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 本网原创
传统的“悖论”及其克服
2019年11月15日 09: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凌皞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传统”大致上是指一个社群在一段历史时期内所稳定地持有的信念、观念与惯常的行为方式。大多数时候,“传统”的存续与变迁更多是社群内部成员自主活动或所谓“自生自发秩序”的结果。许多时候,国家面对这类传统的变迁并不需要采取特别的行动,只需袖手旁观即可,比如饮食口味。然而,如果传统与法律相关,问题就显得更为尖锐且难以回避了。

  许多传统道德观念会实实在在地影响当事人享有的权利、承担的义务,严重起来,甚至被课以刑责。比如,亲亲相隐是否应当成为刑事诉讼立法的指导性原则,从而给予被告近亲属以免于出庭作证的豁免资格?在大规模社会养老体系已经建立起来的情况下,法律是否应当设定子女赡养父母的义务?难道仅仅因为“亲亲相隐”和“孝道”是传统,国家就可以因此设定权利与义务?即便与道德无关的传统信念一旦和法律发生关联,尽管未必直接影响人们在法律上的权利义务,也会有重大的社会性影响。比如在药物的法律监管上,我们国家有两套标准,对于现代医学有一套基于证据的严格标准,但对于传统医学则完全是另一套标准——来自于“传统”的标准。药物标准双轨制的存在影响着数亿国民的身体健康。仅仅因为是“传统医学”,就可以有额外的特权或豁免?

  其实,“传统”并不具有许多人所理解的规范性魔力:我们是否持有被视为传统的信念、观念以及是否依照传统的方式去生活取决于这些信念、观念以及行为方式的“内容”本身,而非其作为传统被习用的“形式”。换言之,由于“孝道”是普遍有效的道德要求,子女才应当承担赡养义务,这与孝道是否是中华民族传统道德观无关;同样,因为中医药确实有效,国家才应当允许中药上市,这与中医药是否是传统治疗手段无关。继承传统时常见“去伪存真”或“取其精华,弃其糟粕”式的态度其实也隐含着这样一种看法。这意味着,传统本身是需要传统的继承人对其内容展开深思熟虑的审查,只有那些本身由于其内容而值得保留的传统,才值得当代人去保护和延续。

  但在情感上,我们似乎倾向于更加认同先辈传承下来的传统,在规范性的层面上也隐隐地感受到保护并传承自身所处传统的义务感或责任感。在心理学上,人们对传统的这种自然情感与人类族群的自我认同有着紧密的联系,在人类数百万年的社会合作演化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在规范性的层面上,我们依然需要进一步理解这种义务或责任的来源、性质与强度。大概可以从两个角度来理解我们对于传统的这一情感。

  传统本身具有历史、文化上的价值。这些价值或许可以相对独立于传统本身内容的价值,就如同文物本身的历史文化价值可以独立于附着其上的美学、技术成就价值。传统的继承者相比起传统外部的其他人更容易理解并且保全这些传统,而族群的天然认同感刚好也能为这样的义务提供足够的心理驱动力,因而我们对于我们的传统负有特别的责任。然而,对传统所具有的规范性魔力的这种理解仅仅是将传统作为博物馆的藏品来对待。如果说一种生活方式在现代的政治、经济与社会情境下本身已经失去真正的吸引力,那么保留这类传统的妥当方式应该是把它送到博物馆,而不是让它继续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更不应该以政治或法律的方式强制地推行它。

作者简介

姓名:王凌皞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