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社会万象 >> 社会新闻
杂技班少年4000公里外的特殊“毕业典礼”
2017年07月31日 16:06 来源:新华社 作者:白佳丽 王菲 郭燕 字号

内容摘要:对于17岁的艾克丹·亚森以及她的44名杂技班同学来说,30日在乌鲁木齐参与演出的杂技晚会《阳光梦》是一场意义非凡的“毕业典礼”。

关键词:杂技;毕业典礼;少年;上海马戏学校;新疆

作者简介:

  新华社乌鲁木齐7月31日电题:杂技班少年4000公里外的一场特殊“毕业典礼”

  新华社记者白佳丽、王菲、郭燕

  对于17岁的艾克丹·亚森以及她的44名杂技班同学来说,30日在乌鲁木齐参与演出的杂技晚会《阳光梦》是一场意义非凡的“毕业典礼”。这些来自上海马戏学校的学生们将与黄浦江畔习练杂技的7年岁月道别,以这一幕“拜会”天山脚下的新舞台。

  “这是大家7年的心血。”艾克丹·亚森说,她参演的环节有高车踢碗,这个项目,她已经足足练习了3年,也曾从高车上摔下过,脚部骨折。两天前,她在彩排中不慎再次崴伤了脚踝,即便穿着舞鞋,还是能看出左脚肿起,她遗憾不能参加这一精心练习的环节,但是其他演出项目依旧坚持不缺席。

  2010年9月,新疆文化厅委托上海马戏学校为新疆杂技团培养一批成建制的杂技演员,60多名来自天山南北各民族的孩子经过严苛选拔,成为上海马戏学校的学生,学校为他们特别组建了“新疆班”。7年间,有人离开,有人坚守,受伤流汗是常事,因为需要每日坚持练习,他们中的大多数孩子这些年只回过3次远在新疆的家。

  “毕业季恰好赶上在乌鲁木齐举办的第五届中国新疆国际民族舞蹈节,所以我们决定将这次毕业演出搬上舞蹈节的舞台,把孩子们的学习成果汇报给家乡的观众。”上海马戏学校“新疆班”领队老师克里比努尔·阿不都克力木说。

  30日下午,艾克丹·亚森的家人早早吃过晚饭便来到新疆人民剧场,因为担心没有座位,父亲亚森·玉素甫许久前就已购好演出票,除了彩排期间短暂与女儿相聚了4个小时,那之前他们已经1年多没有见面。

  “我心里更多的是不舍这些孩子们。当年我随父母从上海来到新疆,成为新疆第一代杂技演员,如今,又送这些孩子们回来了。”负责教授高车踢碗、软钢丝的上海市马戏学校老师张逸敏,陪伴学生们度过了7年时光,将这些当年只有七、八岁的稚嫩小孩,培养成新疆杂技团的新生代力量。

  “‘新疆班’学生中有维吾尔族、达斡尔族、哈萨克族、汉族,他们在民族性格、表演风格、外貌上都有很大的优势,同时在上海接受了系统的教育,观摩、领略过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杂技表演,因此‘东西结合’,独成一派,这些孩子领悟力极强,《阳光梦》排练了1个月左右就已基本成型,之前在上海、广州等地表演时,受到观众一致好评。”张逸敏说。

  灯光渐暗,毕业演出结束。台上的笑容、后台的泪水、台下的掌声,合奏成属于杂技班少年的“毕业交响曲”。而新的舞台才刚刚拉开帷幕,几天后,杂技班中的6名男生将远赴俄罗斯参加国际杂技比赛……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