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疫情以来南非金融市场变化及对中南合作的影响
2022年06月28日 15: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钊轶 字号
2022年06月28日 15:1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钊轶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新冠疫情对南非金融市场的冲击很大,而这又给中南合作带来了很多变量,值得关注。

  一、南非金融下行风险仍然很大

  总的来说,继2019年南非经济受疫情影响出现前所未有的收缩后,自2021年下半年该国经济复苏势头强劲。然而,南非未来还将会存在相当长一段时期的低增长、高失业率和不利的债务状况,其经济前景仍然不稳定,复苏之路也不会太一帆风顺。其国内和外部金融下行风险仍然很大,可能对该国的资产质量、盈利能力和偿付能力产生影响。

  1. 对南非宏观金融领域的影响

  南非的宏观金融在进入新冠疫情之前就有一定的脆弱性。由于与新冠疫情相关的支出和收入下降,让本已很高的国家财政赤字急剧增加,公共债务亦随之增加。一些陷入困境的南非国有企业继续对国家公共财政构成压力,社会整体失业率、贫困和不平等程度居高不下。虽然南非灵活的汇率、合理的政府债务结构和弹性的银行系统都为其国家金融体系在受到疫情冲击时起到了减震作用,但该国固有的结构性经济问题可导致其公共债务走上不可持续的发展轨道,并在金融部门和更广泛的经济领域构成严重风险。

  南非政府在新冠疫情中采取了果断的防疫抗疫行动,有助于抑制疫情对国家经济的直接影响。然而2020年3月全球市场抛售,加上南非评级下调,导致了广泛的资金外流、金融资产价格下跌和货币市场流动性暂时收紧。对此,南非金融部门及时采取了一些相应政策来提高监管灵活性并扶助受疫情影响的借贷人。因此,尽管南非国民经济在疫情中活动大幅收缩,但其银行贷款却保持了相对稳定,其私营非金融部门的偿债收入比亦保持了稳定。随着非居民投资者减持,国内主权债务的购买量增加,南非储备银行的政府债券购买计划开始发挥作用,帮助国家在疫情期间稳定了债券市场。然而,新冠疫情还是给国家宏观经济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2. 对南非金融体系结构的影响

  南非拥有成熟而庞大的金融部门,其资产占GDP的比率远高于大多数新兴经济体。疫情期间,银行业市场仍然保持了高度集中,2020年南非最大的几家银行持有该行业85%以上的存款。随着疫情的压力,越来越多的零售商开始为民众提供包括信贷产品在内的金融服务,并在降低银行费用、引入不同的分销模式(例如利用零售店)和为客户推出创新附加值服务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因为疫情中避免人际接触的需要,南非的金融数字化一直在飞速发展,越来越多的客户使用银行应用程序和网上银行平台进行交易,加快了企业和消费者交易速度。

  南非的信贷市场高度发达,近一半的南非人口需要信贷服务。除正规信贷产业外,非正规信贷市场亦普遍存在,为低收入社区提供日常金融便利。因此,在南非过度负债是一个普遍社会问题,超过50%的南非信贷活跃的消费者被标注为过度负债者。由于疫情导致南非人民的财务困境普遍加剧,促使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依赖信贷过活,因此南非拥有活跃信贷账户的个人数量在2020年达到了顶峰。

  3. 对系统性风险的影响

  虽然南非的金融体系在疫情期间保持弹性,重要银行资本充足,但银行盈利能力下降、小银行受到拨备成本增加和非利息收入减少的影响尤其严重。

  保险业的资本比率仍远高于监管最低标准。但在2021年7月夸祖鲁纳塔尔骚乱后至今,南非社会出现了动荡、犯罪率飙升,来自现有保单的大量未来不确定性、高退保率和大量股票敞口令人担忧。缓慢的业务增长速度正在影响保险公司的盈利能力,如果低利率存续,就会对整体保险行业产生额外压力。

  疫情期间主权金融部门间的相互影响日益加深,带来了愈发严重的金融风险。虽然银行业对主权债务的持有量与疫情前大致相当,但随着非居民投资者减持和高财政融资需求不足,南非的金融系统面临挑战;而一旦金融部门陷入困境,国家财政危机会立刻导致国家主权信用等级进一步下跌。

  疫情期间非金融企业和家庭也很脆弱。截至2020年第四季度,南非企业债务占GDP的40%(与中等水平的国家相当),受金融状况紧张和盈利能力疲弱的影响,杠杆率上升、风险相对较高的外币债务又引发了新一轮担忧。如果财政脆弱性继续增加,政府担保的好处可能会减少。从2020年开始,南非家庭财务面临严重压力,随着就业率到2022年达到过去十年的最低点,南非人均总可支配收入下降,银行零售投资组合的违约率已接近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

  在银行偿付能力方面,随着第五波疫情结束后的经济反弹,银行业在逐步恢复活力, 2021年风险加权资产有所减少、准备金成本下降、主权风险敞口的损失适度;但如果疫情反复,银行就可能会面临严重的资本侵蚀,资本化可能会下降250-340个基点,如此一来,到2020年底,南非银行五个最大的私营部门风险敞口的合并违约可能会侵蚀高达10%的银行资本;到2023年,总资本缺口将占GDP的0.6-0.8%。

  疫情也使流向南非的资本变得越来越不稳定,流入主权债券市场的资金更容易受到全球避险冲击的影响,而流入企业部门的资金则更容易受到国内增长冲击的影响。而非居民投资组合债务流动主要以本币计价,这使得它们对国内宏观疲软以及外部冲击度敏感高。

  二、加强中南金融合作 积极合理规避风险

  对与南非来说,在全球风险规避期间,居民流动,尤其是外国直接投资,可作为非居民外流的强大缓冲。所以,在后疫情时代,南非将非常渴求来自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那么在此时的中南合作中,中国方面应注意以下几个方面来加强合作并合理规避金融风险:

  1. 首先,南非政府将在几个方面优先采取干预政策对抗由疫情引发的金融挑战,包括:基础设施投资、以就业为导向的战略本地化、再工业化、扩大进出口、扶持能源和绿色经济、旅游业复苏、以及保证粮食安全。中国可抓住这个契机在此几方面利用政策优势、加大合作力度,顺势而为。

  2. 因疫情而飞速发展的金融数字化将给中南合作带来极大的便利。与南非探求合作的中国金融机构也应制定全方位数字化转型战略,推动金融科技深度应用,加快数字化转型。同时,进一步发挥金融科技的普惠服务价值,帮助中国私企投资在中南合作中发挥优势集群效应。

  3. 合理利用保险,引入基于风险的偿付能力评估和管理框架并建立集团范围的监管。

  4. 了解南非的金融法,改进企业和监管机构基于风险的评估和应用,加强市场准入控制。

  5. 中国应提供全系统监督和宏观审慎政策,支持中国投资者金融基础设施的现代化,以促进运营弹性和准入。使用实时更新的海外金融管理办法和金融安全法则,支持新的中国企业进入南非市场,围绕金融产业提供政策保护和数字监管,严防银行欺诈和金融数字体系漏洞。

  6. 加强对银行产业、大额风险敞口、与关联方交易以及问题资产的治理,扩大风险预估能力,关注南非信贷、流动性和其他重大风险,设置危机管理机制,为早期干预引入结构化框架,通过明确监管预期进一步管理与南非合作的行业行为。

 

  (作者系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南非分院中方执行主任)

  (以上发言内容来自“全球发展倡议”背景下中非经贸投融资合作研讨会,不代表本网观点。中国社会科学网 张赛/整理)

 

作者简介

姓名:刘钊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