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与世界哲学深入对话 ——访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
2018年06月14日 07: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莫斌 字号
所属学科:哲学关键词:西方哲学;中国哲学;赵敦华;哲学研究

内容摘要:其研究领域涉及西方哲学、基督教哲学、中西比较哲学,著有《卡尔·波普尔》《基督教哲学1500年》《西方哲学简史》《西方哲学的中国式解读》《人性和伦理的跨文化研究》《回到思想的本源:马克思哲学与中西哲学的对话》《圣经历史哲学》(上下册)等十余部著作。,并主编了《西方人学观念史》《西方古典哲学原著选辑中世纪哲学》(与傅乐安共同主编)等多部著作。科学与人文:科技时代的道德与心灵《中国社会科学报》:您10年前曾经提出一个观点,就是黑格尔之后的西方哲学正经历着自公元前5世纪自然哲学危机、罗马后期伦理哲学危机、16世纪经院哲学危机之后的第四次哲学危机,前三次哲学危机都迎来了哲学的进一步发展。

关键词:西方哲学;中国哲学;赵敦华;哲学研究

作者简介:

  赵敦华,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他是68级高中毕业生、下放知青、产业工人,77级大学生,1982—1988年国家教委公派出国研究生,1988年获比利时鲁汶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其研究领域涉及西方哲学、基督教哲学、中西比较哲学,著有《卡尔·波普尔》《基督教哲学1500年》《西方哲学简史》《西方哲学的中国式解读》《人性和伦理的跨文化研究》《回到思想的本源:马克思哲学与中西哲学的对话》《圣经历史哲学》(上下册)等十余部著作,并主编了《西方人学观念史》《西方古典哲学原著选辑 中世纪哲学》(与傅乐安共同主编)等多部著作。

 

  新时代哲学理论的创新,离不开哲学史的研究,更离不开理论自信、文化自信的提升。如何秉承人文关怀,关注当代中国现实,与世界哲学深入对话,构建和发展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是当代中国学人的使命。本报记者近日就哲学研究与学术人生,哲学史研究与哲学理论创新、世界哲学图景中的中国智慧与中国哲学、科技时代的道德与心灵等问题,专访了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赵敦华。

  哲学研究作为志业的学术人生

  《中国社会科学报》:能谈谈您当年为什么选择哲学研究作为志业吗?

  赵敦华:这事说起来就话长了。实际上我也没有刻意的选择。大概在1965年,我在中学图书馆借了一本《西方名著提要:哲学、社会科学部分》(汉默顿编,何宁译,中国青年出版社,1957年第一版)。这本书翻译得非常好,选的都是经典,提要也写得比较详细,我今天还记得第一篇是《苏格拉底的申辩》,然后是《理想国》和《会饮》,最后一篇就是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我当时看了以后就着迷了。当然,那个时候看得似懂非懂。1966年以后,除了《毛泽东选集》四卷,还可以看一些马列的著作。当时我家里还有一套中央编译局最早编的两卷本《马克思恩格斯文选》,1961年出版的,它有很详细的注释,讲到西方哪个人物、哪本著作和哪个典故时,都有一些解释。我当时从头到尾看,做了详细的笔记。这两套书对我影响很大,那个时候只有十七八岁,记忆力特别好,加上做了笔记,后来我上大学的时候,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这门课,坦白地说,我都没听课,但考分很高。高考的政治课,还有研究生考试的政治课,我的考分都比较高,这得益于青少年时期这段经历。后来到了国外,有机会大量接触西方哲学,但是少年时代的烙印还在。回国以后再看看马列著作,再和西方哲学结合起来。有些人很奇怪,说你是学西方哲学的,怎么对马恩著作那么熟悉。我心里想,你们都不知道马恩著作和《西方名著提要》是我的哲学启蒙书。

  《中国社会科学报》:20世纪80年代,您作为公派留学生到了比利时鲁汶大学,当时为什么您没有去英美或者德国和法国,而选择了比利时?

  赵敦华:这也不是我自己的选择。我考的是武汉大学由陈修斋、杨祖陶先生代招的公派出国研究生。我第一次到导师陈先生家的时候,他就告诉我:这个名额是他专门打报告向国家教委争取来的,理由是应该派研究生出去研究中世纪哲学。陈先生讲,古希腊哲学到近代哲学,还有德国古典哲学,我们都有一定的基础,也有一定的研究,北大洪谦先生主编的《西方哲学原著选辑》包括了这些部分的最基本的资料,但是中世纪哲学的选辑就一直没有编出来。国内资料缺乏,研究做得也不够。比利时鲁汶大学是研究中世纪哲学的一个中心,到时候你填志愿就填这所大学吧。

  然而,到了鲁汶大学发现情况不一样了,这里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国际中世纪研究中心,而是在哲学的各个领域、各个阶段都成为一个国际化教学与研究的重镇。我到那里以后,不能够直接攻读博士学位,而必须从本科、硕士开始补课,要补在国内没有学过的那些西方哲学课程。只有在硕士时成绩优异,才可以继续攻读博士,淘汰制度是很严的。前三年我实际上就是在补西方哲学各个阶段各个领域的课,到第四年才进入博士阶段。这时剩下的时间只有两年到三年了,当时国家教委给我们的留学时间就是五年,特殊情况再打报告,比如哲学特别难学可以延长到六年。即便这样,我也只有三年时间了。而且,如以中世纪哲学为博士论文内容,按规定必须要通过拉丁文和希腊文的等级考试,当时我学了个初步,觉得时间来不及了,就转到了分析哲学的方向。后来,鲁汶大学高等哲学研究所所长斯蒂尔在给我的《基督教哲学1500年》写序言的时候讲,他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我提出要学中世纪哲学,但是后来他遗憾地发现我改做了分析哲学,觉得中世纪哲学界少了一个人才。

  《中国社会科学报》:1988年,您学成回国进入北大哲学系任教,当时有没有想过其他的选择呢?

  赵敦华:讲老实话,国外我根本没有考虑。我觉得既然是公派的留学生,回国效劳理所当然。我是1988年7月初答辩的,1987年底的时候,我就开始联系国内的高校,只有北京大学我没有联系,但它却首先给我来了函。这个函是打字机打的发黄纸片,上面写着:“我们同意你来北京大学哲学系任讲师职务,分配一间住房。”我就向陈修斋先生咨询,陈先生以前也是北大的老师,他是1956年为了支持武汉大学重建哲学系,和杨祖陶老师一起去了武汉。他很了解北大哲学系的传统和现状,他说你到北大哲学系很好,那是一个能够出人才的地方。我听了陈先生的话,就去了北大。到了北大以后,得到了系里老师的关心,特别是老先生对我和他们的弟子是同等看待的,当我做出一些成绩以后,他们也像对待自己的弟子一样厚爱。这里特别要提到洪谦先生、黄楠森先生,两位先生是最早向教育部给我写推荐信的,让我拿到了教育部第一笔科研基金。北大百年校庆时出了一个回忆录集子《精神的魅力》,我写了一篇文章,叫《有容乃大》,这些事情都有记载。

作者简介

姓名:莫斌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