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国家建构:聚合与崩溃》中“nation” 与“nation building”术语之意涵解析 兼论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建构
2020年05月26日 14:23 来源:《统一战线学研究》2020年第3期 作者:叶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nation”与“nation building”是安德烈亚斯·威默著作《国家建构:聚合与崩溃》的关键英文术语,其意涵需要通过概念史梳理进行澄清。“nation”的含义既为中文一体层次“民族”,又为现代“民族-国家”。“nation building”的含义则是对多民族的现代民族-国家的“国家建构”。基于“nation”与“nation building”的意涵界定,《国家建构:聚合与崩溃》提出了相应主要学术观点:国家建构成败的关键在于如何维护国家(nation)以及与建构国家紧密相联的民族(nation)的凝聚力;西式民主化不是促使现代多民族国家(multiethnic state)聚合或分裂的根本因素;国家建构的核心机理是经过跨族群“政治整合”达成“民族及国家认同”;国家建构的基本内容是在现代世界体系中多民族国家有效地进行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建构。中国应坚定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国家建构自信,将对中华民族的认同与对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的中国的国家认同统一起来。

  关键词:民族;国家;国家建构;国家认同;nation;nation building

  中图分类号:D6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3378(2020)03-0091-10

  作者简介:叶江,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二级研究员,国家民委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世界民族学会副会长。

  基金项目:国家民委民族研究项目“西欧多民族国家国内各民族的国家认同比较研究——以英、西、比、瑞士为例”(2019-GME-025)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与政治哲学教授安德烈亚斯·威默(Andreas Wimmer,下文简称“威默”)在2018年推出“Nation Building:Why Some Countries Come Together While Others Fall Apart”一书[1]。该书中文译本《国家建构:聚合与崩溃》(下文简称《国家建构》)由格致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于2019年10月出版,笔者是译者。该译著出版后引起了国内学术界相当程度的关注[2-3]。笔者认为,颇有必要较为系统全面地解析本书的两大关键术语“nation”与“nation building”的意涵。这有助于读者把握威默此书的主要学术观点。本文还将讨论该书对多民族国家建构现代民族-国家认同的启示。

  一、英文“nation”的意涵及其中译解析

  《国家建构》一书的英文正书名为“Nation Building”,而英文“nation”一词的含义相当复杂。在很大程度上,全面理解和把握作者在本书所论述的内容及其主要观点,必须首先厘清“nation”的意涵。更重要的是,准确地理解和中译英文“nation”一词有助于我们从此书得到对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建构的启示。

  一般而言,西文百科全书和辞典对“nation”词条的释义非常复杂,但主要包含两个方面:其一,民族,即在共同语言、领土、历史、种族或心理构成的基础上形成的,表现在一种共同的文化之中且希望或已经生活在一个特定国家中稳定的人们共同体;其二,国家,即具有相同语言、文化和历史的人们共同体,生活在特定地区、拥有统一政府的社会和政治结构的实体[1]。这也就意味着,英文“nation”一词具有中文“民族”与“国家”双重含义,或表述着中文的“民族”与“国家”两个概念。毫无疑问,威默在《国家建构》中所讨论的“nation”也具有前述双重内涵。但是,必须注意的是英文“nation”在表述中文“民族”与“国家”这两个概念时,与这两个中文概念的内涵及外延并不对等。在下文,笔者将先具体讨论中文“民族”概念的内涵以及英文“nation”在表述中文“民族”概念时所具有的含义,然后在本文的第二部分讨论“nation”在表述中文“国家”概念时的含义以及“nation building”术语的内涵及其中译问题。

  国内相当部分的民族问题研究者认为:中文的“民族”概念“内涵十分丰富,外延非常广泛,既有极强的包容性和灵活性,又有很大的模糊性,在不同的情况下可作不同的理解”[4]。但是,早在30多年前,费孝通先生就对中文“民族”概念的模糊性做了澄清。费孝通先生在他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一文中指出:“我将把中华民族这个词用来指现在中国疆域里具有民族认同的十一亿人民。它所包括的五十多个民族单位是多元,中华民族是一体,它们虽则都称‘民族’,但层次不同。”[5]这意味着,费孝通先生将中文“民族”概念的内涵清楚地界定为两个层次的人们共同体:一体层次即“中华民族”层次的人们共同体,多元层次即共同构成中华民族的“56个民族”层次的人们共同体。即使在费孝通先生明确地用两个层次来界定中文“民族”概念之后,我国的部分民族问题研究者依然坚持认为,“汉语‘民族’概念的内涵在纵向上包含了不同发展阶段的民族,在横向上以单一民族为基本单位,并延伸到复合民族和民族支系……”[4]。因此,其内涵始终是模糊的。随着2019年9月2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民族团结进步表彰大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从历史和现实两个方面对中华民族多元一体作出更为全面、科学的论述[6],中文“民族”概念内涵的两层次性得到了清楚的界定。“习总书记清晰地用中文“民族”一词表述两个层次内涵——一体层次,即中华民族层次的‘民族’内涵和多元层次,即我国56个民族层次的‘民族’内涵。”[7]

  很显然,中文“民族”一词所表述的两个层次内涵中只有一体层次的“民族”内涵与英文“nation”在表述“民族”概念时的内涵相互重合。这也就是说,《国家建构》原著中英文“nation”所表述的中文“民族”概念指的是一体层次,也就是“中华民族”层次的“民族”,而非构成中华民族的多元层次,即我国“56个民族”层次的“民族”。中华民族层次或费孝通先生所云一体层次的“民族”是国家层面的,也就是直接建构现代民族-国家(nation-state)的“民族”。因此,其所对应的英文就是“nation”,如“法兰西民族”(French nation)、“美利坚民族”(American nation)和“印度民族”(India nation)等。同时,英文“nation”所表述的也是斯大林所言“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在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的共同体”[8]。斯大林称这样的共同体为“нация”(nation),而“нация”(nation)恰恰就是可以直接建构现代国家的“民族”[9]。其所建构的国家我们称之为“民族-国家”——“nation state”或“нация-государство”。总之,《国家建构》(Nation Building)中的“nation”一词在表述中文“民族”含义时仅指“一体层次”或“国家层面”的“民族”。

  与一体层次或国家层次“民族”(nation)相对应的多元层次或次国家层次的“民族”就是诸如我国“56个民族”层次的“民族”。当今世界大多数的多民族国家都由多个这一层次的“民族”所构成[10]。在当前西方学术界和大众媒体上,这一层次“民族”的英文表述为“ethnic group”,相应的中文“多民族国家”的英文表述也自然为“multiethnic state”。威默在《国家建构》一书中当然也是用“ethnic group”及相关术语如“multiethnic”(多民族的)等来讨论该层次的“民族”,探究该层次的“民族”(ethnic group)如何共同建构国家层次的“民族”(nation)以及对自己国家的认同。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我国官方英文译本都已用“all ethnic groups”来翻译我国的“各民族”即“56个民族”[11-12];我国现行《宪法》序言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全国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13]已经正式英译为“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is a unified multiethnic state founded by the Chinese people of all ethnic groups”[12]。

  近年来,国内不少民族问题和国际问题研究者认为,为了区分一体层次即国家层面的“民族”(nation)与多元层次即次国家层面的“民族”(ethnic group),我们应该将国家层面的“民族”(nation)改称为“国族”,并且用“国族”来翻译英文的“nation”一词,同时继续用“民族”来称呼次国家层面的“民族”(ethnic group)。但是,“中华民族”就是国家层面的“民族”,其英语表述是“Chinese nation”[11-12]。《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的官方英文译本都已经用“Chinese nation”来翻译“中华民族”。如果我们将中华民族这一层次的“民族”改称为“国族”,从而将英语“nation”一词翻译为“国族”,那么“中华民族”(Chinese nation)就将改称为“中华国族”,这是很难令国人接受的。“中华民族”一词不仅已经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中广泛传唱,而且已经写入《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基于这种考虑,《国家建构》的中文本坚持在英文“nation”一词表述中文的一体层次或国家层次的“民族”概念时,用中文“民族”而非“国族”来翻译。

  国内另有一些学者认为,应该将我国的多元层次或次国家层面也就是“56个民族”层次的“民族”改称为“族群”。这就意味着需要将英文“ethnic groups”统一翻译成“族群”而非“民族”。但是,这在目前也行不通。我国的“56个民族”“少数民族”等称谓已深入人心,以至于不论是《中国共产党章程》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乃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都将这一层次的“民族”表述为“民族”而非“族群”。因此,目前在涉及我国的民族问题时,我们应该继续用中文“民族”一词来同时表述我国的两个层次的“民族”——“中华民族”(一体层次或国家层次“民族”)和“56个民族”(多元层次或次国家层面“民族”)。此外,我们必须继续称呼我国为“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很明显这里的“多民族”指的是多元层次的“民族”(ethnic groups)。但是,需要说明的是,《国家建构》作者用英语“ethnic group”来表述我国“56个民族”或“少数民族”等以外的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多元层次或次国家层面的“民族”。为了表示与“nation”的区别,本书中译本将其统一翻译为“族群”。在解析出中文“民族”概念的两个层次内涵后,我们在用英文来翻译这两个层次的“民族”时,就应该将国家层面或一体层次的“民族”翻译为“nation”,而将次国家层面或多元层次的“民族”翻译为“ethnic group”[14]。

作者简介

姓名:叶江 工作单位: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全球治理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