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开展比较政党研究的必要性
2020年08月05日 08:2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建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从更广阔的历史视野来看,不仅现代西方民主的起源和运作离不开政党,广大后发国家的政治发展同样离不开政党。在政治现代化领域,没有一种角色比政党政治家更为重要。政党已经成为发展中社会现代化的工具。政党在所有当代社会的现代化竞争中如此重要,以至不同社会所走的现代化道路往往是由政党所决定的。

  政党政治学(Party Politics)是政治学的分支学科之一,主要以政党和政党制度(parties and party system)为研究对象。由于政党世界的复杂多样,学术界主要采用比较方法对政党进行研究,故此政党政治学通常也被称为比较政党研究。政党在现代国家治理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但比较政党研究在我国却处于相对边缘的地位。这种边缘性地位体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专门从事比较政党研究的政治学者相对较少;其次,比较政党研究在政治学的课程体系中相对边缘,在很多学校都是属于可有可无的“选修课”。造成上述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比较政党研究的重要性尚未得到学界的充分重视。

  政党的普遍性

  政党是人类在近代社会的一项伟大政治发明,这项发明在短短两三百年间就已传遍世界各个角落。过去那些号称享有统治权的军事征服者、宗教领袖、王室成员以及种种基于出身、财富或某种政治技能的寡头集团,通通让位于政党这一新兴的政治组织,政党及其领袖逐渐成为政治权力的实际掌握者。在当今世界的大部分国家和地区,政党都是政治舞台上的绝对主角,没有政党的国家和地区成了绝对少数。

  当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没有政党的国家和地区不到10%。这些无政党的国家大概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无政党的国家依然保持着传统君主政体,主要分布在中东的海湾地区,如沙特阿拉伯、科威特、阿曼、巴林等。这些国家的政治权力主要掌握在皇室家庭手中,权力的继承也主要局限在皇室家庭内部。第二类无政党的国家主要实行军人政体,这些国家的政权掌握在以军人为主的武装集团手中,政党没有存在的合法空间,即使存在也处于政治边缘,不掌握实际的政治权力。第三类无政党的国家是一些规模较小的岛国。环太平洋地区的帕劳、图瓦卢、瑙鲁、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基里巴斯等国家,由于国家规模较小(人口在1万人左右)以及独特的岛国文化,政治的运作并不依赖政党组织,而是依赖面对面的熟人社会,人们往往根据候选人的人缘或村内的宗族关系进行投票,现代政党所依赖的意识形态标签对他们而言是较为陌生的。

  除上述少数国家之外,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已经实现了政党政治,即政治权力主要由政党来掌握和行使,由此足以说明政党在现代世界存在的普遍性。

  政党的多样性

  政党具有普遍性,但并不意味着所有政党都具有相似的特征。在现实的政治世界中,政党是极为多样的,而极为多样的政党又构成了更为多样的政党制度。

  首先,政党形态是极为多样的,不仅有左翼政党、中间政党,还有右翼政党;不仅有地区性政党、全国性政党,还有国际性政党;不仅有干部型政党、大众型政党,还有全方位型政党、卡特尔型政党;不仅有亲体制型政党,还有反体制型政党。德国政治学家克劳斯·冯·贝姆(Klaus von Beyme)在对西欧政党进行归类的基础上,提出了政党家族(party families)的概念。政党家族基本上囊括了西欧国家中的主要政党类型,具体包括:(1)自由主义与激进政党;(2)保守主义政党;(3)社会主义与社会民主党;(4)基督教民主党;(5)共产党;(6)农业党;(7)地区性与族群型政党;(8)极右翼政党;(9)生态运动与绿党。仅在西欧地区就存在如此众多的政党类型,如果将目光投向整个世界,政党的类型更为多样。

  其次,正是由于存在如此众多的政党,这些政党在不同的政治游戏规则之下衍生出了多样化的互动关系,由此形成了不同的政党制度。比如常见的一党制、两党制与多党制的划分。更复杂一点的是意大利政治学家萨托利的经典划分。萨托利将世界范围内的政党制度划分为7个不同类型,即一党制、霸权党制、主导党制、两党制、有限多党制、极端多党制、粉碎型体制。需要强调的是,对于不同国家而言,不同政党制度的差异很多时候与经济发展水平并没有直接的相关性。比如,同样是西方发达国家,英国和美国是典型的两党制,而法国、德国和意大利却是多党制国家;而同样是“优势党制”的日本和印度,一个是发达的后工业化国家,一个却是总体较落后的发展中国家。

  政党的重要性

  政党不但具有普遍性和多样性,而且在现代政治体系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早在20世纪40年代,著名政治学家沙特施耐德(E. E. Schattschneider)就指出了政党的兴起对现代民主的重要作用。沙特施耐德以近代西方的政治发展历程为基础,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命题:“政党的兴起无疑是现代政府最重要的标识之一,政党创造了现代民主,简直难以想象现代民主在缺乏政党的情况下能够生存。”

  实际上,从更广阔的历史视野来看,不仅现代西方民主的起源和运作离不开政党,广大后发国家的政治发展同样离不开政党。戴维·E. 阿普特对此作了精准而深刻的说明:“在政治现代化领域,没有一种角色比政党政治家更为重要……(政党)以不同的形式出现(改良者、革命者、民族主义者),它已经成为发展中社会现代化的工具。政党在所有当代社会的现代化竞争中如此重要,以至不同社会所走的现代化道路往往是由政党所决定的。”

  为什么现代国家一定需要政党呢?要找到该问题的答案,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一个要实现政治现代化的国家不存在政党会怎样?著名政治学家亨廷顿在20世纪60年代就观察到规律:“政府对政党越怀有敌意,社会未来不稳定的可能性就越大。军事政变的发生在无政党国家内比在任何其他形式的政治制度中都要频繁得多。”因此,任何希望实现政治现代化的国家,实际上都不可能忽视有效的政党建设(party-building),因为这是不依赖人的意志而改变的政治规律。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党内法规实施效果评估与提升策略研究”(17CZZ006)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中南民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张建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