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龙山时代的文化巨变和传说时代的部族战争
2020年07月12日 08:58 来源:《社会科学》2020年第1期 作者:韩建业 字号

内容摘要:公元前2千纪之末的龙山时代前后期之交,曾经发生过两次大规模的文化巨变,也就是王湾三期文化对石家河文化、老虎山文化对陶寺文化的大规模代替,应该分别和传说中的禹征三苗、稷放丹朱事件相对应。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公元前2千纪之末的龙山时代前后期之交,曾经发生过两次大规模的文化巨变,也就是王湾三期文化对石家河文化、老虎山文化对陶寺文化的大规模代替,应该分别和传说中的禹征三苗、稷放丹朱事件相对应。据此就有可能切实建立龙山时代考古学文化和尧舜禹时期一些部族的对应关系框架,走出夏代之前古史探索的关键一步,还可以为夏文化的上限提供坚实的考古学证据。

  关键词:龙山时代 传说时代 文化变迁 部族战争 禹征三苗 稷放丹朱

  

  公元前2千纪之末的龙山时代前后期之交,曾经发生过两次大规模的文化巨变,当与部族之间的战争事件相关。据此或可切实建立部分考古学文化和部族之间的对应关系,走出夏代之前古史探索的关键一步。

  一、引言

  《史记》开篇便是《五帝本纪》,此后为《夏本纪》《殷本纪》。司马迁虽曾慨叹五帝之久远,但仍认为其基本可信[1]。后人也大体是同样的认识。但至20世纪早期以顾颉刚为代表的《古史辨》派兴起,基本否定了五帝时代的历史真实性,甚至连夏禹也成了神话人物[2]。虽然由于甲骨文和殷墟遗址的发现,晚商进入可信的“历史”时期,但文字材料缺乏的五帝时代,仍属“传说时代”[3]或者所谓“原史”时期[4]的范畴,甚至早商和夏代也不例外。主要基于传世文献本身的研究,只能提出若干有待验证的假说[5]。结合甲骨文、金文、简帛等出土文献的研究,只能说明晚商、西周至春秋战国时期存在关于五帝的记载[6],却无法提供五帝时代真实存在的直接证据。其实在《古史辨》第一册中,李玄伯就明确指出:“要想解决古史,唯一的方法就是考古学”[7]。顾颉刚也认为,地下出土的古物所透露出的古代文化的真相,可以用来建设新古史,也可以破坏旧古史[8]。

  按理说,如果传说时代的那些部族集团真实存在过,那就肯定会留下他们的物质遗存,考古学的确就应该是解决传说时代古史的最根本的手段。考古资料长埋于地,没有人为窜改增删的可能,其客观真实性毋庸置疑,应当是传说史料的最可靠的参照系[9]。经过近一个世纪的艰苦的考古工作,这个参照系的内在逻辑秩序和主要内容已经逐渐被破解释读,以陶器为中心的中国史前和原史考古学文化谱系已经基本建立,古史和考古对证研究的条件已经基本成熟。回顾早商和夏文化的探索历程,以邹衡为代表的学者所使用的方法,主要是由已知推未知的方法,由已知的晚商文化,上推至早商文化、夏文化和先商文化,强调都城定性的重要性,并且注重考古学文化的空间格局和古史体系的整体比对,取得了卓越成绩[10]。五帝时代考古探索的思路也基本是这样。这些讨论的前提,就是考古学文化一定程度上能够与特定族属对应[11],或者与以某主体族为核心建立的部族集团或早期国家对应。从甲骨文和传世文献记载中晚商王朝的王畿、四土、边疆方国,与殷墟文化中心区、亚文化区和影响区范围的基本对应[12],从西周封建在考古学上的清楚体现[13],可知这一前提基本成立。但问题是,在传说时代,特定族属的时空范围难以确切界定,又如何与特定的考古学文化对应?何况考古学文化本身也有多种划分方案。在这种情况下,自然就容易导致歧见纷呈[14]。

  有一种方法有可能一定程度上破解这个难题,这就是考古学文化巨变和部族战争对证研究的方法。激烈的部族之间的战争,有可能会造成文化格局和文化面貌上的巨变现象,这是特别容易引起注意和易于辨别的。“以考古学文化上的重大变迁来证实传说中的重要战争或迁徙事件,由此确立若干基点,并进而探索其它细节,就有可能大致把握五帝时代中国古史的基本脉络。”[15]本文拟对龙山时代的两次文化巨变和尧舜禹时期两次大规模部族战争的关系进行对证分析,在此基础上对其他相关问题进行讨论。

  二、王湾三期文化的南进与禹征三苗

  公元前3千纪后半叶和前2千纪初的龙山时代,豫中地区的王湾三期文化由小变大,由弱变强,终于南下豫南和长江中游,造成强大的石家河文化的覆灭,或许与传说中的“禹征三苗”事件相关[16]。

  (一)王湾三期文化的发展和分布范围的剧扩

  王湾三期文化主要分布在河南中西部地区,绝对年代约在公元前2400~前1750年[17];可以分为前后两大期,对应龙山前期和后期,大约以公元前2100年为界[18]。前后期之间,在文化范围和对外关系方面,发生了重大变化。

  王湾三期文化前期主要局限在豫中地区,代表性文化遗存见于郾城郝家台[19]、上蔡十里铺[20]、郑州站马屯[21]、汝州北刘[22]等遗址,在郝家台遗址还发现3万多平方米的夯土城垣[23]。此时,在郑州—汝州以北的豫西北,依然是庙底沟二期类型末段的地盘;在许昌—漯河以东的豫东皖北,分布着造律台文化前期遗存[24];在西平—上蔡以南的豫南、江汉地区,则为强大的石家河文化。王湾三期文化前期的分布范围大约不过2万平方公里,大约和现在河南省一个地市级行政单位的面积相当。最早的王湾三期文化,当以仰韶文化谷水河类型为基础,直领瓮、深腹罐、盆形擂钵、平底碗、乳足或高足罐形鼎等陶器都主要继承谷水河类型而来,但新出的鬶、鸟首形足鼎、折盘豆、圈足盘、觚形杯、折腹壶等则属于海岱龙山文化因素,漏斗形擂钵、宽扁式足鼎、红陶斜腹杯属于江汉石家河文化因素,显见龙山文化和石家河文化的影响是王湾三期文化形成的重要原因,也显示其与龙山文化、造律台文化和石家河文化等有着密切交流[25]。

  王湾三期文化后期已经扩展至除豫东以外的河南省大部地区,还延伸到豫西、晋西南、鄂北、鄂西地区。甚至江汉平原的所谓后石家河文化[26]或肖家屋脊文化[27],由于和王湾三期文化很接近,也可视为其地方变体。这样算来,包括肖家屋脊文化在内的广义王湾三期文化后期的分布范围,就有大约20多万平方公里,十倍于前期,大于现在河南或者湖北一省的面积。王湾三期文化后期主要就是前期基础上的发展,其典型器类几乎均为承继前期而来,只是在器形、纹饰方面发生了一些变化[28],还形成了较为明显的地方性差异,可以划分为嵩山以南汝颍区的煤山类型,嵩山以北郑洛区的王湾类型,豫西晋西南黄河沿岸的三里桥类型,豫东南的杨庄类型,豫西南鄂西北地区的下王岗类型,鄂西峡江地区的石板巷子类型等[29]。

  各地方类型当中,以居于核心位置的煤山类型实力最强,并且拥有该文化当中面积最大、级别最高的登封王城岗古城[30]和禹州瓦店聚落[31]。其中王城岗古城有夯筑的两座小城和一座大城组成,大城面积达35万平方米,内有人牲、兽牲奠基坑,发现铸造的青铜容器残片[32];瓦店聚落面积40万平方米,出土大量精美的黑陶高柄杯,以及精美的璧、钺、鸟等玉器。两个聚落都显然存在手工业分工和社会分化,与周围其他中小型聚落形成明显差别,当时应该已进入初期文明阶段。王湾三期文化较大墓葬有二层台、木棺和个别精美玉钺,随葬品却很少,体现出“重贵轻富”的丧葬传统,而且宗教色彩比较淡薄,总体朴实中庸,这种文明演进的模式,我们曾称之为“中原模式”[33]。需要指出的是,龙山后期豫南鄂北、鄂西和江汉等地的文化,主要与王湾三期文化的煤山类型面貌更接近[34],或可视为煤山类型南向影响的结果。

  (二)石家河文化的兴盛和覆灭

  石家河文化主要分布在长江中游地区,绝对年代约在公元前2500~前2100年[35],对应龙山前期。兴盛的时候,北括豫南,东近鄱阳,南逾洞庭,西抵三峡,面积约20万平方公里,大体与王湾三期文化晚期范围相当。

  石家河文化是屈家岭文化的继承者,分布范围也彼此近同,其宽扁式足折腹鼎、凿形足鼎、高领罐、腰鼓形罐、大孔甑、圈足碗、圈足盘、长颈壶、红陶斜腹杯、高柄杯、彩陶纺轮等绝大多数器类,均为屈家岭文化同类器的继承和发展,只是不如屈家岭文化陶器轻薄精美,渐显老气横秋之象。也有一些来自周围地区的新因素,比如,鬶和刻符陶尊,当来自皖北的大汶口文化尉迟寺类型[36];豫西南、鄂西北的少量釜形斝,当来自晋西南豫西的庙底沟二期类型末期[37]。此外,新出大量地方特色浓厚的捏塑红陶小动物和小人,动物陶塑种类有各种家畜、野兽、鸟禽、龟鳖、鱼等,小人陶塑有的抱鱼抱狗或背物,姿态活泼。

  石家河文化的近20处城址,包括湖北天门石家河与龙嘴城、公安陶家湖与鸡鸣城、孝感叶家庙、沙洋城河、荆门马家垸、江陵阴湘城、应城门板湾、石首走马岭以及湖南澧县鸡叫城和城头山等,基本都是屈家岭文化时期始建。对大洪山南麓以石家河为中心的区域进行系统调查的结果,发现在约150平方公里的区域内集中分布63处石家河文化遗址[38]。其中最大的石家河城面积达120万平方米,加上城外环壕及人工堆筑的土岗则有200万平方米以上,城内有宫殿区、墓葬区、祭祀区等不同功能规划[39],还可能有过铜器冶铸手工业,地位很是特殊;周围城址大则60多万平方米,小则几万平方米,加上一般聚落,组成多个层次的聚落体系[40],社会发展阶段当与王湾三文化近似。石家河城内外的印信台、邓家湾、肖家屋脊等处[41],发现多处套尊、倒立尊、扣碗等构成的祭祀遗迹,三房湾所出红陶杯、红陶塑则数以万计,宗教色彩十分浓厚。其较大墓葬墓室并不讲究,缺乏珍贵随葬品,却整齐摆放大量具有储藏功能的实用高领罐,其财富储藏或者“炫富”色彩浓厚,体现出“重富轻贵”的丧葬传统。总体呈现的文明演进模式,可称“东方模式”之“江汉亚模式”[42]。

  约公元前2100年进入龙山后期,由于王湾三期文化向南强烈扩张和影响,豫东南、豫西南、鄂西、鄂北等地都已经被王湾三期文化所占据,就连江汉平原及附近地区文化面貌也与王湾三期文化接近[43],有人称之为后石家河文化或肖家屋脊文化。此时石家河文化的典型器物大多消失,占据主体的矮领瓮、细高柄豆、侧装足鼎等与王湾三期文化煤山类型同类器接近,鬶、盉属于龙山文化或造律台文化因素。值得注意的是肖家屋脊文化玉器较为发达,技艺精湛,有蝉、人首、虎首、飞鹰、盘龙、鹿或羊首、笄、柄形饰、璜、管等种类[44],但其来源当在龙山文化或王湾三期文化[45]。此外,从屈家岭文化到石家河文化延续近千年的各个古城,也基本都被毁弃;大洪山南麓遗址由石家河文化时期的63处锐减到14处[46]。曾经盛极一时的套缸祭祀设施、数以万计的红陶杯和红陶塑,也基本消失。

  (三)禹征三苗与早期夏文化

  如上所述,在公元前2100年前后,王湾三期文化和石家河文化之间发生了戏剧性的巨大变化[47],王湾三期文化在短时间内大规模南下,造成方圆千里的石家河文化的覆亡,城垣被毁,特殊的宗教祭祀物品基本不见。这样的剧烈变化,绝不可能是一般性的文化交流、贸易等可以解释,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中原和江汉之间大规模的激烈战争所致,可能正好对应先秦文献所载的“禹征三苗”事件[48]。

  “禹征三苗”事件以《墨子·非攻(下)》的记载最为详尽:“昔者三苗大乱,天命殛之。日妖宵出,雨血三朝,龙生于庙,犬哭乎市,夏冰,地坼及泉,五谷变化,民乃大振。高阳乃命玄宫,禹亲把天之瑞令,以征有苗。四电诱祗,有神人面鸟身,若瑾以侍。搤矢有苗之祥,苗师大乱,后乃遂几。禹既已克有三苗,焉磨为山川,别物上下,卿制大极,而神民不违,天下乃静。则此禹之所以征有苗也”。似乎是禹乘三苗发生天灾内乱之际突然入侵,导致三苗惨败。其他先秦文献也有类似记载。如古本《竹书记年》:“三苗将亡,天雨血,夏有冰,地坼及泉,青龙生于庙,日夜出,昼日不出。”[49]

  禹的真实性曾被《古史辨》派怀疑。近年发现的出土文献材料,证明至少在西周中晚期以来,禹治水平土甚至画九州的功绩仍被周人记述赞颂[50]。徐旭生认为包括禹在内的夏人主要的活动区域是晋南和豫中西地区[51]。而三苗的居地,则主要在江汉地区。根据《战国策·魏策》的记载:“昔者,三苗之居,左彭蠡之波,右有洞庭之水,文山在其南,而衡山在其北。恃此险也,为政不善,而禹放逐之。”据考证,这个范围大约是鄱阳湖以西,洞庭湖以东,桐柏山以南,正是以江汉平原为核心的湖北大部地区[52]。这样看来,禹征三苗事件,就应当发生在晋南—豫中西和江汉之间。文献所载商以前中原和江汉之间最重要的战争事件就是禹征三苗[53],晚商以前中原和江汉之间最巨大剧烈的文化变迁,就是王湾三期文化对石家河文化的代替,二者之对应若合符节。

  前人有以二里头文化向江汉地区的渗透来解释禹征三苗者[54],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因为龙山后期江汉地区就已经相对没落并“中原化”了。

  诚如上述,王湾三期文化对石家河文化的大范围代替对应禹征三苗,则禹与龙山前后期之交的王湾三期文化、三苗与石家河文化就应分别存在对应关系。传说中禹为夏后氏首领,为夏王朝的实际创建者[55],则龙山后期之初的王湾三期文化,就应当是最初的夏文化,王湾三期文化前期可能就是包括鲧在内的先夏文化[56]。王湾三期文化后期范围广大,不同区域存在较为明显的文化差异,可以分为若干地方类型,应该是夏代早期以夏人为主体的部族集团所遗留下来的文化遗存的共同体[57];其中豫中地区的煤山类型是南下侵凌石家河文化的主体,或许就是早期夏文化的核心,亦即夏族的文化[58],王城岗古城就可能确属“禹都阳城”[59]。因此,夏文化上限当开始于王湾三期文化后期之初,而非二里头文化[60]。这为从考古学上确定夏文化上限提供了坚实依据。

  石家河文化作为三苗文化,范围也非常广大,相当于现在一省大小,远大于《战国策·魏策》所述范围,内部也有不少区域性差异,也应为具有大同小异文化习俗的部族集团的文化。值得注意的是,文献说三苗“后乃遂几”,考古上石家河文化消亡,可见禹征三苗的确惨烈。但江汉地区之后出现的肖家屋脊文化毕竟有一定特色,还保留了少量石家河文化传统,推测仍有不少土著留在当地。可见中原对江汉文化的强烈影响,并非人群的全面替换,很可能江汉腹地绝大多数仍为当地人群;也并非说江汉文化此后就乏善可陈,肖家屋脊文化精美玉器的发现,就是其仍有相当实力和活力的体现,但这些玉器在江汉毫无渊源,总体属于海岱—中原传统[61],从这个意义上,江汉文化传统究竟是衰微了!

  公元前2100年左右,正值气候干冷期,迫于生计的北方人群、中原人群渐次南下,寻求更适合的生存环境,当属禹征三苗的根本动因。中原和江汉存在稍有不同的文明演进模式,即中原模式和东方模式中的江汉亚模式。中原生计较为艰苦,文化颇多波折,故能长存忧患,自强不息,而江汉生活较为优裕,文化发展平稳,难免耽于安乐,少思进取,这或许就是中原之兴与江汉之衰的内因,所谓“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62]。

作者简介

姓名:韩建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