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全方位考察《共产党宣言》对毛泽东的影响
2019年08月15日 08:33 来源:《马克思主义研究》2018年第10期 作者:杨明伟 字号

内容摘要:毛泽东1920年接触《共产党宣言》以后,推崇备至,自己研读了一生,也向党内推荐了一生。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毛泽东1920年接触《共产党宣言》以后,推崇备至,自己研读了一生,也向党内推荐了一生。在中国革命和建设过程中,毛泽东善于把《共产党宣言》等经典著作中的一些深刻道理与中国实际有机结合起来,不仅解决了中国的问题而且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值得注意的是,每到党和国家发展的关键时期或者历史的重要节点或者党领导的事业遇到重大疑难之时,毛泽东几乎都要认真研读并向党内推荐共同研读《共产党宣言》等马列经典著作。凡遇思想认识和实践探索中的疑难,他都要带着问题去研读,从中找到解决难题的答案或思路。对毛泽东从《共产党宣言》中所受到的影响,不能因一两句话简单联系甚至误读。

  关键词:毛泽东/ 《共产党宣言》/ 马克思主义/ 思想信仰/ 方法论

  作者简介:杨明伟(1964- ),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研究员

  探讨《共产党宣言》对毛泽东的影响,首先要弄清他自己说过的一段话。毛泽东曾经这样说:“记得我在一九二○年,第一次看了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和一个英国人作的《社会主义史》,我才知道人类自有史以来就有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社会发展的原动力,初步地得到认识问题的方法论。可是这些书上,并没有中国的湖南、湖北,也没有中国的蒋介石和陈独秀。我只取了它四个字:‘阶级斗争’,老老实实地来开始研究实际的阶级斗争。”①

  从“我只取了它四个字:‘阶级斗争’”这句话,再联系新中国成立后在探索社会主义过程中,毛泽东一度提出“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有人据此认为,毛泽东从马克思主义那里只得到了“阶级斗争”这四个字,一生从事阶级斗争。其实,这是一种误读,更是一种对毛泽东思想轨迹的简单联系。

  我们先来看看毛泽东这段话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这段话是在1941年9月13日,毛泽东应即将下基层去做农村调查的中共中央妇委和西北局联合调查团的要求,解答一些有关怎样做调查研究的问题时讲的。这篇《关于农村调查》的讲话是这样开头的:“认识世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马克思、恩格斯努力终生,做了许多调查研究工作,才完成了科学的共产主义。列宁、斯大林也同样作了许多调查。中国革命也需要作调查研究工作,首先就要了解中国是个什么东西(中国的过去、现在及将来)。可惜很多同志常是主观主义,自以为是,完全不重视调查研究工作。”他接着讲:“事物是运动的,变化着的,进步着的。因此,我们的调查,也是长期的。今天需要我们调查,将来我们的儿子、孙子,也要作调查,然后,才能不断地认识新的事物,获得新的知识。”②

  讲到这里,毛泽东从调查研究着眼,提到了中国社会的“阶级斗争”现状,讲到了上面提到的“阶级斗争”那段话。如果只从这段话中得出毛泽东与《共产党宣言》或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全部关系,显然是片面的;即便是联系以后毛泽东在特殊时期的思想倾向来作判断,也是不准确的。

  那么,毛泽东到底从《共产党宣言》中得到了什么?《共产党宣言》对他到底有些什么影响呢?这个问题需要联系复杂而漫长的革命和建设实践来回答。

  《共产党宣言》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基本纲领和共产主义者的第一个宣言,自传入中国之时起就对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对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作为中共成熟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成员和历史的当事人,毛泽东受《共产党宣言》的影响极大,在中国革命和建设过程中,他善于把《共产党宣言》等经典著作中的深刻道理与中国实际有机结合起来,从而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对这本全世界无产者的经典著作,毛泽东一生推崇备至。自第一次接触《共产党宣言》起,他研读了一生,也向党内推荐了一生。

  一、毛泽东最早读《共产党宣言》的时间等问题辨析

  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毛泽东曾几次回忆第一次阅读《共产党宣言》的时间等情况,都说是在1920年第二次到北京期间,即1919年12月18日至1920年4月11日期间。这个记忆如此强烈,应该是不会有误的。至于他第一次读到的是什么版本的《共产党宣言》,可能记忆会有误差。

  除了上面提到的,1941年9月毛泽东说过“记得我在一九二○年,第一次看了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和一个英国人作的《社会主义史》”外,再往前,1936年10月,他还对美国记者斯诺说过:“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间,读了许多关于俄国所发生的事情的文章。我热切地搜寻当时所能找到的极少数共产主义文献的中文本。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接受马克思主义、认为它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就一直没有动摇过。这三本书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考茨基著的《阶级斗争》,以及柯卡普著的《社会主义史》。”③

  可见,毛泽东1920年在北京自第一次读到《共产党宣言》这个事实,应该是清楚的。从他两次回忆最早读《共产党宣言》所留下的深刻印象来看,这一时期他受到的影响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一是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理论信仰,二是特别关注其中的马克思主义阶级斗争学说。

  毛泽东究竟读到的是什么版本呢?据考证,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1920年4月才译完,当年8月正式在上海印刷出版。有学者认为毛泽东在这之前不可能在北京看到陈望道翻译的这个版本,若要看到,也是当年4月他从北京去上海以后的事。笔者赞同这种看法。但这并不表明毛泽东在这之前没有看到过中文版的《共产党宣言》。史料表明,1919年11月至1920年期间,北京就已经出现了北大学生李泽彰翻译的《马克思和昂格斯共产党宣言》(刊载于当时的《国民》杂志)和北京大学“马克思学说研究会”从德文本节译过来的《共产党宣言》油印本等版本。毛泽东后来多次回忆1919年12月至1920年4月在北京期间看到过《共产党宣言》,这件事他印象极深。由于后来影响力最大是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所以毛泽东对读到的版本的记忆可能有误差,但对自己第一次在哪里读到的这个记忆,应该是准确的,因而他的印象才如此深刻并多次提及。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著的《毛泽东年谱》记载,早在1920年1月4日,毛泽东在北京北长街99号平民通信社接待过前来看望的老师黎锦熙。而黎锦熙后来回忆这次见面时,特别提到了现场的两堆材料:一是毛泽东用来“自编自刻自印的”“平民通信社的油印机和通讯稿件”,一是“一大堆关于社会主义的新书刊,我在这里第一次读到《共产党宣言》的全文”④。

  从毛泽东的回忆和谈话看出,自他1920年开始接触《共产党宣言》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起,《共产党宣言》就在他的思想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影响了他的一生。据统计,毛泽东一生读的次数最多的书,就是《共产党宣言》,早在1939年底他就说过:《共产党宣言》我看了不下一百遍,每阅读一次,都有新的启发⑤。后来他还说过,自己每年都把《共产党宣言》读几遍。从1920年至1976年这57年间,毛泽东到底读过多少遍《共产党宣言》,已经无法统计。

  对这本全世界无产者的入门书和无产阶级政党的纲领性文献,毛泽东一生反复研读。更值得注意的是,每到党和国家发展的关键时期或者历史的重要节点或者党领导的事业遇到重大疑难之时,毛泽东几乎都要认真研读和向党内推荐共同研读《共产党宣言》等马列经典著作。凡是遇到思想认识和实践探索中的疑难,他都要带着问题去研读,从中找到解决难题的答案或思路,仅从这个线索梳理,《共产党宣言》等马列著作就对毛泽东的思想和实践产生了全方位的影响。

作者简介

姓名:杨明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