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内涵、机制与路径
2020年05月13日 08:34 来源:《河南社会科学》2019年第8期 作者:蔡玉卿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蔡玉卿,男,临沂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山东省廉政建设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从事基层廉政建设研究。山东 临沂 276000

  内容提要:在信息时代,大数据作为一种权力进入国家治理体系,已成为思考社会监督的新视角。受大数据经济属性、政治属性和社会属性的影响,大数据权力重塑传统权力的结构功能、组织形态和运行机理,孕育大数据权利,催生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模式。这种社会监督模式呈现数据驱动逻辑。一方面,大数据打破国家与社会的界限,呈现数据化、精准化等特质,形成新的内涵和制度形态;另一方面,又推动相关信息在权利感知空间、权力共享空间和信息互联空间中流动,生成独特动力机制。为此,应运用大数据思维,构建网络化社会监督结构,重构开放多元的社会监督价值链,创设完备的数据开放制度,以提升社会监督的精准性和有效性。

  关 键 词:大数据/社会监督/信息空间/动力机制/价值链

  标题注释: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后期资助项目“权力视阈中马克思的政治理论与实践”(17FKS008),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研究优势学科项目“权力风险理论研究”(19BYSJ54),山东省社会科学规划研究一般项目“大数据时代的社会监督模式研究”(18CZZJ04)。

  随着科学技术的集成性创新和生产关系的变革,我国迎来以大数据、智能化、互联网等为标志的大数据时代。大数据不仅引发生产组织形式和社会形态变革,而且演变为一种权力资源,正向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拓展,推动社会治理范式及社会监督模式转型。由此,从信息空间视角探讨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的内涵、机制与路径,对于对权力的有效监督具有重大意义。

  一、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的基本内涵

  从信息空间看,社会监督是国家与社会在一定法规制度框架下展开信息采集、存储、挖掘和分析,旨在实现权力正当性而达成的一致行动,呈现数据驱动的基本逻辑和形态。

  (一)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的含义

  所谓“大数据驱动”是指主体运用大数据技术,分析、挖掘数据资源和相关数据产品,提供数据方案,从而推动客体运行的方式,而社会监督是社会公众依法对权力主体及权力行使过程的非国家性监督。从驱动范式看,社会监督可分为理论驱动型和数据驱动型。前者是指社会及公众以经验驱动权力运行为前提,基于单中心权力结构所形成的依附性监督模式;后者是指社会及公众以大数据驱动权力运行为前提,基于多中心权力结构进行平等对话与合作的监督模式。有鉴于此,基于大数据与社会监督的耦合点,从权力关系和权力价值维度分析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的内涵。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的数理逻辑蕴含在权力关系和权力价值中,其中,前者是基于主体间关系的合作逻辑,后者是基于权力本质属性的共享逻辑。基于大数据的直观存在追问合作逻辑和共享逻辑,“为正确认识权力和普及权力监督提供充足依据,因而体现逻辑规律和价值规律、认识论和价值论的有机统一”[1]。

  第一,基于主体间关系的权力合作。从权力关系视角看,大数据和社会监督在重塑权力关系方面相耦合,衍生权力合作,因为大数据在解构“权力叙事”中重构现代权力形态,指涉权力、社会与个人之间复杂关系的“公共生活”,成为社会监督的基础性权力。一方面,基于数据的主体间关系催生权力合作。信息社会的高度复杂性和高度不确定性丰富了权利形态和内容,带来人的个性化与作为人的普遍性规定的权利冲突,于是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特别关注社会监督主体间的权力合作关系,以克服社会分工带来的社会碎片化及言辞、意义与权力碎片化[2]。另一方面,网络化权力结构强化合作逻辑。信息社会推动社会治理主体多元化,以多中心的网络权力结构替代单中心权力结构,使任何主体都无法独自行使大数据权力,只能以社会监督主体间关系替代主客体间关系。于是,政府应遵循主体间合作逻辑,聚焦合作治理行动和实质性监督。同时,信息社会是以数据开放为基本特征的开放世界,衍生信息开放逻辑。政府不设定任何限制地对所掌握的原始信息以原始数据形式向社会免费公开,供公众使用,以体现数据开放的权力性与权利性等属性,实质是打破数据霸权,实现大数据权利。

  第二,基于权力本质属性的权力共享。从权力哲学层面来看,大数据和社会监督重塑公权力的本质属性。大数据击破信息垄断和权力垄断的屏障,回归社会,彰显其公共性和社会性;而在社会的多维性场景和多样化认知中,大数据权力的价值与其共享主体规模成正比,与信息稀缺性成反比,生成权力共享的本质属性。权力共享指涉权力价值取向,颠覆现代权力的支配关系,使其从基于选择性信息公开的官僚制权力关系转变为基于信息共享的合作制权力关系,根本原因在于大数据权力凭借信息的编码、抽象和扩散,及其动力机制,瓦解“中心-边缘”的社会监督架构,推动权力关系从控制性转变为共享性。一方面,工业社会的政府等主体引以为特权的信息和技术通过互联网传播,其封闭性和神秘性为开放性所替代;另一方面,社会公众不再是信息的被动接收者,而是基于正当权利诉求的信息选择者、生产者和组织者。“当信息资源受到垄断的时候是一种权力,而在信息资源的垄断被打破的时候,权力也将受到削弱。”[3]可见,大数据权力不再是凌驾于公众之上的规范,而是多元主体共享的服务内容。

  大数据已成为产业结构转型、权力关系重构以及社会结构重塑的重要资源,显现经济属性、政治属性和社会属性,赋予社会监督新的内涵。由此,所谓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系指社会及公众基于大数据和权力数据化,遵循数理逻辑进行相关性分析,并以此进行网络化监督结构、制度形态和行动策略设计,以实现权力合作与共享而形成的监督范式。

  (二)大数据驱动式社会监督的整体构成

  这一社会监督范式主要包括数理逻辑、网络化结构和大数据伦理三部分,分别指涉监督机制、监督主体和监督价值。

  第一,社会监督的数理逻辑。社会监督的数理逻辑是指运用大数据方法,对海量数据进行相关性分析,并与因果机制相结合而形成的监督机制。这种数理逻辑源于大数据的经济属性,及产业结构、经济组织的数据化,大致分为两个层次:一是数据构成模块。主要包括结构化数据、半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及相关数据平台,实质是联结主体和公权力的一种符号。二是数据算法模块。主要包括相关性分析、预测性分析等,涵盖数据抓取与清洗、分类或聚类分析、文本分析等诸多方法,实质是一种思维方式和技术方法。随着数据算法与因果推论机制的日益融合,社会公众面对大数据所体现的国家权威和大数据权利,履行其责任,进行数据的获取、贮存、加工、整理和反馈等,不断优化社会监督的新方法和新内容,即“不用随机分析法这样的捷径,而采用所有数据的方法”[4]。政府借助大数据,对与社会监督活动相关的各类数据进行多维分析,将碎片化民意汇聚成系统、动态数据,消除监督主体间的信息非对称性,从而发现权力异化的特定关系或基本趋势,提高监督的精准性和前瞻性。

  第二,社会监督的网络化结构。社会监督的网络化结构是社会监督系统诸要素根据大数据思维,按照网络化方式组织起来而形成的多维合作关系和作用方式,源于大数据优化权力结构的政治属性,反映不同监督主体之间的权力分配关系。一方面是主体间关系多维化。大数据突破政府与公众、非政府组织等主体之间的僵化边界,以多主体网络结构代替“中心-边缘”结构,从而生成社会监督的区块链,每个行动者都是一个“节点”,可进行多维沟通,形成社会监督多维性。另一方面是形态多样化。根据社会监督行动者对大数据的依赖程度,社会监督的网络化结构涵盖共享型网络结构和核心组织管理型网络结构。前者系指公众依托大数据技术自我组织、平等参与监督行动;后者系指不熟悉网络的公众通过中介者的管理和协调,开展监督行动。这种网络化治理属性决定了网络节点能够对于整个网络结构及其内外环境产生影响,提升政府和公众的信任度,保证各网络行动者的承诺和期待,使公众充分参与到信息交流中,拓展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和表达权,使社会及公民成为真正的权力中心,形成多中心治理合作机制,具有强大的监督力量[5]。

  第三,大数据伦理。大数据伦理源于大数据的社会属性,是以“伦”定序,以“理”制道,为人们运用大数据提供正当性和有效性的认识论、世界观及行动规则,因为大数据是一种公共产品,反映一定的社会关系,催生大数据权利①。大数据伦理是一种“意志”,并以“意愿”的方式表达出来,规约大数据权力运行,从而以更高的权力良知实现大数据权力的善。人们运用大数据,穿越物理空间和虚拟空间的边界,对“他者”进行动员、符号生产时,呈现大数据伦理与社会监督的耦合性。其正向耦合性具有正向功能,而其反向耦合性具有阻滞社会监督的负向功能。具体而言,政府会利用大数据垄断信息和选择性地采集信息,或者以信息开放的方式超越公众的信息认知模式和认知能力,或因大数据方法难以获取权力数据背后的价值观及心理因素,导致公权力失去信任和权威,违背权力良知;而公众也会因现代社会的矛盾性,肆意膨胀其阴暗的监督动机,或者因差序格局效应,以己为中心,审视与别人所联系成的社会关系,一圈圈推出去,越推越远,愈远愈薄,以分亲疏[6],使大数据权力染上恣意暴戾之气,进而异化为侵犯个体权利的工具,丧失权力良知。

作者简介

姓名:蔡玉卿 工作单位:临沂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