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历史政治学的中国议题
2020年07月06日 10:19 来源:《中国政治学》2019年第2辑 作者:姚中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姚中秋,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 100872

  内容提要:中国政治学需要范式革命。考虑到中国自身悠久的历史传统和丰富的历史记录,历史政治学当为最好的突破口。历史政治学的中国议题大约有三:第一,完整地描述国家形态在中国的演变历史,以揭示当代国家形态之渊源、把握政治演变之趋势、探讨改善政治之方案;第二,通过历史的比较政治分析,充分发掘中国最早建立现代国家、长期实行郡县制、国家规模持续扩大且保持超大规模这三个重要事实的理论意义,以重新思考、构建关于政治、国家的一般理论;第三,揭示中国与中国以外国家的政治互动过程,立足中国,发展世界历史政治学,研究世界政治体系演变的历史,以探讨中国为改善世界体系可发挥之积极作用。

  关 键 词:历史政治学/世界历史政治学/政治学

  中国是政治大国:其人口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宪法序言第一句话说:“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又,中国在近世避免了被西方殖民征服,又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今日正在实现文明复兴,日益发挥世界“协和者”作用。

  相较而言,当下中国的政治学是“小”的。20世纪初以来中国学院主流政治学主要移植自欧美,其与中国政治实践严重脱节,故长期以来,缺乏自主的理论生产能力,其理论生产能力与中国波澜壮阔的政治实践严重不相称。而今,这一范式在欧美母体已陷入失灵,其思想和学术生命力日渐枯萎,中国学者已无通过又一次移植走出困境之任何可能。

  中国政治学界必须认真地面对思想学术的渺小与政治实践的伟大之间的反差,知耻而后勇,破门而出,进行范式革命,摆脱长期以来对西方的知识附庸地位,确立价值、思想和知识的主体性,“在中国”建立更有解释力、更为普遍的政治学理论体系。

  考虑到中国自身悠久的历史传统和丰富的历史记录,历史政治学当为最好的突破口。①笔者已另文论述,政治学大体有两大基本形态:构成西方主要传统之演绎政治学,作为中国主流之历史政治学,中国拥有发展历史政治学的比较优势。本文拟在此基础上梳理历史政治学之主要议题,毋宁说是开给自己的研究提纲。

  一、政治学需要历史自觉

  历史政治学是政治学的一种研究进路,之所以采用历史进路,是因为就事物的性质而言,政治是历史的,并且首先是历史的。政治是人的政治行为之互动,按照现象学的说法,这种行为程度不等地有时间上的“滞留”性质。过去不会消失,会延续到当下。人们在过去的各种政治努力,比如其所建立之制度、所生成之风俗,会程度不等地作为“社会实在”②而持续存在,塑造当下之政治行为。即便所谓创建国家的伟大事业,也都在给定的文化、政治脉络中展开,而非截断众流,从头开始。

  因此,任何国家、时代的政治都有强烈的“路径依赖”和历史惯性,尤其是在中国这样具有悠久历史的超大规模政治体,政治演化具有强大的内在连续性;外部冲击,包括百余年来西方观念、制度的冲击,未从根本上改变其演化方向。今日政治的众多根本观念、制度之源在历史的深处,人民的“秩序想象”也即政治期待大体保持连续,而这决定着何种政治行为可以“得人心”,获得民意正当性。

  因此,明智的政治实践者欲把握当下政治情势,不能不回溯历史,理解政治价值、观念、制度之源流;欲有效解决政治问题,不能不回溯历史,寻找前人解决类似政治问题的各种尝试。古人努力构成政治的“故事集”,类似于司法上的“先例集”,今天的实践者可从中找到有效解决当下问题之参考方案,而不至于从头思考。这种政治实践又构成新的“故事”,滞留在时间中,影响后人。政治在历史中展开,政治又造就历史。

  政治实践如此,作为一门实践科学的政治学,不能不有历史意识,不能不采取历史进路。政治学的“数据”只能出自历史:政治学只能思考人的政治实践,而任何可作为思考对象的政治实践必定已是历史。历史进路内在于政治学中,只要承认人的政治行为的历史性,承认政治体的历史连续性,承认政治的路径依赖,承认过去的政治与今日的政治之内在相关性,就必定肯定历史政治学的正当性。

  历史政治学以历史学为支援性学科,但不是历史学。两者的区别在于:历史学旨在弄清历史真相,历史政治学旨在以历史发展政治理论。历史政治学的基本进路是,由当下反观历史,以历史理解当下,在历史与当下的对勘中,发现、提炼、理解人的政治行为之基本概念,把握国家构建、演变之大势,探究国家间互动并形成更大范围政治秩序之模式。历史政治学之目的是从丰富的历史数据中探寻解决当下政治问题的方案。

  政治学一旦有历史自觉,即可为自己拓展出广阔的研究领域。人类数千年政治实践成为政治学理论思考之数据,通过特定政治体之纵向历史比较,通过多个政治体之横向的历史的比较政治分析,历史政治学可以构建理论,可以“资治”于当世。由内到外,由事实到理论,历史政治学可有至少三个方面的研究领域。

  第一,历史政治学的基础工作是考察、分析特定共同体之政治演变过程,以理解其当代重要政治观念、行为模式、制度之起源。

  非历史的政治学可以假装自己是普适的,历史政治学却不能,因为历史必定是特定群体的历史,而身在其中,有理解其历史之优势;首先理解自己的历史,是理解他者历史之前提。因此,历史政治学的首要研究议题是理解、分析学者自己所在国家之政治历史。

  政治学的任务是理解当下的政治,历史作为政治学的进路,其首要任务是对当下重要的政治观念、行为模式、制度进行起源研究。为此,历史政治学要沿着时间线向前追溯,考察此政治体在连续的各时代之政治观念、行为模式、制度,观察其中因时而变者和恒定不变者,即可构建此国家之一般政制模式,它通常由其文明所决定,而有连续性。

  连续中有变化。政治的主体是人,人受制于社会实在,也拥有思考和行为的自由,因而,政治始终在变化中,但其变化不可能是随机的,因为其有路径依赖③;又不可能是线性的,因为人是有创造性的,因而,政治的历史呈现为类似于生物演化的过程。历史政治学把政治演化过程作为主要研究对象,或可参考日渐成熟的演化经济学建立“演化政治学”④,考察思想的先知先觉者、政治领导者、大众等政治主体在给定政治制度、文化环境中的复杂互动,以揭示制度之“涌现”与衰败、秩序之生成与崩塌过程。

  在此研究中,至关重要的是命名,对不同时代的国家形态、构成它的重要制度予以政治学的命名。唯其如此,纷繁复杂的历史行为或制度才能成为政治学的数据,历史的变动才能被有序地排列为合理的历史演变过程,便于进行跨时代或跨国、跨文明的比对,从而便于提炼理论。“名不正则言不顺”,所谓理论构建首先就表现为对历史事实的准确命名。

  第二,发展历史的比较政治分析,通过跨时代的跨国、跨文明比较,发展一般政治理论。

  目前学院主流政治学理论奠基于早期现代霍布斯、洛克、休谟、卢梭等人的政治哲学。其理论基本上是仿照数学,尤其是几何学,通过演绎推理的方法建立。⑤但是否存在霍布斯所说的“关于人性的绝对肯定的假设”⑥?至少可以肯定,人类行为属于“复杂现象”,其中不存在物理学意义上的铁的演绎规律。⑦对政治学来说,比较稳妥的进路是,采取归纳的方法发展政治理论。

  对一国政治的研究不足以成就一般政治理论,这种理论必须立足于尽可能多的经验事实。历史政治学需超越特定国家的研究,广泛考察不同国家的政制及其历史演变,故历史政治学必定给比较政治分析增加历史的纵深维度,运用历史的比较政治分析方法,这有同时、历时两个维度:可考察同一时期不同国家的政制,辨析其异同;也可对比不同国家的政治演变过程,辨析其异同。由此可以建立“国家类型学”,探讨人类所能建立的可行的政制形态;在此基础上,可发展关于政治、国家的一般理论。

  第三,任何国家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必定与其他国家之间有复杂的互动,从而身在某种程度、范围的世界政治体系中。历史政治学的一大议题是以历史的进路研究世界政治的演变,把握其经验性趋势。

  尤其是到晚近数百年来,各国政治无不深受世界政治的影响,大国、强国政治又有力地塑造世界政治的结构和演变方向。而世界政治的主体是国家、国家间组织、具有国家规模的其他组织,在这里,完全不可能适用早期现代政治哲学家们所使用的还原的、演绎的方法,历史的方法几乎是唯一可行的方法。通过历史研究,揭示世界政治体系化的进程、不同国家在不同历史阶段所发挥的不同作用,由此可以对世界政治演变的趋势有所把握。

  据上所论,对中国学者而言,历史政治学的议题大约有三:第一,完整地描述国家形态在中国的演变历史,以揭示当代国家形态之渊源,把握政治演变之趋势,探讨改善政治之方案;第二,通过历史的比较政治分析,充分发掘最为重要而突出的中国经验之理论意义,与其他文明的政治、国家进行分析,构建关于政治、国家的一般理论;第三,揭示中国与中国以外国家的政治互动过程,立足中国,研究世界政治体系演变的历史,以探讨中国为改善世界体系可发挥之积极作用。以下对此三者略作展开。

作者简介

姓名:姚中秋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