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奥地利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的得失
2017年03月30日 09: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孟飞 字号

内容摘要:奥托·鲍威尔和卡尔·伦纳是奥地利马克思主义在民族问题上的专家,他们对于奥地利本国民族问题的探讨文本堪称马克思主义民族学研究的典范,具有相当的开创意义和实践价值。奥地利民族问题的重要性对于奥地利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剧烈的社会革命的必要性,总体性的工业国有化,无产阶级专政等问题都无法与奥地利的民族问题相比,因为在多民族的哈布斯堡帝国,它是社会主义者优先考虑解决的棘手问题。理论建构的得与失面对奥匈帝国境内复杂的民族问题并维护党所领导的社会主义工人运动的统一,以伦纳和鲍威尔为首的奥地利马克思主义者,着手解决民族问题并提出了具有开创意义的民族思想:反对以属地原则划分民族的做法,提出了民族性格原则和民族自治原则来解决国内的民族问题。

关键词:民族问题;鲍威尔;奥地利;伦纳;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政治;工人运动;文化;民族性格

作者简介:

  奥托·鲍威尔和卡尔·伦纳是奥地利马克思主义在民族问题上的专家,他们对于奥地利本国民族问题的探讨文本堪称马克思主义民族学研究的典范,具有相当的开创意义和实践价值。

  奥地利民族问题的重要性

  对于奥地利马克思主义者来说,剧烈的社会革命的必要性,总体性的工业国有化,无产阶级专政等问题都无法与奥地利的民族问题相比,因为在多民族的哈布斯堡帝国,它是社会主义者优先考虑解决的棘手问题。

  奥地利民族问题由来已久,帝国主义战争之前,奥匈帝国对民族问题的讨论超过任何其他的国家,若忽略民族问题来谈论政治,一定是重大的理论疏漏。作为超民族的共同体,社会民主党面临的直接问题其实反映了困扰哈布斯堡帝国的主要政治问题——民族冲突。在工业化浪潮之下,传统社会为人们提供的保护渐渐失效,民族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成了心存不满的人们的庇护所,甚至是迁怒于他人的借口。社会民主党的超民族性植根于对工人阶级权利的捍卫,他们不遗余力地试图推翻哈布斯堡王朝的君主统治,比对马克思主义的天然敌人——资本主义的攻击更直接。在现实政治中,奥地利社会民主党的主要工作也放在了鲍威尔和伦纳倡导的多民族国家政治组织的部署上。

  文化民族主义

  与社会主义运动的对接

  伦纳和鲍威尔在民族问题上的见解,代表了奥地利马克思主义的主流。两人都深受一个愿望的影响,那就是尽可能不让奥地利分裂成为一些各自以民族团结为基础而完全独立的国家,都强调民族的文化方面和个人方面,而不强调政治或经济方面。但是,伦纳在这一点上比鲍威尔走得更远,他力图确定这样一种可能性:把社会的文化方面和政治经济方面明确地区分开来,旨在建立一种极端形式的文化民族主义,同时保留统一的经济结构和一个代表公民的共同因素且凌驾于一切之上的政治权威。

  在1899—1906年间,伦纳出版了一系列论述民族问题的著作,由此提出了一套完整的民族理论体系。伦纳赞成保留种族完整性,他试图建立一种多民族国家的样态,抵抗以往任何一种层级制的国家概念或者领地式的民族理论。他构想一种被称作“民族性格”的概念来超越领土的界限,这样即便在社会主义国家也可以极大地保全民族的完整性和独立性。伦纳推翻了“每个民族都该拥有自己国家”的公式,他认为,国家和民族是两个不同的类别,有着异质的功能。国家是一个纯粹的司法实体,统治一片独特的领土;民族是一个社会的文化,不要求领土履行其职能。在奥地利无产阶级政治生活中,民族问题不再是一个权力问题,而是文化问题。因此,伦纳不同意民族的“领土”原则,对于民族来说,它是一个精神和文化生活的共同体,而不是“地域”共同体。与国家通过外在的法律关系建立起来的关系不同,民族是一个内在的共同体,它体现在人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上。这种相互性是通过情感和意识表达出来的,与具体的领土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通过非“属地”原则的“个人原则”,延伸到了伦纳民族理论的关键词——民族自治。伦纳认为,应该让每一个人(包括那些少数族裔)无论在哈布斯堡帝国何处,具有法律上的双重平等地位(领土—政治、文化—语言)。伦纳计划的核心是“个人自治原则”,也就是无论居住的地理区域,文化自治都是个人的权利。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