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演化语言学研究折射人类社会变迁——访语言学家王士元
2014年12月01日 09:3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俐 张杰 字号

内容摘要:王士元,当代语言学家, 1966—1994年担任伯克利分校语言系教授,曾创立俄亥俄州立大学语言学系和东亚研究学系,并担任两系的首位系主任,创办学术刊物《中国语言学报》。但我想再次强调,广义的语言演化包含了涌现、变迁、习得三个尺度, 21世纪是信息科技的时代,不同语言间的频繁互动已是常态,语言接触如何导致语言变化、儿童如何在双语或多语的环境习得语言、人类如何因疾病或自然衰老而丧失语言能力,都是当今语言学应该关注的问题。王士元:中国的语言与中国人的起源、世界人类的语言和起源是分不开的,语言学研究一定要有跨学科的宏观视野,要结合人类学、心理学、认知神经科学、遗传学等领域。

关键词:王士元;语言学研究;演化语言学;中国社会科学报;语言演化;大脑;研究语言;教授;学科;传递

作者简介:

 

  王士元,当代语言学家,1966—1994年担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语言系教授,曾创立俄亥俄州立大学语言学系和东亚研究学系,并担任两系的首位系主任,创办学术刊物《中国语言学报》。1992年,国际中国语言学会创立时,当选为首任会长。

 

  透过语言看世界

  小时候我和奶奶生活在安徽,安徽话是我的第一种语言。抗日战争爆发后,日本占领了安徽,我逃到上海,和父母生活在上海法租界,学习了一些上海话,听到一些法语。之后我去美国,开始学习英语。后来在不同的时期或多或少地学过瑞典语、斯瓦希里语、德语等。

  还记得在哥伦比亚学院上夜课时有两堂课是语言学。老师马利奥·贝(Mario Pei)是美国语言学家,他总是西装笔挺,在座无虚席的课堂上用权威的声音告诉我们当时全世界共有多少语言,所有人都为他在语言上的博学所折服。后来我被密歇根大学语言学专业录取,觉得自己会在这个领域投注心力、稳步向前。

  语言学包罗万象,无论是在实验室操弄仪器、到医院探视失语症患者、跋山涉水寻访说奇怪语言的人……都令我着迷,特别是透过这些听起来如此迥异的语言能让我看到多彩纷呈的世界。

 

  近年来,语言学家们走出书斋,走向田野,与人类学家、遗传学家合作研究,借助先进的科学技术平台,将语言演化问题带入多学科研究视野,产生了一批有分量的学术成果。当代语言学家王士元就是这一领域的领跑者,年逾80的他始终紧跟语言学发展的最前沿,当前语言学的热点领域是什么,语言演化问题有哪些最新的研究成果?本报记者就以上问题采访了王士元。

  语言深植于人类文化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是语言学家,怎么看待您的研究对象?

  王士元:我在伯克利任教时读过费孝通先生的故事,他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去了广西大瑶山研究瑶族,后来我离开伯克利的时候,心想这是做田野调查的最佳时机,所以搬到香港没多久,就和南开大学石锋教授及几个研究生一起前往大瑶山,记录了很多瑶族的语料,一方面帮助解决语言的演化问题,知道什么是纵向传递,什么是横向传递。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留意到那些正在快速消失的语言。

  田野调查期间,当地人告诉我,铺一条柏油路,就会消失一种语言,因为村民一旦发现外面的发财之道,就不太愿意传承自己的文化遗产和语言,一旦失去了语言,就会失去一种文化,因为语言不是独立自主的体系,而是深植于文化,甚至是人类的文明和认知中。做学问就是要回答我们是谁,人类是什么。人之所以为人,最独一无二的就在于语言。如果只从一扇窗看语言,只会看到一部分,如果从另一扇窗看,又会看到其他部分,把不同的信息结合在一起,就能看得更全面、更清晰,更深入地了解语言是什么,从而更深入地理解人类的本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宇)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