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学术视角 >> 学术新闻
从文化角度来研究艺术本质
2020年12月04日 18: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楠 字号
2020年12月04日 18:1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吴楠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吴楠)艺术文化学是从文化的视野研究艺术的,介于文化学和艺术学之间的边缘学科。它将艺术作为文化系统中的一个子系统来进行广泛的观察探究,开拓了艺术研究的新视野,拓宽了艺术研究的景深。近年来,艺术文化学研究的现状如何?有哪些值得关注的议题,近日,记者围绕以上议题采访了相关学者。

  逐渐形成学科共识

  “艺术文化学致力于从文化的角度来研究艺术的本质和规律。它是属于艺术学的分支学科,而不是文化学的分支。”国际美学协会总执委、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研究员刘悦笛认为,艺术文化具有自身的特殊规律,艺术文化学的目的并不是以艺术现象来印证一般的文化理论,而在于对“作为艺术的文化”与“作为文化的艺术”的特殊规律的把握。

  刘悦笛告诉记者,从1920年到1939年是中国艺术文化学的兴盛时期,已达到了相当的理论高度和广度,如徐庆誉1928年出版的《美的哲学》当中对艺术文化学的考察就分为“美术与两性”“美术与家庭”“美术与政治”“美术与宗教”等方面。20世纪80年代,艺术文化学逐渐形成学科共识,也成为艺术学的分支学科。

  深圳大学艺术学部教授黄永健表示,艺术文化研究上升为一门学科,一是由于20世纪90年代中国出现的文化热现象。人们逐渐重视探讨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当代价值,促使人们从文化的角度探讨艺术;二是因为1992年艺术学升级为文学门类下的一级学科,艺术理论开始受到学界重视。学者们不仅强调艺术基本原理、艺术史等方面研究,而且提倡开展交叉研究,逐渐形成了艺术文化学这一交叉学科。

  “艺术文化学实际上体现了从文化的视野研究和思考艺术的思路。”南京艺术学院音乐学院教授刘承华表示,这个思路非常古老,在古希腊和我国先秦时期都有相关论述,法国学者丹纳的《艺术哲学》(1865)可以看成艺术文化学的先驱。丹纳在这本书中从种族、地理、自然、制度等方面考察艺术,但那时艺术文化学还没形成学科。艺术文化学之所以被人们所重视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不同民族的文化和艺术的交流,引起人们对不同民族艺术差异的好奇心。人们逐渐发现,仅从表面去描述这些差异很容易,但这样无法探究这些差异形成的根本原因,而这一原因只有在文化中才能找到。慢慢地大家就形成一种共识,即要研究一个艺术现象,真正知其所以然,就必须要渗透到文化层面,艺术文化学逐渐兴起,成为一个新的研究领域。

  目前,深圳大学、南京大学等部分高校开设了艺术文化学这门课程。

  建立中国艺术文化的“文化身份”

  相较于西方艺术文化,中国艺术文化的特点是什么?

  黄永健提出,西方文化很早就将人的心智与自然剥离开来,认为人可以驾驭自然,所以他们的艺术作品是先模仿,再刻画,而后把它们记录下来。中国文化是一种农耕文化,它的哲学起点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中国人的宇宙观是认为人类的心智是宇宙中很小的一部分。我们的艺术表现手法不是去模仿大自然,而是要在大自然感应我们心灵的过程中,把心灵感悟的内容表现出来。中国艺术最大的特点是写意,强调情意合一,而西方艺术则更为强调意情合一,双方对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的重视程度不同。中国的艺术是情感在前,理性在后,西方艺术则是相反。

  刘悦笛认为,中国艺术文化的特点并不是超越生活之外,而就是植根于现实生活中的,而西方艺术文化学往往是超出生活之外的。他表示,我们既要借鉴西方艺术文化学的成果,善于运用他山之石,但是重要的是建立中国艺术文化自身的“文化身份”。

  “近年来,艺术文化学不再从西方艺术史论的立场看待中国的艺术现象,而开始将中西方的艺术史论、文化观点、艺术成果、艺术流派打通了进行新的整合性研究。”黄永健提出,这是我国艺术学科建设的需要,艺术理论研究要提倡本体论,不能顺从西方文化中心主义,不顾我国实际,盲目将西方各种分析哲学理论套用到我国艺术文化中来,否则理论分析与实践脱节,也无法令人信服。

  建立中国特色的艺术本体论

  艺术文化学不仅强调作品创作的艺术技巧,而且包含文化价值观的观察和考量。黄永健表示,艺术作品虽然是独立的,但它跟周围的哲学、宗教、经济、市场息息相关。如果一个艺术作品不能促进人类和平共存、永续发展,那么这个作品无论怎么引起轰动,都不能与文化建设形成同构关系。这种作品在未来可能就没有价值。

  理论不仅要不断总结实践,还要不断引导实践。黄永健认为,要推动艺术文化学这门学科的发展,首先要构建这门学科的核心范畴,建立与我国现实相符的一套中国特色的艺术文化学科体系。中国当代的艺术文化学研究者,要自觉摆脱西方文化后殖民主义的笼罩,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资源中寻找艺术文化理论的智慧。其次,要重新构建艺术文化学理论。

  刘承华认为,艺术文化学完全可以运用文化学、艺术学、美学的理论进行跨学科研究,不一定非要去强调其内在的理论架构。但是无论艺术文化学是否已经成为一门成熟的学科,其从文化层面研究艺术的思路是值得提倡的。他认为,要想深入理解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艺术,一定要把它放到文化中来考察。开展艺术文化学研究,要注重艺术本位,文化学提供的是一个视角,是一种解决途径。他提倡从文化层面研究、分析、解读艺术。

  刘悦笛认为,艺术文化学要与实践结合而成为体用合一的。“我想更重要的,就是让艺术文化在民众当中得以普及,让艺术文化与民众的生活接通起来,那才是艺术文化学的幸事,也就不再是高头讲章了。”他说。

  谈到艺术文化学未来值得关注的议题,黄永健认为,艺术本体论直接关系艺术的文化性质、价值判断,其中蕴含着国家和民族的文化智慧,所以要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艺术本体论。他表示,在进行艺术文化学研究时,不仅要关注文化对艺术的影响,还要将艺术作为一个独立的研究对象,从中发掘它的文化内涵。如从艺术中发掘其背后蕴含的传统思想或智慧,如何将艺术做强做大,怎样重新打量艺术的价值问题,怎样通过文化产业促进艺术为我国城镇化、美丽乡村建设等贡献力量等,都值得进一步关注。

 

作者简介

姓名:吴楠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