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自由精神与黑格尔的伦理教育
2018年09月25日 06: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马晨 字号
所属学科:哲学关键词:教育;爱国主义;市民;政治制度

内容摘要:在黑格尔看来,教育本质上是伦理教育。家庭教育以爱为核心黑格尔非常重视教育的作用,不仅一般性地论说了教育与伦理和自由的关系,而且还在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等具体的伦理形态中展开详细论述,给我们描绘了一幅非常具体的、具有可操作性的教育图景。因此,我们一方面需要了解每个具体伦理形态的教育要求,另一方面还要探究为何会出现这种教育要求,以及三种教育观是如何逻辑地相互过渡的。因此,在家庭中,子女主要接受父母的教育,这种教育是爱的教育。父母对子女进行教育,并非仅仅是父母本人对子女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伦理实体对于子女的教育。经历了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三个不同伦理形态的教育之后,人们最终能够在国家生活中实现自己的自由和幸福。

关键词:教育;爱国主义;市民;政治制度

作者简介:

  在黑格尔看来,教育本质上是伦理教育。首先,教育是一门塑造人的艺术。教育并不仅仅是教会他人一些实用性的技术,而是为了塑造人性。其次,教育的最高价值是实现人的解放。而人的解放其实就是自我解放,每个人只有通过聆受教育,使自己具有完整人格和独立的自由精神才能实现这一目标。

 

  人在本质上是自由的存在,而要想真正实现自由,只有通过教育这一途径。这一思想是启蒙运动以来德国思想界的共识,而揭示这一思想并首先进行阐释的哲学家则是康德。一方面,人作为自然的存在,必须服从自然的法则。另一方面,人作为实践的主体,又具有自由的特性。作为自然存在的人,无论是否意识到自然的法则,我们都要遵从自然的规律;而作为本质上拥有自由的人,我们只有意识到人是自由的存在,意识到自由的内容和价值,才能将自由发挥出来,成为真正自由的人。自由的这一从潜在到现实的实现过程,唯有通过教育才能完成。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康德说“人是唯一必须受教育的造物”“人唯有通过教育才能成为人”。

  教育学是伦理地造就人的艺术

  黑格尔继承了康德自由观的基本学说,承认人是自由的存在,并把自由这一观念贯穿到自己的哲学体系中去。黑格尔认为,康德的自由只是一种否定性的自由,只是一个纯粹理性的概念;同时,义务作为一个抽象的概念,在康德哲学中是没有内容的。康德的自由仅仅停留在自身之中,只是主观性的自我反思。它抽掉了一切现实生活中的权利和义务内容。黑格尔力图克服康德哲学中的主观性,认为自由只能在活生生的现实社会中才能得到实现和证明,教育也必须在现实生活中得到贯彻,而不是熟念一些做人的法则就可以成为一个具有法则的人。这一思想主要体现在黑格尔的“伦理”概念中。

  伦理作为对自然个人的扬弃,其重要途径就是教育。“教育学是伦理地造就人的艺术。它把人看作是自然的并为他显示自我再生的道路,把他的第一自然转变为第二自然,即精神的东西,于是这种精神的东西在他身上将变成习惯。”在黑格尔看来,教育本质上是伦理教育。首先,教育是一门塑造人的艺术。教育并不仅仅是教会他人一些实用性的技术,而是为了塑造人性。实用性的技术是一种生存的能力,它可以看作使人性完善的手段和工具,而不是人性本身。所谓教育就是要改变人的自然本性,使人从简单地自然欲望中提升为具有自由精神的存在者。其次,教育的最高价值是实现人的解放。而人的解放其实就是自我解放,每个人只有通过聆受教育,使自己具有完整人格和独立的自由精神才能实现这一目标。自我解放是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要求人不断领会自由精神,不断领悟主观意识和客观法则的相互一致。

  家庭教育以爱为核心

  黑格尔非常重视教育的作用,不仅一般性地论说了教育与伦理和自由的关系,而且还在家庭、市民社会和国家等具体的伦理形态中展开详细论述,给我们描绘了一幅非常具体的、具有可操作性的教育图景。在每一个伦理形态中,人们应该受到教育的内容是不同的,因此,我们一方面需要了解每个具体伦理形态的教育要求,另一方面还要探究为何会出现这种教育要求,以及三种教育观是如何逻辑地相互过渡的。

  黑格尔伦理体系第一个形态就是家庭,而家庭成员主要是由父母与子女构成。因此,在家庭中,子女主要接受父母的教育,这种教育是爱的教育。黑格尔在论述家庭形态时,开宗明义讲到,“家庭,作为精神的直接实体性,以它感觉到自身的统一性,即爱为其规定”。家庭是每个人出生伊始就开始面对的伦理共同体,它包含有精神的直接性,是以血缘为纽带形成的一个伦理实体。如同海德格尔曾说过人是被抛入世界中的思想一样,在黑格尔那里,人首先被抛入家庭之中,这是任何正常人都逃离不了的事情。

  家庭中以“爱为其规定”,这种爱是基于血缘的自然之爱。也就是说,家庭成员之间的爱并不是社会上的博爱或异性朋友间的友爱,家庭的爱没有别的原因,仅仅因为对方是自己的父母或子女而已。这种爱不需要理由,或者说家庭成员身份本身即是爱的理由。这就是家庭中直接的、自然的爱。这种爱是家庭存在的根基,一旦失去了爱这一原则,家庭就会解体。

  与此同时,家庭成员之间具有平等的人格,不应存在奴役与被奴役、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子女并非父母的私有财产。子女本身也应具有独立的自由人格,家庭之间的关系是平等人格之间的关系。父母对子女进行教育,并非仅仅是父母本人对子女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伦理实体对于子女的教育。这一观点揭示出,家庭中的爱更多地是一种具有客观规定性的伦理之爱,而不是一种把对方作为私有财产的溺爱。这种伦理之爱内在地要求父母对子女进行教育,将之培养为一个真正具有自由人格的人。这种进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是伦理实体的客观要求,是父母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从这一观点出发,现代社会法律大多规定子女享有受教育的权利,国家和社会也有责任帮助家庭完成对子女的家庭教育。

作者简介

姓名:马晨 工作单位: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