加强党的建设必须同一切弱化先进性、损害纯洁性的问题作斗争,以自我革命的政治勇气,着力解决党自身存在的突出问题,不断增强党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能力。

  在庆祝建党95周年大会讲话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在多个重要场合进一步阐释和强调要勇于自我革命。他在2016年底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再次强调,中央政治局要在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方面为全党做表率,做勇于自我革命的战士。2017年2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精神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中要求全党必须勇于自我革命。“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具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1-2]党的十九大报告再次强调:“勇于自我革命,从严管党治党,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2]2017年10月2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时的讲话中指出,实践充分证明,中国共产党能够带领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也能够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基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从国家长治久安和党长期执政的战略高度提出“两个伟大革命论”。“两个伟大革命论”是新时代加强党的建设提出的重大课题,是新时代党的建设重大理论创新成果。

  革命是阶级社会中阶级矛盾、冲突和对抗激化的必然产物,同时也是阶级社会解决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的主要途径和手段,是阶级社会中政治斗争的最高行动。列宁指出:“一切革命的根本问题是国家政权问题。”[3]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一文中指出革命的形式和本质:“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4]。在中国古代典籍《周易·革卦·彖传》有“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之说,这里的革命意味着改朝换代。1911年辛亥革命之后,革命不仅与战争合成为20世纪的时代主题,而且成为中国政治发展的主线。西方学者在编撰中国近现代史时,也采用了革命的话语表述。比如,麦克法夸尔和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两卷所用标题分别是“革命的中国的兴起”和“中国革命内部的革命”。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来,革命的词义变得越来越宽泛并获得更广泛的语义,从政治意义上的革命拓展到文化革命、社会革命等。作为现代政治术语的“革命”在从“舶来词”到“本土化”过程中主要指向三层含义:一是暴力,二是正义,三是现代性。基于不同标准,革命可以分为不同类型。以革命行为体的地位关系为标准,可以分为“自我革命”和“革他人的命”。

  自我革命是自我警醒、自我否定、自我反思、自我超越的一种积极的、主动的革命性行为。从哲学意义上讲,自我革命的本质是“主体在主动意义上和自觉意义上的自我扬弃,即事物发展过程中的‘否定之否定’”[5]。新加坡学者郑永年认为,十九大是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里程碑。中国共产党的自我革命是自己对自己的革命,其本质是重新规定自己的现代性。通过自我革命,不仅避免“被革命”,更是强化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力量[6]。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的领导党和执政党,党的自我革命包括两层含义:一是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背景下全面深化改革必须要发扬党的自我革命精神,因为改革也是一场革命,要求领导改革者必须具有自我革命的精神,既勇于冲破思想观念的障碍,又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二是在一党长期执政下推进全面从严治党必须要解决好自我监督问题,执政党必须要有正视问题的自觉和刀刃向内的勇气,彻底根除当前党的建设中存在的各种突出问题,建设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党。党的自我革命的目标就是不断增强党的自我净化能力,解决一党长期执政下自我监督这一世界性难题,通过行动回答“窑洞之问”,跳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的历史周期率。党的自我革命是一个长期的发展过程,贯穿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时期。新时代党的自我革命始于十八大,十九大后要在十八大以来党的革命性锻造和重塑的基础上再出发。

  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是在我们党建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一重大时代背景下提出的两个重要概念,同时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理论中密切相关的两个范畴。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的社会革命和党进行伟大的自我革命是相辅相成、互相促进、相互贯通的,共同贯穿于我们党90多年奋斗发展的基本历程。伟大社会革命需要有勇于自我革命的政党推动,党的自我革命成果有助于推动伟大社会革命的发展。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在正确认识和准确判断改革开放前30年和改革开放后30年关系的基础上,坚持自我革命和社会革命的互动发展理念。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成果,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伟大社会革命的继续。要实现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场伟大社会革命,关键在于把我们党建设得更加坚强有力。我们党必须要勇于进行自我革命,把党真正建设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以党的自我革命来推动党领导人民进行的伟大社会革命。

作者简介

姓名:赵绪生 工作单位: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