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大数据时代的西方民主困境
2020年08月03日 11:29 来源:《当代世界社会主义问题》2019年第3期   作者:杨春林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杨春林,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科社与共运专业博士研究生。青岛 266200

  内容提要:互联网的发展对民主化的积极作用得到了广泛认可,它拓展了政治参与的广度,使得政治表达更加自由平等。然而,在近年的西方民主政治实践中,互联网在政党变革、政治传播、选举投票、政治决策方面的广泛应用表明它与民主的关系是复杂的。大数据时代背景下,西方政治领域的互联网新技术滥用导致了政治极化、民主价值和民主规则受到侵蚀、政治风险增加等问题,战后稳定运作的西方民主政治正面临重大挑战。

  关 键 词:西方政治/互联网/数字民主

  标题注释:山东省社科规划项目“全面从严治党视域下党的长期执政能力与领导水平提升研究”(18BDCJ02),2018年度山东大学人文社科重大研究项目(18RWZD18),山东省社科规划项目“参政党网络能力建设与评估体系研究”(19BYSJ03)。

  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互联网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深刻改变了人类社会的各个方面。在政治领域,互联网用微妙而强有力的方式影响着人们的政治心理和政治行为,重塑了政党的组织架构,开辟了国家之间、政党之间、竞选者之间新的竞争领域,拓展了政治活动的空间。互联网自身也在不断发展,大数据分析、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等最新技术成果已被悄然应用到西方民主政治实践中,并开始在政治决策、政治宣传、政党建设、选举预测、投票竞选等方面发挥重要甚至关键作用,这一趋势正在不断挑战西方民主政治的基础逻辑和游戏规则。

  一、互联网与民主

  互联网自诞生起就因平等性、开放性、共享性、自主性、多元性等特征被誉为“有史以来最民主的发明”,可以说它与民主有着天然的联系。互联网与民主政治的结合催生出一个新的词语——“数字民主”,即“将数字媒介用于政治传播中来实现对民主的实践与追求”①。这一定义将其核心问题确定为“互联网是否有利于促进公民政治参与和民主化”。华盛顿大学教授马修·辛德曼指出,鉴于民主一词拥有复杂而又相互冲突的诸多定义,多数讨论互联网对政治生活影响的人更喜爱民主化一词。而关于互联网带来的民主化,其基本假定是“技术会放大普通民众的政治表达。”②从这一定义出发,互联网在推动民主化方面的确发挥了显而易见的积极作用,主要表现包括:

  第一,实现了更广泛的政治参与。截至2018年底,全球有39亿网民,占总人口的51.2%,互联网信号已实现全球人口覆盖。在发达国家,网民数占总人口的比重超过80%,已达饱和状态③。互联网已经实现了西方国家选民群体的全覆盖,以英国为例,截至2019年5月英国1665岁成人上网率为97.64%④。数字技术的广泛应用,一方面推动了电子政务的发展,促进了公共部门的信息公开,使公民监督更加有效;另一方面支持了网络公共空间的形成,公民对公共议题的网络参与成为决策者不能忽视的重要因素⑤。

  第二,促进了更加自由平等的政治表达。互联网对普通民众政治表达的解放是前所未有的,它允许每个人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用可忽略不计的成本发布信息,且受众群体是全世界网民。每个上网者都被平等地赋予了信息生产和传播的权利,而在过去这是只有政治精英和媒体精英才拥有的权力。随着传统媒体的衰落,以个人为中心、灵活多样的网络新媒体迅速崛起并成为重要的新闻输出渠道。每个人都可以在线表达政治观点,并与他人展开直接讨论,也都具备引爆互联网舆论的潜力。

  互联网促进政治参与并推动民主发展的观点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占据着绝对主流的声音,人们习惯于在互联网和民主化之间建立积极的思维联系。一个很容易被忽略的事实是,尽管互联网面前人人平等,但人们会因经济状况、受教育程度、职业、性别、居住地、种族、网络普及率等不同而在互联网工具的运用上存在着巨大差距,这种现象被定义为“数字鸿沟”。美国国家电信管理局1999年发布的报告认为:“数字鸿沟没有随着互联网的普及而缩小,实际上反而会越来越大。”⑥同样,当互联网应用到政治领域时,因数字鸿沟的存在,不同个体在通过网络进行政治参与时的表现和结果有很大差异。政治参与和参与的有效性、政治表达和表达被听到,不是同一件事情。

  辛德曼提出的“密集链接者法则”⑦很好地解释了网络政治参与不平等的原因:无论是互联网上的某一站点还是站点内的某一内容,其可见性取决于指向该站点或内容的超链接数量,数量越多越容易被发现,而可见性越强,又会进而获取更多的访问流量和链接,这种自我强化的循环最终奠定了互联网“赢者通吃”的底层逻辑。该法则是几乎所有搜索引擎遵循的基本原理,故又被命名为“谷歌政体”。正因如此,占据少数的部分网站或内容总是出现在搜索结果的首页并吸引了更多流量,而其余的多数却从未被索引过。可以说,正是互联网自身的结构规则决定了必然会存在不平等的数字鸿沟。

  然而,最大的鸿沟并不简单存在于普通上网民众之间。互联网市场经过二十多年的自由发展后迅速走向集聚化。数据资源、网络技术和话语权力逐渐整合,最终集中到少数国家、若干大型互联网机构、公共网络管理部门和网络精英手中,如谷歌、亚马逊、微软、脸书等分别垄断着搜索引擎、网络购物、操作系统、社交媒体等领域。截至2019年6月,世界互联网公司中,排名第1的微软,其市值是第10名贝宝的7.5倍、第19名百度的26.5倍⑧。各领域创造和积累的海量数据成为当今世界最宝贵的资源⑨。这些数据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和政治价值,且只集中于少数人手中。因而,互联网并不是一个平等的、民主的“乌托邦”,而是与现实社会一样存在着阶级性。正如阿桑奇所说:“对每个人隐私信息的掌握扩大了精英与其他所有人之间权力的不平等,被压迫阶级更加无望。”⑩

  作为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标志性成果,互联网的存在、发展及应用在当下及未来都是不可避免的。近年来,从互联网母体中孕育出的大数据及其分析技术开启了互联网技术发展的新阶段:大数据时代。互联网的推广和应用将更大程度上引发政治、医疗、教育、商业、传媒等知识密集型领域的数字变革。随着新技术在西方民主政治实践中的大规模运用,互联网的复杂性正日益显现,不断挑战西方民主的历史和现实根基。

作者简介

姓名:杨春林 工作单位:山东大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