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考试与中国社会”论坛在京举行
2022年06月26日 14: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班晓悦 字号
2022年06月26日 14: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班晓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班晓悦)6月是不折不扣的考试季,举国瞩目的高考刚告一段落,进入中下旬,全国各地的中考也陆续开考。中国是考试制度的发源地,从古代的科举考试,到如今的中高考,考试几乎变成了讨论中国教育问题绕不开的中枢性主题。为了思考今天的考试制度对中国未来的教育会有何种影响,研究中国古代考试与社会的结构性联系,6月12日,由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主办的“考试与中国社会”论坛在线举行。

  近代之前的科举社会

  近代以前,没有其他文明社会像中国一样,以考试的方式来挑选社会精英,并由此确立国家的政治文化理念。从周代的乡举里选制到汉代的察举制,从魏晋的九品中正制到隋唐的科举制,中国古代的人才选拔制度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在儒家“有教无类”“选贤与能”等思想的浸润中逐渐形成的。

  从隋大业三年(607)创立进士科到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废除,科举制度延续了1200多年,对中国社会的影响无处不在。浙江大学科举学与考试研究中心主任刘海峰表示,科举改变了社会结构,为社会下层的人提供了一条为数不多的跻身上层的途径。“榜上名扬,蓬门增色”,不仅是统治者对读书人的利诱和鞭策,也是科举时代社会阶层流动的真实写照。而在促进社会阶层流动的同时,科举还促进了相当范围的社会区域流动。每逢会试各地举子相聚京城,而高中后的进士又会前往全国各地履职,这有力地促进了各地人才的交流。

  考试取士制度的演进,需要较为安定的社会环境和一定的时间积累。隋代创立了科举制,却因国祚短暂而未能发展,至于唐代,科举对社会的影响才开始真正显现。“喧喧车马欲朝天,人探东堂榜已悬……十二街前楼阁上,卷帘谁不看神仙。”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陆扬谈到,唐代科举录取的人数是历代最少的,物以稀为贵,因此后世没有哪个朝代像唐代对科举及第那么神化,雁塔题名、杏园探花、曲江宴饮等社会新风尚都从侧面反映了唐代对科举的重视。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钱穆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中写道:“我们虽可一并称呼自唐以下之中国社会为‘科举社会’,但划分宋以下特称之为‘白衣举子之社会’,即‘进士社会’,则更为贴切。我们亦可称唐代社会为‘前期科举社会’,宋以后为‘后期科举社会’。”科举在宋代之于社会层面的影响持续扩大,且出现了很多新态势。据华中科技大学语言文化系副教授陈文龙介绍,一是确立乡试、省试、殿试三级考试制度;二是将考卷糊名、誊录,加大了录取公平性;三是考试内容从重诗赋到重经义策论的转变;四是科举与学校结合更紧密,逐步形成了“取士并由学校升贡”的局面;五是科举录取人数增多,且科举出身者在中高层官僚中占据绝对优势。

  19世纪末20世纪初,受到多次对外战争失败的影响,中国社会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越来越不适应社会发展的情况下,科举制也不得不进行变革。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陆胤表示,1902年之后的科举乡会试已不再采用八股文体,而是改考中外政治史论和具有现代性的考试题目。1904年清政府颁布的《奏定学堂章程》规定,大学堂毕业经考试成绩在中等以上者奖给进士科名,还首次引入了百分制,并将考试分为临时、学期、年终、毕业、升学五种。从某种意义上讲,1905年并不算废科举,而是“合科举于学校”,清末新的考试形式也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

  当今中国社会的考试

  科举时代已于1905年终结,但脱胎于其中的考试制度却绵延至今。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渠敬东认为,考试和其他教育制度一样,是现代意义上延续文明的一个要素。而当今中国教育意义上的考试,尤其是高考,仍被视作改变个人社会地位甚至家庭命运的重要途径。

  从1952年至今,我国高考已走过了70载春秋。70年来,高考出现过中断的情况,针对其存废也有过争议。在清华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应星看来,1977年恢复的高考制度,以教育为切入口奠定了一种社会新秩序,为1978年改革开放的实施提供了助力。刘海峰表示,高考是利弊并存的选拔性考试,总体看来对中国教育和社会的发展利大于弊,通过制度的不断改进,高考必将在选拔合适人才、保障教育公平、净化社会风气、维护社会稳定、促进社会流动等方面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长期以来,我国的考试制度都是以才智教育为主导的。复旦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研究员陆一表示,人的才智主要表现为高阶的认知能力,落实在对学科知识的融会贯通。考试对才智教育的助益不仅是个人化的,也是社会性的。参与大规模考试的过程是一种有益的社会规训,使人习得在规则范围内公平竞争的秩序意识,承认在才智水平上的客观差距,从而促进科学知识的普及。

  随着时代的发展,应试教育的弊端日益显现。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刘云杉提出,在寻找标准答案的套路化教学中,学习内容令人厌倦,考试压力令人焦虑。学习者重复已掌握的套路,是智力发展的停滞与心理依附的增强,学习动机已倾向于考试结果带来的外部奖励,学习内容的吸引力非常有限。清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赵晓力表示,应试教育导致很多学生在进入高校学习后,依然还在寻找标准答案,这种僵化的思维模式不利于高校培养创新型人才。在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李猛看来,目前高校普遍还是以考试成绩作为评估标准,而在激励学生成长方面存在缺位,未来高等教育应在这方面有所改良。

  为了改善应试教育带来的诸多问题,20世纪末,我国开始推行素质教育改革。素质教育对应的是一些诸如品德、审美等更内在、更具人文性且无法像才智那样被一定标准评估的部分。在陆一看来,素质教育与才智教育并不矛盾,只有“强才智-强素质”的目标才符合中国教育提质升级、科教兴国的愿景。人的全面素质有的可考评,有的不可考评,所以考试不可能承载所有责任。尽管素质教育已在我国推行了20多年,但一些措施仍不完善。为了建设与素质教育、考试制度兼容的发达教育体制,迫切需要学界对现代考试技术、教育评价方法、人才选拔制度进行与时俱进的研究。

作者简介

姓名:班晓悦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