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思辨的历史哲学及其对于历史学的价值
2019年08月06日 08:5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评价》2017年第3期 作者:董立河 字号
关键词:历史;历史哲学;思辨的历史哲学

内容摘要:

关键词:历史;历史哲学;思辨的历史哲学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观察历史整体进程,探求其中的模式或规律,并据此阐释人类历史经验,这种理论探究通常被称为“思辨的历史哲学”。关于这类宏大叙事对于历史学的作用或价值,哲学家和历史学家有不同的态度和看法。实际上,出于追求历史意义的天性,历史学家必然会诉诸思辨的历史哲学。思辨的历史哲学既能够以其所提供的阐释模式而使历史具有可理解性,又能够以其所勾画的美好未来而使历史具有合道德性,从而能够使诉诸它的历史学具有合理性。思辨的历史哲学尽管具有不同程度的思辨性和先验性,但它与历史经验之间并非截然对立,而且能够起到一种方法论意义上的“启发或激励”的作用。 

  关键词:历史;历史哲学;思辨的历史哲学;阐释

  作者简介:董立河,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史学所教授。

  观察历史整体进程,探求其中的模式或规律,并据此阐释①人类历史经验,这种理论探究通常被称为“思辨的历史哲学”。西方思想史上不断出现这类追寻历史整体意义的历史阐释理论。这些宏大叙事是如何产生的?它们具体探讨哪些问题?这些问题对历史学有何意义或价值?哲学家和历史学家对此持有不同的甚至相反的态度和看法。本文便是基于相关历史哲学经典文本,对这些问题所作的初步探讨。抛砖引玉,求教于方家。

  一、“历史哲学”与“思辨的历史哲学”

  所谓“历史哲学”(philosophy of history),简单地说,就是“关于历史的哲学”(philosophy about history)。但无论是作为一个概念,还是作为一门学科,“历史哲学”从来都是枝蔓丛生和复杂多维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历史”和“哲学”这两个词的暧昧不清造成的。在不同的语言文化中,“历史”既指发生在人类身上的各种事件,也指有关这些事件的叙述或知识。而从观念史的角度看,单就“历史哲学”中的“哲学”一词来说,其内涵也经历了一个历史的嬗变过程。在《历史的观念》导论中,柯林武德(R.G.Collingwood)曾经对几种历史哲学中的“哲学”概念给出了不同的界定。其中,对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来说,“历史哲学”指的是“普遍历史或世界史”,而其中的“哲学”也就意味着“将世界作为一种整体来加以思考”。在19世纪的实证主义者看来,“历史哲学”乃是“发现那支配着各种事件(这些事件由历史学负责叙述)进程的一般规律”,而“哲学”在这里也就相当于“发现统一规律”。②

  柯林武德自己则赋予“哲学”另一种不同的含义,那就是“反思”(reflection)。作为反思性的“哲学”,它既不是单单思考一个对象,也不是仅仅思考一种没有思想对象的思想,而是思考“有关”对象的思想,也就是思想与其对象或者主体与客体的关系。严格说来,“相关于对象的思想不是单纯的思想而是知识”,是主体对客体的认识。历史学家的任务是思考、认识和叙述过去本身,属于第一级的思想;而历史哲学家的职责则是思考历史学家是如何思考、认识和叙述过往事件的,因而是第二级的思想。③

  可见,柯林武德的“历史哲学”关注的是历史知识何以可能的问题,是一种历史知识论。他有时也把这种历史哲学称为“历史思想的哲学科学”,研究的是“主观性历史”(history a parte subjecti),亦即“运行于历史学家头脑中并体现在其历史书写中的思维”。当然,历史认识论也同时指向一套以它为根据的历史学方法。因此,历史哲学也是一种历史学方法论,是一种“有关历史学方法的逻辑”。④这里的核心问题是:“历史学的根本性质、意义、目的和价值问题,亦即,历史学是什么?”⑤它涉及历史知识作为一门学科的真确性和有效性、历史知识在知识版图中的地位,以及历史学与其他学科的关系问题。历史学的根本性质是解决其他方法论问题的前提和条件。后来,沃尔什(W.H.Walsh)将这种反思性的历史认识论称为“批判的或分析的历史哲学”。⑥

  总之,由于时代和语境的变迁,加之“哲学”一词的歧义多变,“历史哲学”往往具有多重面向或内涵。但依据“历史”这个词的两种基本含义,“历史哲学”通常指向两个不同的方向:一是对于历史事件进程的概观,二是对于历史思维过程的反思。

  本文关注的是第一种类型的历史哲学。对于这类历史哲学,我们还可作进一步的分析和归类。在《经验及其模式》(1933)中,奥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曾将当时人们对历史哲学的理解区分为三种历史观念。第一种观念“力图发现和确立支配着整个历史进程的某些普遍规律”,第二种观念“是对人类生活进程的一种一般看法”,第三种观念旨在“发现和阐明历史的计划或谋划(plot)”。对于第二种观念,它其实是一种人生哲学,是一种泛化的历史哲学,我们暂不予考虑。关于第三种观念,奥克肖特认为可以在两种不同的意义上加以理解:“历史哲学或者是指历史的基本构架或一般计划,历史细节从中被省略掉了;或者是指历史被看作是一个包罗万象的整体,每个历史细节在其中都有自己的位置。历史哲学既可以指基于某种假定的普遍意义观(notion of general significance)而对历史进行的一种选择性的简化;也可以指那种所谓的‘普遍历史’(universal history)”。⑦

  一般说来,圣奥古斯丁(St.Augustine)、维柯(Giambattista Vico)、康德(Immanuel Kant)、赫德尔(Johann Gottfried Herder)、黑格尔、斯宾格勒(Oswald Spengler)和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等人的历史哲学主要是一种“普遍意义观”,旨在发现“历史的计划或谋划”或“历史的基本架构”,他们所关注的是历史的目的、价值和模式(pattern)(通常是循环模式和线性模式),也就是整个历史进程的“意义”(meaning)问题。这种历史哲学通常忽视历史细节,因而往往最容易招致一般历史学家的诟病。另外,作为圣奥古斯丁神学历史观的世俗版,18世纪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杜尔哥(Turgot)、孔多塞(Condorcet)等人的可臻完善论或进步论,也可以划归为“普遍意义观”。这些启蒙思想家也“试图在历史变化的过程中追寻某种模式;大致说来,他们也深信历史是朝向某个地方前进的。”⑧

  奥克肖特所说的“普遍历史”,与前面柯林武德所说的“普遍历史或世界史”类似,也相当于康德在其《世界公民观点之下的普遍历史观念》(1784)中所说的“普遍的世界历史”(allgemeinen Weltgeschichte)。这种历史哲学有时也被称为“普世史”或“人类史”,旨在从整体上对全人类的历史进行哲学考察。⑨实际上,“普遍历史”是一个比较暧昧含混的概念。它既描写历史事实,也追寻历史意义。若注重在历史事件的相互联系和进展中把握历史的整体意义,它就与经验史学没有分别。奥克肖特所说的“普遍历史”就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⑩相反,若仅仅关注历史事实的大纲构架或历史细节的抽象故事,它就可以被归为“普遍意义观”。与柯林武德把黑格尔的历史哲学视为“普遍历史”不同,奥克肖特将之归为“普遍意义观”,其原因很可能在于:在他看来,黑格尔诉诸历史细节仅仅是为了阐释“历史计划或谋划”。(11)

  奥克肖特把“力图发现和确立支配着整个历史进程的某些普遍规律”的历史哲学称为“历史的科学”(science of history)。它显然和柯林武德所说的实证主义历史哲学相一致,主要体现在孔德(Auguste Comte)、巴克尔(Henry Thomas Buckle)和泰纳(Hippolyte Taine)等人的社会历史理论中。他们都试图通过发现历史规律而使历史学成为自然科学意义上的科学。

  综合奥克肖特和柯林武德的看法,我将聚焦于三种历史哲学:“普遍意义观”、“历史的科学”和“普遍历史”。实际上,从“意义”(meaning)这个词比较宽泛的意义上说,这三种历史哲学都可称为“历史意义观”。需要强调的是,任何这类有关意义问题的学说都不可避免地具有某种价值诉求,都带有某种道德的、政治的或宗教的先见。而且,不难看出,历史哲学家们大都认为历史具有“积极价值”(positive value),(12)也就是说,历史进程是在朝着人类满意的方向前进。(13)另外,所有这些历史阐释理论,都具有不同程度的思辨性和先验性,因而被沃尔什称为“思辨的历史哲学”。对于这一思辨的和先验的特征,有必要稍作说明。

  根据沃尔什的说法,圣奥古斯丁、维柯、康德、赫德尔和黑格尔的历史哲学(奥克肖特所说的“普遍意义观”)是“一种形而上学的思辨”。在对历史进程的思考上,这些哲学家表现出“思辨形而上学家的通常品质:大胆的想象,丰富的假设,热心于统一性而不惜损害被归为‘纯粹’经验的事实”。他们的目的是要“获得对作为一个整体的历史进程的理解,是要表明,尽管历史呈现出了许多明显反常的和不连贯的现象,它仍可被看作是形成了一个体现着某种总体计划的整体;而一旦掌握了这个计划,我们既可以阐明事件的详细过程,也能够把历史进程看作是从某种特殊意义上满足理性的”。另外,这些哲学家的历史洞见的基础“并不在于对历史证据的直接研究,而在于一些纯粹哲学的考量”。(14)也就是说,这些历史哲学的“思辨”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先验的”(a priori)。(15)

  再看实证主义历史哲学(“历史的科学”),我们以孔德和泰纳为例。孔德是作为黑格尔的反对者出现的,其实证主义哲学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黑格尔式哲学思辨的崩塌。但是,“实证主义者和思辨的历史哲学家也有观点一致的地方,那就是,他们都对‘经验的’历史不满,都要求赋予零散分离的事实以‘意义’。”他们都试图使历史事实在一个大的规划或方案中成为可理解的。与其他思辨的历史哲学家的不同之处在于,孔德是通过发现普遍规律来探寻历史的意义、目的和节奏,使之奠基于可靠的科学之上。1822年,孔德自认为做出了一个伟大的发现:人类心灵在其反映现象的过程中,必然会经历“神学的”、“形而上学的”和“实证的”这样三个从幼稚到成熟的阶段。他后来又将这个有关人类认知的“三阶段定律”应用于历史本身,认为人类历史也要历经相应的三个时期,经历一个从原始到科学的进步过程。任何历史事件都可以在这三个时期的框架中得到理解。但是,对于历史进程本身来说,孔德的“三个阶段定律”与其他思辨历史哲学家的“计划或方案”一样,都不免具有某种先验性和外在性。“各种事实被强行塞入一个刚性的框架内,这个框架并没有因为被描述成科学的而非形而上学的就不招致非议了,而且,它显然是为了适合孔德个人的偏见而被构建出来的。”(16)泰纳把“种族”和“时代”等较具普遍性的原因从因果链条中随意截取下来,将其提升为所谓“终极原因”或“永存的原因”,从而赋予它们主宰甚至创造世界的神一样的功能。因此,克罗齐(Benedetto Croce)将泰纳的这种理论称为“历史决定论”,并认为它具有明显的“超验论”性质。(17)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沃尔什对历史哲学之“思辨的”和“分析的或批判的”分类,存在厚此薄彼的取向,有些学者宁愿采用其他术语来加以区分。比如,曼德尔鲍姆(Maurice Mandelbaum)把对历史过程本身的哲学探究称为“质料的历史哲学”(material philosophy of history),而把对历史知识的哲学反思称为“形式的历史哲学”(formal philosophy of history)。(18)也有学者把前者称为“历史(事实)的哲学”(philosophy of history),将后者称为“史学的哲学”(philosophy of historiography)。(19)而单就“思辨的历史哲学”来说,它有时被称为“元史学”(metahistory)。(20)最后补充一点,在当今学术界,“思辨的历史哲学”常常被称为“历史理论”,“分析的或批判的历史哲学”被称为狭义的“史学理论”,而“历史哲学”则被称为广义的“史学理论”。(21)

  虽然沃尔什有关历史哲学的划分方法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但已得到学界的普遍认可,因此我们仍将沿用他的这种区分和命名。本文的论题是“思辨的历史哲学”对于历史学的价值或作用,我们先考察一下部分哲学家和历史学家在这个问题上的不同态度。

作者简介

姓名:董立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