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再论传播学的学科特性
2020年01月27日 10:43 来源:《江淮论坛》2019年第5期 作者:张国良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要:经过40余年的发展,传播学在中国逐步从幼稚走向成熟,但仍有一些对学科属性的认识需要厘清。文章认为,在划分传播学的学科边界方面,除了研究对象这一必要标尺外,还应重视学科理论这一充分条件。同时提出,对传播学的研究对象,应更准确地表述为人类(或社会)传播活动(或现象)的一般规律,并阐述了正确划分学科边界和重新审视传播学研究对象的意义。 

  关键词:传播学;学科特性;学科边界;研究对象;学科理论 

  作者简介:张国良, 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全球传播研究院院长。 

    

  1978年至今,传播学在中国的学科化历程已逾40年,不管是学科建设、科学研究,还是人才培养,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近年,为了纪念传播学引入中国40,作者撰写了几篇文章心,其中,用一些篇幅探讨了传播学的学科特性,强调它作为社会科学领域的学科之一,具有很强的科学性、时代性、交叉性;并提出,人文社会科学可划分为三种类型纵向型、横向型、综合型,而传播学属于横向型学科;学科构成有其规律,包括研究对象(领域)适中、研究方法成熟、理论体系厚实,传播学正是因为符合了这些要求,才被承认为一个独立学科等。但在前述几篇文章中,因篇幅所限,有一些内容尚未展开,特撰本文进一步论述。 

  一 对学科边界与标尺的思考 

  1.划分学科边界的标尺 

  一般来说,一个独立的学科总是有着较为明晰的研究对象、研究范围、研究议题,也就是学科研究的边界,即此学科区别于彼学科之所在。这里,需要讨论的一个问题是,学科的边界究竟是以什么为标尺来划分的?通常认为,主要以研究对象来划分。如上所述,我在论及学科构成的规律(或曰要求或条件)时,也把研究对象放在了首位,那么,这是否适用于学科划分呢?换言之,各个学科之间,是否以研究对象(领域)来区分边界呢?从实际情况看,既是,又不完全是。一方面,传播学无疑是以传播活动作为研究对象,可是另一方面,传播活动并未被传播学独占,其他许多学科(如心理学、语言学、符号学、管理学、社会学等)不也存在着以传播活动为研究对象的状况吗?只不过,它们使用的不是传播学科的理论,而是其各自学科的理论。可见,以研究对象作为学科的边界或标尺,至少是不够的,还有必要引入学科理论这样一个标尺。 

  仍以传播学为例,一项以传播活动(领域)为对象的研究,其实不一定是传播学研究。举例来说,有人依据心理学中的心流理论来考察电子游戏行为,看似是传播学研究,其实是心理学研究;同理,有人基于管理学中的钻石(竞争优势)理论来分析网络媒体产业,看似是传播学研究,其实是管理学研究。如此看来,作为学科的边界或标尺,研究对象只是必要条件,而学科理论才是充分条件。

  其原因何在?依我之见,第一,与社会特性即跨界现象有关。如今,人们已认识到,各种社会现象、各个社会领域,并不是互相隔绝的,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相交叉的,也正因如此,跨学科的学习、借鉴与合作才越来越受到普遍的重视。第二,与学科演进历史有关。由于各个学科的出现是有先有后的,因此,先占据了某个地盘的学科,自然也就掌握了话语权(即创建了相应的理论学说)。例如,心理学的诞生早于传播学,它对传播心理(传播活动中的心理现象)就率先开展了深入研究;同样,符号学的问世也早于传播学,它对传播符号(或传播活动中的符号问题)就更早地进行了系统总结,如后所述,这一事实对传播学研究对象的形成和限定,产生了很大影响。 

  在此背景下,各个学科的地盘之间,不断地呈现出互相交叉、互相渗透、输出输入并存的局面。 

  2.比较人文社会科学三类学科的差异 

  具体地看,人文社会科学可分为三类学科,即纵向型、横向型、综合型学科,这三类学科之间又有一些差异,大致如下纵向型学科(如经济学、政治学)——其各个学科,相对较为封闭,平台性较弱,因此,它们之间的相互输出输入最少(如政治经济学、经济法学等),且不均衡(因其彼此关系疏密不一),但是,它们从横向型学科、综合型学科输入较多(如教育心理学、政治传播学、经济社会学、法哲学、艺术史学等);横向型学科(如心理学、传播学)——其各个学科,相对较为开放,平台性较强,因此,它们向纵向型学科输出较多,输入较少(如符号政治学、传播法学等),且较为均衡(因其彼此关系疏密相等),而它们彼此之间输入也比较多(如传播心理学、非语言传播学等),但不均衡(因其相互关系疏密不一);综合型学科(如哲学、历史学、社会学)——最为开放,平台性最强,因此,它们向各个学科输出最多,输入最少。 

  试以社会学为例,以其理论学说为归依的分支学科或研究方向,可谓洋洋大观,诸如教育社会学、宗教社会学、政治社会学、军事社会学、经济社会学、艺术社会学、人口社会学、家庭社会学、犯罪社会学等等,而其他的综合型学科,如历史学、哲学亦然。 

  传播学的状况如何?以其理论学说为归依的分支学科或研究方向,也较为可观,如政治传播学、宗教传播学、教育传播学、新闻传播学、艺术传播学等,虽然少于综合型学科,但多于纵向型学科。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出其作为横向型学科的特点。由此,还可以概括出各个学科相互交叉、相互渗透的一般结构,即:研究对象(交叉领域)+学科理论(学科归属)=分支学科(或研究方向)。 

  3.明确学科划分标尺的意义 

  那么,明了划分学科边界的标尺,对于学科建设、科学研究,有何意义呢?在我看来,至少有以下几个启示。其一,各个学科既有不可替代的有用性,也有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因此,确实不能画地为牢,而应当大力倡导跨学科研究的视野和取向;其二,学科(尤指跨学科)研究又不能喧宾夺主,即突出了交叉性,而消解了主体性,换言之,我们之所以学习、借鉴其他学科的理论和方法,一是为了解决本学科(领域)的实际问题,二是为了创新本学科(领域)的理论学说,相比前者,后者更为重要。在此,不妨重申我的观点〔2〕如下:是不是把A学科的A理论或A方法搬到B学科来就是创新了?我觉得,也可以算,但必须看到,这种创新的价值主要是应用的,而不是理论的。我们开展跨学科研究的一个更高的追求和目标应该是,让A理论、A方法与B学科的B理论、B方法结合,开发出C理论、C方法来。 

  总之,如果一个学科自我封闭,势必走向衰落,但如果一个学科的主要努力,都花费于对其他学科理论的搬运,而不是致力于本学科理论的创新,则其命运同样可虑,对此不可不察。

作者简介

姓名:张国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