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春节历法与观象授时
2020年01月24日 11: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陆航 字号

内容摘要:中国传统节日凝结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情感,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和思想精华,是维系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的重要精神纽带。百节年为首。春节由上古时代岁首祈年祭祀演变而来,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它不仅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思想信仰、理想愿望、生活娱乐和文化心理,而且还是祈福攘灾、饮食和娱乐活动的狂欢式展示。除夕之夜,当我们全家守岁,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晚会,等待十二点钟报时的时候,您可知道,这是中国的北斗卫星定位系统授予的精确时间。那么,什么是时间?“北京时间”是如何产生的?“北京时间”如何发播?节日与历法究竟起源于何时?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网西安讯(记者 陆航)中国传统节日凝结着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情感,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和思想精华,是维系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和社会和谐的重要精神纽带。百节年为首。春节由上古时代岁首祈年祭祀演变而来,是中华民族最隆重的传统佳节;它不仅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思想信仰、理想愿望、生活娱乐和文化心理,而且还是祈福攘灾、饮食和娱乐活动的狂欢式展示。除夕之夜,当我们全家守岁,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春节晚会,等待十二点钟报时的时候,您可知道,这是中国的北斗卫星定位系统授予的精确时间。那么,什么是时间?“北京时间”是如何产生的?“北京时间”如何发播?节日与历法究竟起源于何时?

  古人观象授时

  “观象授时”语出《尚书·尧典》:“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华夏先民观天象的目的是“授时”,这与西方天文学有很大不同。时间是人类古代文明历史的主线。上下四方为宇,古往今来为宙;宇宙中一切物质的起源和消失,世界上一切事物的产生和终结,地球上一切生命的诞生和灭亡,所有的一切都和时间紧密联系在一起,而观象授时是人类祖先对时间感受和认识的重要手段。每一个时代的计时工具,都代表着这个时代最高的科技水平。神话研究学者、上海交通大学资深教授叶舒宪表示,“观象授时”就是观测日、月、星辰在天空中的位置变化来确定日、月、年。古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太阳出没、昼夜明暗交替的这种最为明显的天象变化,产生了对“日”的感性认识;从月亮由圆变缺,再由缺变圆,于是逐渐产生了“月”的概念。通过对“物候”和季节时令的观察逐渐产生了“年”的概念。这一切就构成了远古时代“观象授时”非常丰富的内容。在我国的神话传说中有许多关于羲和的传说。《尚书·尧典》载,羲和专管“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他是负责观象授时、确定时间的官员。这反映了当时观象授时在农业社会中的重要地位。

  “古人观测天象的目的在于确定时间,从而为农业生产提供服务”。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冯时认为,天文学的起源与文明的起源大致处于同一时期。《尚书·舜典》:“浚哲文明,温恭允塞。”,《易·乾·文言》:“见龙在田,天下文明。”。这些认识从根本上建立了天文与人文的固有联系。唐孔颖达对“文明”的解释是:“天下有文章而光明。”这里所说的“文章”意在强调文德的彰显,体现了中国先民对德行修养的普遍追求。事实上,文德的根源在于天文,这一思想在上古文献中已有清晰的表述。

  龙是上古时观象授时的重要星象。冯时认为,龙本源于中国传统二十八宿天学体系中由角、亢、氐、房、心、尾六宿星官所构成的形象,而“见龙在田”所描述的则是龙星伏没之后,位于龙角的角宿从东方地平线上重新升起的天象,民谚习称其为“龙抬头”,又称“农耕节”,原始历法以其为一年中新的农事周期开始的标志。

  “诚信观念源于古人对时间的认识,并成为传统道德的核心内涵,其后人们以文信修心,立身立命,从而建立起了最早的文明。”冯时表示,长期的观象实践使人们懂得,先民虽和时间从无约定,但其每每如期而至。如果龙抬头可以作为立春节气的标准天象,那么人们发现,这个标准天象和标准时间的对应关系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稳定不变的。具体地说,假如人们在某年的立春观测到见龙在田,那么百年甚至几百年后,仍然可以在同一时节观测到同一天象。假如先民通过立表测影决定时间,那么这种对应关系将更为固定和持久。一年中正午最短的表影当在夏至;人们发现,如果他们在某天正午测到了夏至,那么经过三百六十五天就一定还可以测得夏至,十年如此,百年不变,千年如一,从无爽差;于是人们通过这种对时间的长期观测逐渐形成了“信”的思想。先民以为“至信如时”(战国竹书《忠信之道》),“天则不言而信”(《礼记·乐记》),可见时间最能体现“信”的德行。

  中华文明是一种探求真理的文明,所谓的“格物致知”意味着先民的一切认知都来源于他们对客观世界的观察分析。冯时提出,中国先民在公元前5000年已学会了立表测影,并据此确定空间和时间,原始的历法已经产生;他们可以观测北斗和二十八宿星象,这意味着中国天文学的二十八宿体系及以五宫为框架的天文体系都已建立。他们对宇宙有着自己的想象,建立了天圆地方的原始宇宙学说。

  “天文学的起源与文明的起源大致处于同一时期。因此,追寻天文学的起源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把握文明诞生和发展的脉络。事实上,对于重建前文献时代的上古文明,天文考古学研究已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手段。”冯时表示,《论语·八佾》引孔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中国先民所定义的文明事实上是形上之观念,而并不限于形下之物质创造。就人而言,文明是以文信修心之道德观念,此足以使人区别于动物;就社会而言,文明则是规范人们行为的礼仪制度,此足可使人类社会区别于动物世界。这一对于自身文明的认知无疑来源于观象授时的天文实践,天文作为文明之源的事实表现得非常清楚。

  《周易》《尚书》《诗经》《春秋》《国语》《左传》《吕氏春秋》《礼记》《尔雅》《淮南子》等古籍中有大量详略不同的星宿记载和天象描述。《史记·天官书》《汉书·天文志》更是古天文学的专门之作。

 

作者简介

姓名:陆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