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纯粹法学的“纯粹”之惑
2018年07月10日 07: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艳风 字号
所属学科:法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汉斯·凯尔森(Hans Kelsen)是最富思想原创力的美籍奥地利法学家之一,法律实证主义的代表人物,纯粹法学派的创始人。纯粹法学着力于从人的知性中寻求法律的确定性,试图将价值判断、政治、正义等所谓“杂质”从法学中剔除出去,以确保法学的“纯粹”本色。那么,“纯粹法学”真的能实现其“纯粹”的理想吗?

  纯粹法学的理论来源

  纯粹法学是一个极端的实证主义法学流派,其理论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思想,二是奥斯丁的分析法学。

  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首先确认了人的认识的形式和范畴。在他看来,对自在之物的认识不是人的有限认识能力所能达到的,理论理性总是低于实践理性。康德哲学的认识论挣脱了形而上学和经验主义的怀疑论,将科学认识的确实性建立在纯粹理性的基础之上。纯粹理性教导人们,人类知识是以经验为基础的,而纯粹理性是独立于一切经验的理性。先天综合判断的来源既非感觉或经验,也无法通过超越经验的形而上学获得,只能是基于认识主体固有的先验逻辑范畴作出。在学者邓晓芒看来,康德的先验逻辑是一种与形式逻辑不同的特殊的逻辑,它不是一种单纯的正确思维的主观形式或技巧,而是我们的认识能力要获得有关经验对象的真理性的知识所必须遵守的法则。也就是说,康德的先验逻辑实则是一种不带有任何杂质的纯粹的认识论。

  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揭示出人类理性的固有矛盾,推翻了旧形而上学的统治,为思辨辩证法的产生提供了条件。借助于康德纯粹理性批判确立的先验逻辑范畴,凯尔森摆脱法律本体论和价值论取向的羁绊,得以在传统的法律实证主义与自然法学说的论争中另辟蹊径,为纯粹法学思想体系的构建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奥斯丁的分析法学亦对纯粹法学具有重要的方法论启示。分析法学是19世纪西方法学的一个重要流派,边沁是其倡导者,奥斯丁是其奠基者。休谟提出了区分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的命题。经由奥斯丁在法学语境中的发挥,形成了这样的认知:应该区分“实际存在的法”和“应当存在的法”。“在法理学的范围中剔除‘应当存在的法’,是法律实证主义的重要命题。”在法律分类中,奥斯丁反对用自然法概念作为划分的标准,也不同意资产阶级传统的划分标准。在他看来,法理学的研究内容是制定法(即实在法),即纯粹的严格意义上的法,一种由政治上的优势者为劣势者制定的法。奥斯丁在其重要代表作《法理学的范围》中开宗明义地指出,应将法理学从其他学科中分离出来,确立法学的纯粹的研究对象和范畴,使法学成为一门真正的科学。

  奥斯丁“阐明有关实际存在的由人制定的法(positive law)的科学的范围”的学术努力,激发了凯尔森的学术想象,深刻地影响和成就了纯粹法学“客观学术叙事”的品格。纯粹法学为保有法学研究的纯粹性,一以贯之地强调要将“正义”“政治”“道德”等“杂质”驱逐出法律的领地,带有十分明显的分析法学气味。用凯尔森自己的话来说,纯粹法学“在重要点上和奥斯丁的学说是一致的”,区别仅仅在于“纯粹法学比奥斯丁及其信徒更彻底地运用分析法学的方法”。

作者简介

姓名:陈艳风 工作单位:洛阳师范学院法学与社会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