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 国际政治学
轩传树 冷树青:试析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发展的新态势
2019年05月23日 14:54 来源:《当代世界》(京)2018年第11期 作者: 字号
关键词: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政党/阶级/力量联合

内容摘要:

关键词: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政党/阶级/力量联合

作者简介:轩传树 冷树青

  内容提要:如果将21世纪世界社会主义置于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变化的大框架下进行审视,就会发现当今世界社会主义力量的壮大和上升,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种制度力量对比发生了有利于社会主义的变化;社会主义政党的变革调整已成常态,各左翼政党由被动应对转向主动出击;社会主义主体力量复兴重组,阶级政治重返欧美政治空间;社会主义横向联合呈现新形式,多平台、扁平化合作网络逐渐成形。 

  关 键 词: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政党/阶级/力量联合

  标题注释:本文是作者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大视野大格局大趋势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项目批准号:17ZDA004)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轩传树,上海社会科学院国外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冷树青,九江学院社会系统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已经进入“新时代”,世界“正处在一个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代”,那么作为从前者到后者的中间环节,世界社会主义处于什么时代,或者说呈现了怎样的发展态势?回答以上问题,需要在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变化的大框架下,对世界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力量对比,社会主义领导力量、主体力量及其横向联合等,做出新的分析与判断。

  世界社会主义力量的壮大和上升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冷战结束,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种制度竞争的格局从势均力敌转化为资本主义占据绝对优势而社会主义处于弱势的失衡状态。一时间,新自由主义主导的全球化高歌猛进,“历史终结论”甚嚣尘上,而世界社会主义陷入低潮,处处被动防守,社会主义在世界尤其是西方被严重虚无化、污名化。欧洲主流左翼——社会民主党甚至为规避因社会主义声誉所带来的负面影响而纷纷抛弃“民主社会主义”概念。

  然而,当历史车轮驶入21世纪,两大历史事件悄然改变了既有的世界经济政治力量对比,使其发生了有利于社会主义和发展中国家的变化。

  一是由资本主义核心地带引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此次危机从其影响的深度和广度来看,堪称资本主义世界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危机,迄今不仅没有结束的迹象,反而日益加重并衍生为包括经济危机、生态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难民危机等多重危机相互交错的系统性危机。[1]危机使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增长停滞甚至连续出现负增长,曾经接受被西方包装成救世良方的“华盛顿共识”的国家和地区更是乱象丛生,动荡不安。新自由主义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普遍遭到质疑,西方再也不能垄断现代化发展道路和发展模式的话语权,新自由主义神话终结了。

  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快速崛起。改革开放40年,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不仅顶住了苏联解体、东欧剧变所带来的国际压力,而且在改革开放的实践中取得了跨越式发展。就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深陷危机不能自拔的时候,中国经济总量跃升为全球第二,由低收入国家进入中等收入国家。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年均贡献率更是超过欧美日贡献率的总和,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社会主义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方案逐渐成为世界关注和研究的焦点。

  从逻辑上讲,新自由主义否定社会主义,全球金融危机证明了新自由主义的失败,当然也就为新自由主义所否定的社会主义提供了上升空间。中国既是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也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力量的增长本身就是世界社会主义力量的壮大,也是发展中国家国际影响力的上升。

  从事实来看,一方面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经济实力相对下降,另一方面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一大批新兴市场经济体相对崛起。从1991年到2011年的20年间,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G7)占世界GDP中的份额从三分之二下降到不足一半,而“金砖五国”则从7%左右上升到20%左右。[2]尽管总体态势仍然是资强社弱、北富南贫,但是世界权力加速向新兴国家、重点地区向亚洲转移已是趋势,西方继续主导世界已力不从心。对此,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前副主席格雷厄姆·富勒(Graham E.Fuller)也不得不承认,“美国主导全球的时代已经结束”。[3]

  相应地,世界人民在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以及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进行双重反思的基础上,在“中国之治”与“西方之乱”的鲜明对比中,日益认识到危机及其所带来的灾难的根源在于资本主义制度本身,认识到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影响力。如果说“今天有数亿人用新鲜的目光向左看”[4],那么广大左翼人士、左翼政党则开始“向东看”[5](即向中国看)。近年来,世界范围内的“马克思热”“社会主义热”“中国热”就是例证。

  如今,无论在美国还是英国,在德国还是西班牙,都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对马克思主义的关注。可以说,马克思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正在重新走进欧美学术界,正激发更多关于后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基础的思考。[6]在全球范围内,社会主义日益成为各种带有左翼倾向的政党、运动获得更大范围社会支持而高举的旗帜。不仅杜特尔特在菲律宾的大选中自称是“社会主义者”,就连作为世界资本主义大本营的美国也在2016年的大选中吹起了社会主义风,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大打社会主义牌。关于中国道路、中国模式的研究在海外已经成为显学,在国外共产党人和社会主义者看来,中国共产党的成功经验和强大理论成果,给了他们在世界其他国家开展社会主义运动的巨大动力。德国左翼党卢森堡基金会资深研究员米夏埃尔·布里(Michael Brie)在做客中共中央编译局时明确指出,世界社会主义已经进入第三次浪潮,即“社会主义3.0”,而中国正是这次浪潮的最重要的诞生地。

  所有这些现象,“预示着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转型的时刻已经到来”[7],只有将这些现象置于世界政治经济形势变化的大框架之下才是可以理解的。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上海社会科学院 九江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