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哲学社会科学的中国特色与中华文明的主体性
2019年09月01日 08:02 来源:《江苏社会科学》(南京)2019年第1期 作者:刘曙光 字号
关键词:哲学社会科学的中国特色/中华文明的主体性/国家主体性/民族性与世界性

内容摘要:

关键词:哲学社会科学的中国特色/中华文明的主体性/国家主体性/民族性与世界性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哲学社会科学本身是一个社会历史范畴。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发展历程表明,中国特色是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内在逻辑要求。作为文化软实力,哲学社会科学不仅仅是一种真理性、规律性的探索,更代表特定时代、特定国家的价值观念、意志和利益,必须“有补于治道”。哲学社会科学必然体现国家主体性,哲学社会科学话语权的大小取决于国家硬实力。哲学社会科学,是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对立统一,是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对立统一,既体现“文明的冲突”,又体现文明的和谐与共同发展。中国独特的历史、独特的文化、独特的国情,决定了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必须走中国特色的发展道路,坚持中华文明的主体性。中国哲学社会科学,要坚持指导思想上的中国特色、创新动力上的人民主体性;要通过融通古今中外,凸显中华文明的主体性;在理论与实践、理想与现实的矛盾运动中建构中国话语。要着力提出体现中国立场、中国智慧、中国价值的理论、主张、方案,展示为人类文明做贡献的中国,拓展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世界价值”。

  关 键 词:哲学社会科学的中国特色/中华文明的主体性/国家主体性/民族性与世界性

  作者简介:刘曙光,北京大学学报编辑部编审。 100871

  现阶段,我国普通高校马克思主义学院要开设两门课程:思想政治教育课和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简称“两课”。要讲好这两门课,难度确实不小。如果照本宣科,不创新课程内容和教学方法,就难以引起学生兴趣。有的课堂上,虽然到课率高,但抬头率低,教师和学生“井水不犯河水”。教师在讲台上讲自己的,而学生则在台下做自己的事情。造成这种尴尬局面的原因,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就是我们的学术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存在一定的问题。亟须创新马克思主义教材体系、话语理论,用中国话语讲述中国故事。

  2018年8月13—20日,第24届世界哲学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次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招致一些人的诟病,一些学者认为,这个主题太中国化、太儒家化,对世界哲学的广度、深度会有减损。如有的学者指出:“在规范性这一点上,哲学的典范是西方哲学,而不是其他加字哲学,比如一定不是中国哲学。今年的世界哲学大会取名‘学做人’或‘学之为人’,一看就是出自搞中国哲学的人之手。这无疑不是一个哲学的题目,或者,即使可以把它看作一个哲学的题目,也可以随意的理解和谈论,直至远离哲学十万八千里。”①毫无疑问,这一评价是以西方对哲学的理解为标准的。“学以成人”这一主题受到诟病,部分原因是:就连有的中国学者也没有弄清“学以成人”(learning to be human)的含义,更不用说外国人了(中国概念的英文翻译本来就难以传神)。不过,从实质上说,这仍然是一个学术体系、学科体系、话语体系、评价体系的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从2016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以来,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致力于中国特色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人才体系、评价体系、期刊体系的构建以及中国知识体系问题的研究,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但是,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构建中国知识体系问题的艰巨性、复杂性和长期性。中国在世界上的形象很大程度上仍是“他塑”而非“自塑”,我们在国际上有时还处于“有理说不出、说了传不开”的境地,存在信息流的“逆差”、中国真实形象和西方主观印象的“反差”、软实力和硬实力的“落差”。由于话语权的劣势,中国注定还将在“骂声”中成长。广大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任重而道远,应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中华文明的主体性,分析总结近代以来中国探索构建知识体系的历史进程和经验教训,梳理当前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包括具体科学在构建知识体系方面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紧密结合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鲜活实践,推出一批突显主体性、富于时代性、具有原创性的研究成果,讲好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的故事、中国人民奋斗圆梦的故事、中国坚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故事,进一步推动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

  一、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内在逻辑要求

  习近平指出:“哲学社会科学的特色、风格、气派,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成熟的标志,是实力的象征,也是自信的体现。”②毫无疑问,中国特色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发展到一定阶段、臻于成熟的产物。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③

  1.“思想解放”开启的学科恢复和科研起步阶段(1978-1982)

  这一阶段以真理标准大讨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的重新确立为开端,实现了从以阶级斗争为中心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转换,开启了改革开放新的历史时期,开始大力解放和发展生产力。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在五年内实现了学科恢复与科研起步。

  “文革”时期知识分子被列为革命对象之一,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首当其冲,高等文科教育遭到全盘否定,文科院校和文科专业停办,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处于停滞或中断状态,造成了文化灾难。改革开放使党和国家从危难中重新奋起。1980年5月,国家教委印发《加强高等学校社会科学研究工作的意见》,要求积极恢复政治学、法学、社会学、心理学、美学、经济管理等中断多年的学科,人口学、民族学、未来学、宗教学、人类学等薄弱和空白的学科也要认真创造条件,迎头赶上。这一时期哲学社会科学起步的重要标志有:一是科研经费从无到有,二是高校作为一支重要力量积极参与了国家社会科学规划工作,三是国家教委明确提出重点院校应建设成教学、科研“双中心”,四是高校社会科学专业、教师队伍和学位点基本得到恢复。

  2.基于“三个面向”开阔视野和转换视角阶段(1983-1991)

  这一阶段的开启以1983年国庆邓小平为北京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为标志。“三个面向”直接针对教育,却蕴含着中国政治、经济、文化整体的发展方向,并决定了这一时期直至如今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走向。“三个面向”是一体双翼的关系。面向现代化是“体”,是目的;面向世界、面向未来是“双翼”,是手段。换言之,面向世界和未来,是教育现代化的必然要求。

  这一时期,“面向世界”主要是“面向西方世界”,对刚刚从文化沙漠中走出来的一代学人来说,苏联教科书已不能满足需要,西方学术文化以发达国家的经济、政治、军事实力为依托,对于中国知识界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面向现代化,是“三个面向”的核心。现代化是社会整体大变革,不会仅仅局限于经济和技术层面,而是必然延展到社会、政治、文化各个层面。因此,现代化研究成为哲学、经济学、社会学、历史学、政治学等多学科共同关注的大课题。

  面向未来,主要是面向20世纪新的科学技术革命。面向未来,要解决的是理想与现实的关系问题,体现现代化的超越性。这一时期,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一个重要倾向是向西方学习,译介西方学术成了当时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一项主要工作,西方的理论规范、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评价体系深刻影响了那一代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如,“走向未来”丛书1984-1988年共出版60部,发行量极大。随着西方理论话语排山倒海而来,那一代学人对西方理论话语了然于胸,但是未来得及进行应有的反思。由于西方理论话语遮蔽了我们自身的理论传统和学术话语,那一代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对中国几千年来的理论话语认识不足,总结不够。

  3.面向主战场和突出应用阶段(1992-2000)

  这一阶段的开启以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为标志。南方谈话提出了社会主义本质论和“三个有利于”思想,强调发展才是硬道理,使人们从姓资姓社的禁锢中解放出来。1994年国家教委发布了《关于加强和改进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工作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以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贯通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工作的全局,树立‘主战场’意识”,哲学社会科学只有面向主战场投身改革开放伟大实践,才能获得真正的发展动力;在扶持基础学科和基础研究的同时,提出要发挥应用学科的优势,将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推向市场。

  这一时期,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体制改革的成就有四个方面:一是1995年国家教委组织了“全国高校首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成果奖”评奖,建立了奖励制度。二是1996年国家教委增列了支持“从校外有关部门获得经费资助的研究课题”专项任务项目。三是1997年教育部启动“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人文社会科学)”。四是1999年教育部启动“普通高等学校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建设计划”,分三年滚动建设100个国家级水平的重点研究基地④。

  4.文理并重和繁荣发展阶段(2001-2006)

  这一阶段的开启以21世纪初江泽民就哲学社会科学问题发表的三次重要讲话为标志⑤。这三次讲话阐述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四个同样重要”,其后,2002年党的十六大提出“坚持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并重”。这一时期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思路是“以科研项目为基础,以重点研究基地为龙头,以科研队伍建设为重点,以提高研究成果的学术水平和社会效益为目标,以加强学术交流、资料信息网络建设和改进科研管理为手段,努力提高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整体水平”。2003年教育部实施“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繁荣计划”。2004年中共中央发出《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深刻论述了哲学社会科学的功能和作用,指出“哲学社会科学的研究能力和成果是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进一步明确了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指导方针、目标和任务,提出新世纪新阶段哲学社会科学工作的纲领。

  5.突显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阶段(2007至今)

  这一阶段是党的十七大开启的。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推进学科体系、学术观点、科研方法创新,鼓励哲学社会科学界为党和人民事业发挥思想库作用,推动我国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和优秀人才走向世界。”⑥

  学术的发展离不开国家的发展。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紧跟着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发展步伐。“从人类社会及其思想文化发展逻辑和历史进程看,不能不形成中国特色的东西,给世界历史打上中国的烙印。当代中国,就是要从人类文明成果中吸取营养,在总结中华文明历史遗产和现代化成果的基础上,创造民族特色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现代学术理论、观点、理念和话语体系,从而跻身于全球化多样性的现代世界文化学术舞台中心。”⑦

  2016年,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的讲话明确指出,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⑧。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主要受自身发展逻辑和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等外部需求的双重驱动。除此之外,信息化、网络化的时代特征,科学技术的进步,哲学社会科学的整体变化和国外哲学社会科学的最新发展,都对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演进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刘曙光 工作单位:北京大学学报编辑部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赛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