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13—14世纪纪行文学中的丝路书写
2019年05月06日 08: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邱江宁 字号
关键词:西域文学;蒙古人;马可·波罗

内容摘要:13—14世纪的中国,经过蒙古人将近百年的三次西征及南征之后,成为“六合同风,九州共贯”(许有壬《大一统志序》)的大一统王朝。一方面,元朝疆域横跨欧亚,欧亚大陆自东向西所并存的四个大文化圈(东亚以中国为中心的汉文化圈、中亚和西亚的伊斯兰文化圈、南亚的印度文化圈以及东地中海与欧洲的基督教文化圈)都与中国发生关联。”(许有壬《西域使者哈只哈心碑》)伴随蒙古人西征,西域人大规模东迁中国,这极大地推动了阿拉伯伊斯兰文化圈与中国的交流和融汇。从最早到达蒙古和林的意大利方济各会传教士柏朗嘉宾到孟特·戈维诺、鄂多立克、马黎诺里,再到商人马可·波罗等,传教士和商人接触蒙古人并到达中国的经历以及他们的叙述,使得欧洲人对“中国”的认知从传奇表述中逐步走向现实世界。

关键词:西域文学;蒙古人;马可·波罗

作者简介:

  13—14世纪的中国,经过蒙古人将近百年的三次西征及南征之后,成为 “六合同风,九州共贯”(许有壬《大一统志序》)的大一统王朝。借助海陆丝绸之路的大范围拓通,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对中国“莫不执玉贡琛,以修民职;梯山航海,以通互市”(汪大渊《岛夷志后序》),同时,丝绸之路沿线各国对中国的认知也进一步深入。这一时期的中外纪行文学中,就存在许多与丝绸之路拓通相关的作品,生动地反映了这一历史时期的风貌。

  促进中外互联互通

  13—14世纪是世界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一方面,蒙古人长年征战,“并西域,平西夏,灭女真,臣高丽,定南诏,遂下江南”(《元史·地理志一》),东、西方世界因此“无阃域藩篱之间”(虞集《可庭记》),障碍被极大程度打破;另一方面,蒙古人对驿站建设的重视程度前所未有:“凡站,陆则以马以牛,或以驴,或以车,而水则以舟”,而元代驿站所发挥的作用也视前代为盛:“于是四方往来之使……梯航毕达,海宇会同,元之天下,视前代所以为极盛也。”(《元史·兵志四》)

  马可·波罗在其行记中对元朝驿站之密集、便利、舒适给予了非常细致的描述:“其名曰站(Iamb),一如吾人所称供给马匹之驿传也。每驿有一大而富丽之邸,使臣居宿于此,其房舍满布极富丽之卧榻,上陈绸被,凡使臣需要之物皆备。设一国王莅此,将见居宿颇适。”(冯承钧译《马可波罗行纪》)驿站的便利让13—14世纪的中国与世界之间互联互通,那个时期的人们深切地感慨道:“洎于世祖皇帝,四海为家,声教渐被,无此疆彼界。朔南名利之相往来,适千里者如在户庭,之万里者如出邻家。”(王礼《义塚记》)多元的风物与文化“鴂舌螺发,剺面雕题,献獒效马,贡象进犀”,“络绎乎国门之道”,人们可以“不出户而八蛮九夷”。(黄文仲《大都赋》)

作者简介

姓名:邱江宁 工作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江南文化研究中心

课题: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项目“13—14世纪丝路纪行文学文献整理与研究”(17ZDA256)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