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顾炎武“抱布为商贾”小考
2020年12月05日 09:10 来源:《史学史研究》2017年第3期 作者:张光华 字号
2020年12月05日 09:10
来源:《史学史研究》2017年第3期 作者:张光华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张光华,扬州大学社会发展学院教授,研究方向为中国史学史。江苏 扬州 225002

  顾炎武早年有过从商的经历,但对自己经营何物并无说明。学者多认为他最初贩卖布匹,后来改为经营药材。但判断顾氏贩卖布匹的依据,仅有顾氏友人万寿祺所言“顾子抱布为商贾”一语。笔者以为,“抱布”未必等同于“经营布匹”,其经营之物或当另有所属。以下对这一问题略作辨析,或为学界研究顾氏生平略有助益。

  关于自己的经商活动,顾炎武有两首诗曾经谈及。其一为《流转》(又作《翦发》),描述从商的原因:“畏途穷水陆,仇雠在门户。故乡不可宿,飘然去其宇”,“稍稍去鬓毛,改容作商贾”。①仇人相逼,家难频作,财产被夺,生活极度困窘,不得已乃从俗薙发,走上背井离乡的经商之路。其二为《旅中》,描述从商的艰辛:“釜遭行路夺,席与舍儿争。混迹同庸贩,甘心变姓名。寒依车下草,饥糁鬲中羹”②,安全、饮食、住宿等条件均极为恶劣。很显然,这两首诗可以明确顾氏的从商经历,但无从看出其经营内容。不过,顾氏友人万寿祺的《秋江别思图跋》似乎透露出些许信息:

  辛卯春始遇顾子于旧都。……是年秋,顾子抱布为商贾,由唐市至淮之浦西,过予草堂。予始虽心异顾子,至是乃详知顾子之为予友也。日:“子非宁人乎……今子操奇赢于市中,宰天下之平于此。始基之乎,抑将终身焉,与监门屠狗者为伍耶?子归唐市,念未转注时昔之名安在,则庶几舍商而求所为宁人者乎。”是日也,顾子欣然鼓枻渡江而去。③

  周可真据此说,这段材料,“证明了他曾来往于江淮之间,从事布匹贸易”。④其后学者们多持此论。许苏民说:“经夏复历秋,顾炎武又抱着从唐市贩来的布匹到淮上与万寿祺相见,更令万寿祺觉得十分蹊跷”。⑤陈友乔说:“北游之前,他因仇家逼迫,流转吴会时,就有过经商之举。……顾炎武在经商过程中曾经贩卖过布匹”。⑥陆月宏也说:“由万寿祺的话可以看出,当时炎武正贩布于大江南北运河沿线”。⑦如此等等。这一结论的得出,主要依据万氏“抱布为商贾”一语。那么“抱布”是否必然和“布匹贸易”联系在一起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社会的发展变化,汉语词汇的词义也常常发生变化。“抱布”一词即是如此,在原始意义之外,又发展出引申意义。

  “抱布”最早见于《诗经·卫风·氓》:“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此处“抱布”,代表着它的原始意义,但理解亦有分歧。对于其中“布”字,学界有两种解释。朱熹以布为币:“布,币。贸,买也。贸丝,盖初夏时也”⑧,意即“拿着钱来买丝”。马瑞辰解之为布匹:“布与丝对言,宜为布帛之布”⑨,意即“抱着布来换丝”。孰对孰错,姑且不论,我们只把两种说法放到顾炎武从商的场景中,看它是否合理。如果把“布”视为货币,则“抱布为商贾”可理解为“带着钱做生意”,显然不能得出顾氏经营布匹的结论。如果把布理解成布匹,则“抱布为商贾”可以理解为“抱着布贩卖”。但“抱”并不适于远距离运输。试看以下几例:

  金惟鳌:里妪抱布入市,易木棉以归,明旦复然。⑩

  张九钺:孝妇布,织何人。匹端赤晕疑湘筠。市人聚观匹淳具,柔如吉贝光如银。抱布小儿言呜咽,此是吾母之指血。(11)

  金秉祚:女红尽废,骎骎成风。欲如他处之抱布易粟,绝响无闻。夫民间财源所出,惟仗布粟,今淮民已缺其一。(12)

  佚名:宁波东乡韩岭寺前,某姓妇于日前抱布赴江东百丈街沿路求售。(13)

  以上各例,“抱布”之“布”均为布匹。从材料主体交易的场景推断,其活动均不可能有太大的空间范围。但从顾炎武从商后几年的行踪看,他所从事恰恰是长途贩运。(14)以其拜访万寿祺的行程为例,自常熟唐市至淮安清江浦,单程即达数百公里,“抱”无疑费力而低效。就常理而言,任何人都不可能选择这种近乎蠢笨的方式。因此,万寿祺“抱布为商贾”一语,不可能是在原始意义上使用“抱布”一词。

  原始意义之外,“抱布”还有引申意义。从氓“抱布贸丝”的意图出发,“抱布”被引申为“自媒”,也就是不待媒妁自择配偶。如:

  焦赣:氓伯以婚,抱布自媒,弃礼急情,卒罹悔忧。(15)

  洪楩:今羞无语自沉吟,咫尺相思万里心。抱布贸丝君亦误,知音尽付七弦琴。(16)

  这层引申意义,和顾氏从商的场景不合,姑置不论。从氓“抱布贸丝”的事实出发,“抱布”又被引申为经商或交易:

  桓宽:古者市朝而无刀币,各以其所有易无,抱布贸丝而已。(17)

  沈约:源父子因共详议,判为婚姻。璋之下钱五万,以为聘礼。源先丧妇,又以所聘余值纳妾……以彼行媒,同之抱布。(18)

  桂阳太守周憬功勋铭:商旅所臻,自曝亭至于曲江,壹由此水源也。……由是小溪乃平直,大道允通利,抱布贸丝,交易而至,升涉周旋,功万于前。(19)

  王绍兰:逐末者流,水则资舟。揾椟待盈,儋何永逸。五都致货,容刀可通。三倍化居,抱布径渡。转输既便,欢声载腾。其利二也。(20)

  王韬:百工技艺,亦俱开市交易。乡人之抱布贸丝者,络绎而来,货毕则市酒肉而返。(21)

  张治中:学校和他的关系原只是以时计薪,论值而来;他与学生的关系,自然也只是抱布买丝,交易而退。(22)

  类似的例证还有很多,均以“抱布”作为经商或交易的代称。从前文所引万寿祺《秋江别思图跋》的语境看,其用意亦不在说明顾氏经营何种商品,只是对其从商表示质疑。故而万寿祺很有可能是在引申意义上使用“抱布”一词,其意与“为商贾”相同。而这种“同义复用”的表述方式,其实也是古汉语中一种常见的修辞手法。

  如果大体可以推定“抱布”仅是从商的代称,那么顾炎武最初经营的到底是什么商品呢?周可真曾对顾氏1653年以后的经营内容有过一段精彩考证:1653年春,过访药商邬继思,当年又与从医于吴的江湖郎中郝太极有所过从。1654年秋冬之间,去无锡拜访中医学者钱肃润。从顾氏留下的诗文看,“完全不像是顾炎武因病求医的样子”;“把这三件事联系起来看,顾炎武自经商以来,屡访药商,并与江湖郎中和地方中医学者建立联系,这恐怕只能理解为他是在从事着药品交易”。(23)无独有偶,1651年秋顾氏拜访的万寿祺,恰巧也是出身于医学世家。其《自志》说:“字介若,一字内景,世所称年少者也。江西南昌县人,曾祖以医自湖广游徐州,遂家焉”(24)。顾炎武于1651年春于南京初识万寿祺,对其医学家世当有大致的了解。再次拜访,除共叙国破家亡的感伤外,或许也是出于生意上的需要。时值家难之后,顾炎武“一家三十余口,风飞雹散,孑然一身,无所容趾”,“四壁并非己有,一簪不得随身,绝粒三春,寄飡他氏”(25),生活困窘已到极点。来到有医学渊源的万寿祺家里,顺便询问某些医药上的问题,以为生意之一助,亦非必不可能。再者,顾炎武从商的时期,正在明末社会动荡和清初满洲贵族的征服战争之后,江南纺织业已经受到极大摧残。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常熟、昆山、苏州等地的军事行动,造成劳动力短缺、耕地荒废,手工工厂亦难幸免。在这样的环境下,百姓自顾不暇,很难再有多余的布匹销往市场。货源不足,则价格必高,获利亦难,“有胆识、有谋略、有心计”(26)的顾炎武应该可以看到这一点。相对来说,很多中药材采自山野,易于获得,且战乱期间需求量较大,正为赚钱谋生的好门路。

  综上所述,仅“抱布为商贾”一语,并不足以得出顾炎武经营布匹的结论。学者解“抱布”为“贩卖布匹”,乃是忽略这一词语的引申意义所致。结合万寿祺的医学家世、顾氏1653年后经营药材的经历和当时纺织业凋敝的社会现实来看,他应该自经商之初起,一直都在从事中药材贸易。

  注释:

  ①顾炎武:《亭林诗集》卷2,《流转》,《亭林先生遗书汇辑》第4册,凤凰出版社2011年版。

  ②顾炎武:《亭林诗集》卷2,《旅中》,《亭林先生遗书汇辑》第4册。

  ③万寿祺:《秋江别思图跋》,《隰西草堂集拾遗》,《续修四库全书》第1394册。

  ④周可真:《顾炎武哲学思想研究》,当代中国出版社1999年版,第192页。

  ⑤许苏民:《顾炎武评传》,南京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109页。

  ⑥陈友乔:《顾炎武北游期间的经济活动》,《兰州学刊》2009年第4期。

  ⑦陆月宏:《顾炎武》,江苏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第98页。

  ⑧朱熹:《诗集传》卷3,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第37页。

  ⑨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中华书局1989年版,第211页。

  ⑩金惟鳌著,姜汉椿、朱幼文校点:《盘龙镇志·风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5年版。

  (11)张九钺著,雷磊校点:《孝妇布》,《陶园诗文集》,岳麓书社2013年版,第563页。

  (12)金秉祚:《教民纺织义》,湖北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湖北文徽》卷7,湖北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537页。

  (13)佚名:《拐奸村妇》,《申报》,1881年6月11日,第2版。

  (14)从1650年“改容为商贾”起,顾炎武的行程路线大致为:从京口至南京,从南京往嘉兴。1651年复至南京,转道常熟唐市,又从唐市前往淮安。1652年,至苏州,归唐市,复至淮安,经扬州,再到太湖洞庭山。

  (15)焦赣著,芮执俭注译:《〈易林〉注译》,《蒙之第四》,敦煌文艺出版社2001年版,第58页。

  (16)洪楩:《清平山堂话本》卷1,《风月瑞仙亭》,江苏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第50页。

  (17)桓宽:《盐铁论》卷1,《错币第四》,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第10页。

  (18)沈约:《奏弹王源》,萧统编:《昭明文选》卷40,华夏出版社2000年版,第1591页。

  (19)洪适:《隶释》卷4,《桂阳太守周憬功勋铭》,中华书局1985年版。

  (20)王绍兰:《重浚泉州府城八卦沟记》,见程国政、路秉杰编《中国古代建筑文献集要》(清代下册),同济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39页。

  (21)王韬:《瀛壖杂志》,见沈云龙主编《近代中国史料丛刊》第39辑,文海出版社1974年版,第29页。

  (22)张治中:《张治中回忆录》,华文出版社2014年版,第168页。

  (23)周可真:《顾炎武哲学思想研究》,第193页。

  (24)万寿祺:《隰西草堂文集》卷3,《自志》,《续修四库全书》1394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第230页。

  (25)顾炎武:《蒋山佣残稿》卷1,《答再从兄书》,《清代诗文集汇编43》,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第118-119页。

  (26)赵俪生:《顾炎武新传》,《赵俪生史学论著自选集》,山东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245页。

作者简介

姓名:张光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子轩)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