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蓝江:大数据时代与西方代议制民主衰落
2018年08月01日 13: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蓝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过去几年,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电子商务、社交网络已经成为我们身边最熟悉的事物。无论是在最普遍的生产和交易,还是在信用和金融方面,数字技术正在深刻地影响着今天的经济运行模式。同样,在文化方面,数字技术也表现得十分抢眼,今天影视作品的制作已经离不开数字技术的支撑,等等。

  互联网和数字技术是否对政治方面也构成了相关的冲击?在互联网和大数据时代,政治制度尤其是民主制度是否仍然具有启蒙时代那种魅力,保证为世界塑造一个无法超越的公正而良善的体制?洛克的《政府论》十分明确地将政府及其统治者的权力来源归于能够做出理性判断的人民。这就是启蒙时代最基本的政治哲学假设,而现代代议制民主的合法性与这种假设密切相关。后来英国革命之后的议会制以及美国独立战争之后的两院制,实际上都带有这样的政治哲学印记。

  在表面上看,现代资本主义的政治哲学似乎很好地解决了政治统治和人民之间的关系问题,代议制民主也似乎成为了这种政治哲学在现实中的具体化。也就是说,在资本主义的政治架构中,所谓的代议制民主代表着迄今为止最完美的政治体制,而其后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学,基本上将这种基于社会契约论的政治哲学与现实中的代议制民主体制画上了等号。然而,这个理论假设所存在的最大问题也随之出现了,即从霍布斯、洛克开始的自由主义政治哲学传统,依赖于一个拥有自然权利的人作为整个政治哲学根基。这个人实际上是抽象的人。正如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曾批判资产阶级的哲学家实际上并不理解这个“自然人”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在马克思那里,人始终是存在于一定历史背景下的人。而在当时的欧洲社会,人就是市民社会中的人,这种能够理性算计的人实际上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产物,并不是一种滥觞于原初状态的抽象存在物。

  当欧洲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后,由于以商品和货币为中心的资本主义商品交换体系建立,以雇佣劳动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运行,让人们越来越从具体的历史背景中抽离出来,成为可以在市场上交换和流通的劳动力,也就成为了霍布斯和洛克等人笔下那个能够进行理性算计的独立个体。由这些独立进行理性算计的个体组成的社会模式,就是黑格尔笔下的市民社会;市民社会的经济方式,也同时塑造了以政治算术为根基的契约论模式;进而由这个模式才构成了代议制民主的基础。也正是因为如此,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明确指出:“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无情地斩断了把人们束缚于天然尊长的形形色色的封建羁绊,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它把宗教虔诚、骑士热忱、小市民伤感这些情感的神圣发作,淹没在利己主义打算的冰水之中。它把人的尊严变成了交换价值,用一种没有良心的贸易自由代替了无数特许的和自力挣得的自由。”如果说在历史上造就代议制民主的根基在于市民社会中那些能够进行理性算计的个体的话,那么,今天这个根基已然在逐渐沦落丧失。简单来说,在西方代议制民主下,一个合理的政府是由理性的人民通过选票的方式选择出来的。由于领导人和议员向选票负责,所以他们必须要尽可能争取到更多的选票,并且在一定程度上,需要符合卢梭提出的“公意”。这个“公意”实际上构成了最终的保障。但是,在进入数字化时代之后,大数据和云计算的兴起从根本上挑战了这种“公意”的现实意义。

作者简介

姓名:蓝江 工作单位:南京大学哲学系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