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治学
现代国家的治理意涵辨析
2017年07月17日 10:40 来源:《上海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申剑敏 陈周旺 字号

内容摘要:随着经济全球化时代的来临,现代国家本身也面临朝治理的转型,使国家日益成为治理的主体,在国家作用的理解上,相应地也应赋予国家更多的治理意涵。在《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恩格斯提出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国家何以脱颖而出成为一种与众不同的组织?凭什么说国家权力是一种独特的权力形式?也就是说,国家权力的自主性的来源到底是什么?恩格斯分别考察了雅典、罗马和日耳曼三种国家形态。诚然,国家采用的方式只是所有其他社会权力所采用方式的总和,国家权力并没有自己专属的技术、资源和方式,国家权力的自主性当然不能从这些方面推导出来,它只能来自于其他社会权力所无法企及之处。

关键词:权力;治理;恩格斯;政治;国家理论;暴力;马克思;起源;找回国家;领土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给国家下定义无疑是政治学最困难的任务之一,这种复杂性背后是对国家作用的理解差异。经典的国家理论将国家定义为暴力机器,现代国家只是这种暴力的进一步组织化。随着经济全球化时代的来临,现代国家本身也面临朝治理的转型,使国家日益成为治理的主体,在国家作用的理解上,相应地也应赋予国家更多的治理意涵。

  关键词:现代国家 国家理论 治理  

  作者简介:申剑敏,女(1977- ) 上海政法学院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讲师。上海 201701;陈周旺,男(1973- )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副院长。上海 200433

   政治学的重要术语中,除了“政治”,恐怕要数“国家”的定义最为众说纷纭。“国家”定义的变化和差异,并非单纯的学理争辩,而是基于对国家功能定位的不同理解。当我们不再将“国家”理解为纯粹的强制机构,而是赋予其更多的治理责任,就势必翻新我们对于国家意涵的认识。

  一、“国家”的起源与现代性

  关于国家的定义,最常见的混淆就是将“国家”等同于“政府”。其实这个定义不难从理论上加以澄清。显然,政府是可以合法、和平地更替的,国家更替就意味着“亡国灭种”,意味着一个政治体的毁灭;公民可以合法地批评和反对政府,但是不可以合法地反对国家;不是所有政府部门都可以恰当地被称为“国家”,比如立法机构,就常常被认为是“民意机构”,作为国家权力的制约,不被视为国家机构的一部分。

  那么,到底什么是“国家”呢?“国家”(state)一词来源于拉丁语“地位”,最早是用于指统治者的地位。以区别于被统治者。马基雅维利用“国家”来形容世俗的政权。按照汉娜·阿伦特的解读,马基雅维利是企图用这个词儿来表达一种稳定的政治形态,区别于佛罗伦萨城市国家的混乱无序。①马基雅维利对“创建”和“维持”的划分,引发后来政治学者无限的遐想。

  马基雅维利的贡献,在于提出了“国家理由”这个说法,来取代建立在宗教律令基础上的道德判断。他断定,那些诸侯为其国家而作恶,实质是将国家利益驾于个人美德完善之上,故在政治抉择上更值得称许。②在此,国家作为一种世俗权力,为个体行为提供了正当性。

  现代国家的形象是被霍布斯构建出来的,这个形象就是“利维坦”。霍布斯名著《利维坦》初版的封面,主权者一手提着权杖,一手提剑。这就是霍布斯心目中的国家形象。它既是“一”,世俗世界的神,统一力量的象征,又是宰制之剑,用暴力来维系和平。根据卡尔·施米特的诠释,利维坦的海兽形象中蕴含了一种“机器”隐喻,这个隐喻后来就直接成为现代国家的形象。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于翠杰)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