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与时俱进发展新兴学科
2021年03月01日 08: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段丹洁 字号
2021年03月01日 08: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段丹洁

内容摘要:21世纪以来,随着科技进步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社会分工日益精细,社会需求日趋多元,对学科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传统学科为基础,积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加快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新兴学科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

关键词:

作者简介:

  21世纪以来,随着科技进步和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社会分工日益精细,社会需求日趋多元,对学科建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传统学科为基础,积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加快发展具有重要现实意义的新兴学科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

  学科发展面临新机遇

  重视新兴学科和交叉学科建设,有利于学科发展与经济社会发展同频共振。浙江大学世界文学跨学科研究中心主任聂珍钊表示,新兴学科一般指在不同学科,尤其是在自然科学与人文社会科学之间交叉融合而形成的新学科。相对于基础学科、传统学科而言,新兴学科是对现代高等教育体制中在不同学科基础上新组建的学科的总体描述,是一种学科门类的分类。一些新兴学科是在不同学科融合的基础上形成的,因此又称交叉学科或跨学科。

  我国内外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复杂的变化,这对我国社会科学的创新发展提出了全新的要求。上海社会科学院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惠志斌表示,纵观人类科学发展的历程,无论何种专业研究都不是单一学科视角能够完成的,各学科知识及研究方法本就具有共通性,如果能打破学科桎梏,做到各学科优势互补,便能以更全面的眼光看待事物,进行更为深入的理解分析。我国社会科学不仅需要在传统学科领域实现交叉融合,更要结合新一轮科技革命浪潮引发的经济、政治、社会问题展开系统性的科学研究,科学解决国家发展中的实际问题。

  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尹韵公表示,数字信息的发展对各个学科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和影响,学科如何定位、新兴学科如何发展,是摆在当前的一大课题。互联网引领了学科发展的新动向,改变了以往理论生态以及传播格局,对很多传统学科产生了颠覆性的影响,一些学科的核心概念发生了变化,这些都需要我们根据现实情况,紧跟时代步伐,抓紧重新定义和研究。

  北京外国语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孙磊表示,新兴学科的产生丰富了学科发展门类,为我国学科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很多新兴学科是由多门传统学科衍生而来的,它为破除学科壁垒、形成跨学科研究提供了可能。同时,新兴学科为我国的学术研究、学术发展提供了新的研究范式,成为我国学科发展新的增长点。

  跨学科发展成趋势

  任何学科、理论的产生必须具备一定的现实土壤。孙磊表示,新兴学科是社会存在的现实反映。可以说,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是新兴学科得以产生的现实基础;现代科学技术突飞猛进的发展为新兴学科或交叉学科的产生提供直接动力;学术环境的日益改善为新兴学科的产生提供必要条件;生动的社会实践则推动着新认识的产生,催生新的学科门类的出现。

  聂珍钊谈到,经济全球化和科技进步,使生态、伦理、科技、文化、经济等领域都遭遇到严峻挑战,而这些问题不可能单纯依靠科技发展来解决,也不可能纯粹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中解决。事实上,所有科技创造以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发展,从来都是在跨学科基础上实现的,自然科学或人文社会科学之间高度融合,为产生新的交叉学科创造了条件。

  西安交通大学新闻与新媒体学院教授陈积银举例说,人工智能、网络空间安全、大数据专业、物联网工程、机器人工程、电竞专业、网络与新媒体等新兴学科总体特点都与信息技术有关,是当前信息技术发展推动的结果,这些专业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是各国未来竞争的重要学科。

  “网络空间已经成为人类生产生活的全新场域,对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治理正在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惠志斌谈到,从社会科学切入网络空间的专业研究和人才培养,使滞后于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领域、聚焦于我国网络空间治理现实需要的跨学科交叉研究显得尤为迫切。首先,网络空间治理原则、导向、治理观念及价值判断都与政策结合紧密,并需要技术层面的知识来保障网络空间安全稳定运行;其次,信息化产业转型对传统经济发展模型提出了挑战,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已成为一大发展趋势。此外,网络空间安全治理必然要求有法可依,相关政策法规的制定亟待加强。网络空间治理研究要求打破单一学科的固化思维,以更广阔的视角进行分析解读,在多学科的开放融合之中不断进行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共同探索网络空间治理的未来。

  培养深厚理论素养

  2020年7月,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决定新增交叉学科作为新的学科门类。对此,聂珍钊表示,这将从学科设置和国家政策方面为跨学科发展提供新的强大动力。他谈到,在人文社科领域,我国许多高校都在加强跨学科建设,组建研究机构、成立学术组织、主办学术期刊等。在国家政策层面的支持下,跨学科研究已经逐渐在我国形成体系,成为推动我国高校“双一流”建设跨越式发展的新动力。

  谈及我国新兴学科面临的发展困境,尹韵公认为,由于数字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很多关于网络研究方面的论文成果在时代发展浪潮冲击下失去理论色彩。因此,我们在紧跟时代步伐做研究的同时,要更加注重培养深厚的理论素养,增强学术研究的厚重感,借助传统学科文史哲等研究经验方法,以深邃的眼光洞察学科内在规律和理论逻辑,力求多出学术精品和传世之作。

  孙磊提出,发展新兴学科要摒弃急功近利的心态,脚踏实地,赋予新兴学科以持久的生命力。传统学科是经过实践检验和历史洗礼的,又常与新兴学科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因此,要保持新兴学科与传统学科的交融互通,发挥交叉学科合力,促进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长远发展。

  陈积银表示,当前我国教育资源发展不平衡,高科技人才储备不足,研究成果转化率低,对社会应用的推动作用亟待加强。我们应加强与国际一流科研机构的合作,走产、学、研、用一体化的合作办学模式。充分利用网课、精品课程建设推动优质学习资源的共享,加大对新兴学科的资助;注重增强师生、研究人员的实践应用能力,加强人才培养力度。

    记者 段丹洁

 

作者简介

姓名:段丹洁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