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恩格斯对唯物史观的捍卫与发展 ——基于恩格斯晚年五封书信
2020年01月25日 10:46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9年第10期 作者:田鹏颖 姜耀东 字号
关键词:恩格斯;习近平;唯物史观;五封书信;

内容摘要:

关键词:恩格斯;习近平;唯物史观;五封书信;

作者简介:

  摘 要:恩格斯晚年关于唯物史观的五封书信,充分肯定了研究历史对把握社会发展方向具有重要的作用,提出经济关系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但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剖析了意识形态对社会发展的反作用,这标志着恩格斯在唯物史观的基本思想上全面理解马克思,在方法论上科学发展马克思,在基本观点上坚定捍卫马克思。习近平在准确定位时代进程、深谙意识形态的重要性、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立场等方面创造性地发展唯物史观,为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发展作出了理论贡献。

  关键词:恩格斯; 习近平; 唯物史观; 五封书信;

  作者简介: 田鹏颖(1963-),东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辽宁沈阳110169);; 姜耀东(1991-),东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辽宁沈阳110169)。;

  基金: 中共中央宣传部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委托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理论建设与实践研究”的阶段性成果;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恩格斯对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深刻总结,是他们认识和改造世界的根本观点。在恩格斯晚年的著作中针对唯物史观提出了许多经典的理论,集中体现在19世纪90年代所写的五封书信(以下简称五封书信)之中:1890年8月5日致康拉德·施米特、1890年9月21—22日致约瑟夫·布洛赫、1890年10月27日致康拉德·施米特、1893年7月14日致弗兰茨·梅林、1894年1月25日致瓦尔特·博尔吉乌斯。五封书信意在批判以保尔·巴尔特为代表的德国资产阶级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歪曲、以保尔·恩斯特为代表的德国社会主义民主党内“青年派”对唯物史观的教条主义套用。五封书信展现了恩格斯对社会历史发展规律的深刻洞见,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唯物史观,这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把握新的历史方位提供了理论支撑,促使我们对唯物史观进行深入思考。

  一、恩格斯五封书信的基本思想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阐述了生产力与交往关系(生产关系)、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等概念,明确了“不是意识决定生活,而是生活决定意识”,从而奠定了唯物史观的基石。马克思在《哲学的贫困》中提出把人的物质生产活动作为社会历史进程中最基本的活动、“人既是剧作者又是剧中人”的论断,指出了唯物史观的基本特点。之后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概述了唯物史观的基本内容,即人们在自己生产生活的社会中发生一定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就是与他们一定阶段物质生产力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他提出“两个决不会”理论,揭示了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是有条件的和有规律的,是建立在一定的物质基础之上的,并处在不断运动变化的过程中。马克思肯定了社会历史形态演进过程中决定性因素是现实的生产关系和经济关系,“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1。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也指出:“生产以及随生产而来的产品交换是一切社会制度的基础;在每个历史地出现的社会中,产品分配以及和它相伴随的社会之划分为阶级或等级,是由生产什么、怎样生产以及怎样交换产品来决定的。”2

  在社会发展过程中,马克思恩格斯不断丰富和完善唯物史观。马克思去世之后恩格斯继续投身于理论研究,为马克思未竟事业继续努力。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强调,“一切重要历史事件的终极原因和伟大动力是社会的经济发展,是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改变,是由此产生的社会之划分为不同的阶级,是这些阶级彼此之间的斗争”3。特别是恩格斯在19世纪90年代所写的五封书信中对唯物史观的补充具有极高的理论价值。

  第一,恩格斯充分肯定了研究历史对认识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

  在1890年8月5日致康拉德·施米特的信中,这一基本思想展现得非常丰富,他说:“必须重新研究全部历史,必须详细研究各种社会形态的存在条件,然后设法从这些条件中找出相应的政治、私法、美学、哲学、宗教等等的观点。”4恩格斯在信中批判资产阶级青年著作家们把唯物史观当作标签贴到社会发展的事物上去,指出他们把社会发展看作一成不变的东西,认为分配方式也是一成不变的,不去研究所处历史时期的生产状况。这一后果直接导致他们对社会形态认识的断裂,没有办法找到社会发展的推动力,错误判断社会的发展方向,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发展是永恒不变的。恩格斯提出,我们要研究和重视历史,因为无限广阔的历史长河是作为整体过程展开的,社会演进的不同形态是历史长河中的一部分,二者之间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是相互联系不可分离的。每一段历史时期都有着与之相匹配的生产方式,为社会发展的运行提供物质基础、推动社会历史进程。恩格斯说:“在这方面,我们需要人们出大力,这个领域无限广阔,谁肯认真地工作,谁就能做出许多成绩,就能超群出众。”5在1893年7月14日致弗兰茨·梅林的书信中,他再次强调要重视历史与社会发展之间的相互作用与联系,“一种历史因素一旦被其他的、归根到底是经济的原因造成了,它也就起作用”6。我们只有研究好全部的历史以及社会形态存在的生产方式,才能够认清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各个环节,准确把握社会的发展方向。

  第二,恩格斯充分肯定了经济关系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但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

  在1890年9月21—22日致约瑟夫·布洛赫的书信中,他重点说明了现实的生产关系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但特别强调经济关系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这是对唯物史观的重要补充。社会历史发展具有必然性,这种必然性受到经济关系的支配,同时也受到偶然性的影响,并不是经济唯一决定历史进程。“否则把理论应用于任何历史时期,就会比解一个简单的一次方程式更容易了。”7首先,恩格斯肯定社会发展是建立在一定经济条件之上,是以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为基础的。其次,他说明社会发展的结果并不像个人在头脑中想象的那样,因为个人的愿望和意志会受到其他人的妨碍,这种妨碍就是偶然性因素的体现,所以不能达到每个个人的愿望,只能求得一个平均数。在1894年1月25日致瓦尔特·博尔吉乌斯的书信中,恩格斯说明推动社会发展的基础动力是经济关系,这是决定性因素,但是,不能忽视偶然性因素和其他事件的影响,偶然性为自己的必然性开辟道路,经济关系的必然性通过偶然性表现出来,他以伟大人物为例来证明偶然性与必然性不可分离,认为经济关系不是唯一决定性因素。恩格斯在书信中强调偶然性的作用,是为防止资产阶级青年著作家们把唯物史观教条化和庸俗化,说成经济唯一决定论,从而歪曲唯物史观。最后,恩格斯总结说,“只要问题一关系到描述某个历史时期,即关系到实际的应用”8,就要充分肯定现实生活的生产和再生产对历史过程的决定性作用。

  第三,恩格斯充分肯定了意识形态对社会发展的反作用。

  在1890年10月27日致康拉德·施米特的书信中,恩格斯指出意识形态具有相对独立性,因为意识形态具有自身独立的发展领域和历史积累的继承性,有着先驱传给它的特定思想材料,并不能总是准确反映经济的发展状况,“经济上落后的国家在哲学上仍然能够演奏第一小提琴”9。恩格斯揭示出国家和它的反对派斗争是头足倒置的,是由政治利益掩盖下的经济关系决定的,同时也表现出意识形态对社会发展的反作用。在1893年7月14日致弗兰茨·梅林的书信中,他强调要重点把握经济关系所引出的意识形态,还要认识意识形态产生的方式和方法。恩格斯批判保尔·巴尔特等人不去探究意识形态产生的经济根源,却把思维当做发展动力,产生虚假的意识形态,从而迷惑了大多数人。在1894年1月25日致瓦尔特·博尔吉乌斯的书信中,他首先强调要把经济关系看作社会发展的基础,但是,不能忽略意识形态对社会发展具有反作用,“政治、法、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等等的发展是以经济发展为基础的。但是,它们又都互相作用并对经济基础发生作用”10。恩格斯概括了意识形态反作用的三种情况:其一,同一方向的作用促进发展;其二,相反方向的作用带来一定时期的崩溃;其三,阻碍经济某些方向的作用规定另外方向。其中,第二和第三种情况对社会发展的阻碍作用比较明显,会浪费大量人力和物力。显然,恩格斯揭示了意识形态对社会发展的反作用,说明了唯物史观中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反作用于社会存在的原理,打破了“资产阶级意识形态家们”的“愚蠢观念”。

作者简介

姓名:田鹏颖 姜耀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程可心)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