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中国考古学国际化的历程与展望
2019年07月20日 09:05 来源:《考古》2017年第9期 作者:王巍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对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他关于“要注意加强话语体系建设”、“增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国际影响力”的重要指示,为包括考古学在内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走向世界吹响了进军号角。本文拟对中国考古学诞生以来的发展过程,特别是其国际化的历程进行系统回顾,并对今后中国考古学国际化的发展方向略述管见。  

    关键词:中国考古学/国际化/发展历程/展望  

    作者简介:王巍,北京市,100710,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习近平总书记2016年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对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他关于“要注意加强话语体系建设”、“增强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国际影响力”的重要指示,为包括考古学在内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走向世界吹响了进军号角。本文拟对中国考古学诞生以来的发展过程,特别是其国际化的历程进行系统回顾,并对今后中国考古学国际化的发展方向略述管见。

  一、中国考古学国际化的回顾

  作为世界考古学重要组成部分的中国考古学,其产生、发展、繁荣的过程,从一定意义上说,是与其同国际考古学界的联系相伴随,也与国际考古学的发展密不可分。这一过程大体上可以划分为以下几个时期。

  (一)孕育期(1899~1920年):列强涌入,争先恐后;文物遭掠,民族之殇。

  1899年,王懿荣发现了商代甲骨文,揭开了通过出土遗物系统研究商代历史的序幕。1900年,敦煌藏经洞古代文书等遗物被发现。这些关于中国古代文明的重要发现引起了世界关注。也就在这一时期,中国的文物古迹受到欧美发达国家的垂涎,各国列强凭借坚船利炮,仗势欺人,争先恐后地派人到中国的新疆、甘肃、内蒙古、东北等地开展探险、考古调查与发掘,这些探险和考古活动虽然使一些遗址和古迹的内涵得以为世人所知,也使国内外知识界开始重视对这些古代遗迹和遗物所包含的历史文化信息的获取和研究①。但是,包括敦煌文书、石窟佛造像和壁画在内的大量极为珍贵的文物被劫掠至国外,特别是一些缺乏起码文化良知和道德的外国人为了获取壁画和佛像等文物,不惜采用损毁其周边文物的破坏式获取手段,使大量珍贵文物古迹被损毁,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可谓民族之殇、文明之祸!许多披着考古学家和探险家外衣的外国人大肆劫掠中国文物,其罪恶行径令人触目惊心、痛心疾首!正因为如此,中国学术界一般不把外国列强派人来我国从事考古调查和文物劫掠活动纳入中国考古学史的范围。

  (二)初创期(1921~1949年):科学发掘,考古开端;学子归来,奠基创业。

  1914年,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受中国政府之邀,来到中国协助寻找矿藏。1921年,他在河南渑池县发现仰韶遗址,随即进行了考古发掘,获得了陶器、石器等遗物②。这次发掘通常被作为在中国进行的第一次科学考古发掘,标志着中国考古学的发端。就在这一时期,第一批留学国外学习考古学的年轻的中国学者(包括李济、梁思永、裴文中等)陆续回国,把他们在国外学到的考古学知识运用于中国考古学实践中,开始主持山西夏县西阴村③、河南安阳殷墟④、北京周口店⑤等重要遗址的发掘。这些发掘有的是国外机构出资,由中方学者实施的。而当时的历史语言研究所对殷墟的发掘则是由中国考古研究机构第一次独立组织实施的,具有特别重要的里程碑意义,李济和梁思永先后主持了殷墟的发掘。梁思永在安阳后冈发现了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和商文化由下至上的地层叠压关系,也就是著名的“后冈三叠层”,解决了此前在学术界争论不休的这几种文化遗存孰早孰晚的问题⑥。以殷墟、周口店、城子崖等一批重要遗址的发掘为代表,中国考古学出现了第一个高潮。“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各地的考古工作被迫中断。研究机构和大学纷纷转移到四川和云南等大后方,在十分艰苦的条件下,还尽其所能开展了一些考古工作。例如1945年夏鼐在西北地区的考古发掘中,在齐家文化墓葬的填土中发现了仰韶文化的陶片,从地层关系上解决了两者的相对年代问题⑦,就是突出的一例。1930年,梁思永用英文撰写、发表的一篇介绍中国考古学的文章,是当时中国考古学家为数不多的对外介绍中国考古学进展的成果⑧。

  (三)初步发展期(1950~1966年):独立发展,体系初建;对外交流,比较稀少。

  新中国成立之后,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中国考古学也迎来了“新生”。1950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成立,负责主持和指导全国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1952年,北京大学成立了历史系考古专业。1952~1955年,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北京大学在文化部的领导下,合作举办了考古工作人员训练班,面向全国,培养考古学的专门人才。梁思永、夏鼐、裴文中等著名考古学家领导了培训班的教学活动。前后四期的培训班为新中国考古工作培养了数以百计的考古专业人员。20世纪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前期,中国各地开展了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工作,西周的都邑丰镐、汉唐时期的都城长安和洛阳等古代都城在这一时期开始了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各地区的古代文化面貌的轮廓逐步清晰,在一些地区,开始初步建立起考古学文化的序列。

  在这一时期,中国考古学界与国际学术界交流很少。据《夏鼐日记》的记载,这一时期,他每年仅有数次接待或参加会见来访的外国客人,其中有一部分来访者还不是考古学者。1957年5月,日本考古学代表团访问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正式接待日本考古学者代表团。代表团受到了高规格的接待,在为期近一个月的访华期间,周恩来总理和时任中国科学院院长的郭沫若接见了代表团成员,足见对该代表团来访的重视和改善两国关系的诚意。

  这一时期中国考古学界与国外的合作,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和朝鲜联合在中国东北地区开展考古发掘,在辽东半岛南部发掘了岗上、楼上等青铜时代遗址;在黑龙江宁安县,发掘渤海国上京龙泉府的遗址和墓葬。这次合作发掘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次与外国考古机构合作在中国进行的考古发掘。

作者简介

姓名:王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