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杨卫敏:习近平基层民主建设思想的浙江发微
2018年06月29日 16:54 来源:《观察与思考》 作者:杨卫敏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二、基层民主建设浙江特色之路的基本内涵

  浙江在发展基层民主的实践中走出了一条民主建设的特色之路,这条特色之路内涵丰富,这其中,正确把握和处理好一些基本关系是重中之重: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的关系、顶层设计与基层探索的关系、党的领导与人民当家作主的关系、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的关系、民主选举与民主管理、民主决策、民主监督的关系、基层民主与法治建设的关系、发展基层民主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关系、基层民主建设与社会治理的关系、扩大诉求与有序参与的关系、坚守与创新的关系、形式与内容的关系、盆景与风景的关系、体制内与体制外的关系以及分工与合作的关系等。本文于此择其要者进行探讨:

  1.由点到面与由浅入深

  十多年来,浙江省在政治文明建设和探索基层民主方面深耕细作、接续发展、全面推进,如以“海推直选”和“代表票决制”为主要形式,实现村官村民选;以民主恳谈听证和重大村务公决制度为主要途径,实现村策村民定;以村务公开和村民自治为主要载体,实现村务村民理;以建立健全村务监督委员会为主要突破口,实现村事村民管。浙江基层民主实践探索表明:让百姓当家作主,实现村民自治和城市居民自治,民主之花才能开遍基层 [25]。在基层民主实践探索过程中,浙江先后创出温岭民主恳谈、乐清人民听证、武义村务监督、诸暨升级版“枫桥经验”等基层民主和社会治理方面的亮点。这其中,有的当时就获得“中国地方政府创新奖”[26],有的作为先进经验在全国推广,它们构成了浙江在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方面探索的亮点之代表。

  武义县后陈村的村务监督是最值得关注的经典案例之一。武义县后陈村全村347户,900多名村民。本世纪初,由于监督缺失,财务不公开、决策不民主,导致村务纠纷不断。2004年,武义县在该村试点,在原有村级组织架构基础上,增设了一个民主监督常设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实行村务管理权与监督权分离的工作模式,解决了民主选举后监督缺位、乏力的问题,开全国先河,得到了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的关注重视和倡导推行。目前,这一做法已在全国推开。浙江省3万多个村(社区)全部设立村务监督委员会和社区监督委员会。

  此外,按照习近平同志的指示,诸暨市把基层协商民主引入“枫桥经验”领域,打造“枫桥经验”升级版。2003年11月,习近平同志指出,必须始终站在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高度,去思考、去实践、去创新“枫桥经验”,通过改革发展促进社会稳定,在社会稳定中推进改革发展。2006年浙江省委提出,创新发展“枫桥经验”,完善矛盾纠纷调处机制,综合运用法律、政策、经济、行政等手段和教育、协商、疏导等办法,有效预防和化解人民内部矛盾,努力把矛盾解决在基层、化解在内部、消除在萌芽状态 [27]。由此,在毛泽东同志批示后的半个多世纪里,发源于诸暨枫桥镇的“枫桥经验”,与时俱进、历久弥新,展现出越来越强大的生命力,显示出越来越重要的时代价值。2013年10月,习近平同志就坚持和发展“枫桥经验”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充分认识“枫桥经验”的重大意义,发扬优良作风,适应时代要求,创新群众工作方法,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将民主协商引进枫桥经验。目前,枫桥积极探索法治、德治、自治“三治合一”的社会治理新模式。

  浙江的基层民主探索之路,与“首创”相伴,与“民生”相依,与“权利”相连,由点到面、由浅入深、由此及彼,为中国基层民主建设提供了更多可供复制、推广的浙江经验。

  2.基层民主与“平安浙江”

  基层自治是社会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浙江省各地基层民主建设的先行先试也为创新和推进社会治理、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夯实了民意基础、培育了治理体系、激发了社会活力。在社会转型发展的大背景下,如何由社会管理向社会治理转变,是中国政治社会发展中亟待破解的一大难题。早在2003年,浙江省委召开全省城市社区工作会议,习近平同志在会上指出,要按照宪法和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要求,正确处理政府行使职能与社区居民自治的关系,避免“一管就死、一放就散”,逐步提高社区的自治能力。要在社区党组织的领导下,按照“党为核心、议行分设”的要求,建立和完善社区成员代表大会、社区居委会、社区议事协商委员会等社区自治组织,加强以社区成员为主体、以社区服务为目的的社区民间组织的培育,开展群众性社区服务,保障社区自治权利。他特别强调,要理顺政府部门与社区的关系,转换政府角色,从过去的领导、指令、管理转到协调、指导、服务上来,充分尊重和支持社区的自治权利,不直接插手社区事务,不包办社区工作,使社区有充分的自治权、参与权、监督权。要按照政事分开、政社分开的原则,对社区居委会和政府部门的职责进行清理、划分,把原来由政府包揽或由企事业单位包办的居民服务、居民管理职能归还给社区,逐步实现社区居民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和自我发展[28]。其后,浙江各地加快基层民主建设,将自治与德治、法治相结合,通过“网格化管理、组团式服务”提升社会治理效能,在全省范围内形成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享有的自治氛围,创新社会治理模式,不断完善社会治理体系,筑牢平安和谐社会根基。2006年4月20日,慈溪市五塘新村成立首个“和谐促进会”。这是新老村民共同参与自治管理的一种社会管理创新模式。这一做法获得第六届中国地方政府社会管理创新奖。

作者简介

姓名:杨卫敏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