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浙东唐诗之路”上的诗歌创作
2019年02月11日 07:52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林家骊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浙东唐诗之路”是指唐代诗人穿越浙东七州(越州、明州、台州、温州、处州、婺州、衢州)的山水人文之路,他们大多从钱塘江出发,经古都绍兴,自镜湖向南过曹娥江,溯源而上,入浙江剡溪,过剡中,至天台山石梁飞瀑。以后,这条线路又延伸到温州,再从瓯江回溯至钱塘江。

  “浙东唐诗之路”的形成具有浓厚的地理与历史人文因素。其北靠杭州湾,南、东分连会稽山、四明山,境内气候温润、沃野千里。同时,浙东地区具有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河姆渡文明、舜禹传说、勾践灭吴等故事,使人心生敬畏又心向往之。至西晋末年,永嘉南渡,北方世族门阀避难至江左。浙东山水引起了北方士人的浓厚兴趣。对浙东山水的欣赏,贯穿于绍兴至天台一路。江左士人眼中,山水渐渐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琅琊王氏有兰亭诗会,谢灵运有《石壁立招提精舍》《石壁精舍还湖中作》《田南树园激流植援》《登池上楼》等名篇,其为盛唐山水诗的成熟导夫先路,开“浙东唐诗之路”上山水诗书写的先声。因此,“浙东唐诗之路”作为旅游文学的一种,具有浓厚的文化价值。

  传统意义上的“浙东唐诗之路”,以钱塘江经越州(即绍兴)至天台为主线,于此一路上,诗歌创作与流传甚夥,尤其是越州风光,颇受诸诗人喜爱。

  与越州相关者如萧颖士《越江秋曙》,写秋日越江由黎明至日出的江景:“扁舟东路远,晓月下江。潋滟信潮上,苍茫孤屿分。林声寒动叶,水气曙连云。暾日浪中出,榜歌天际闻。”又如李白《越中秋怀》:“越水绕碧山,周回数千里。乃是天镜中,分明画相似。爱此从冥搜,永怀临湍游。一为沧波客,十见红蕖秋。”其以清丽的笔调描写越中秋日之景,即景遣怀。再如孟郊《越中山水》、施肩吾《宿干越亭》等篇皆与此相类。与“诸暨”相关者如骆宾王《早发诸暨》,写自诸暨出发所经一路之风光:“薄烟横绝巘,轻冻涩回湍。野雾连空暗,山风入曙寒。”其描写山中清冷之景,意境深远。与“剡中”相关者如崔颢《舟行入剡》:“青山行不尽,绿水去何长。”“山梅犹作雨,溪橘未知霜。”其描述剡中节候,清新可爱。与“明州(宁波)”相关者如方干《游雪窦寺》写江南寺庙出尘之美,所谓“地高春色晚,天近日光多。流水随寒玉,遥峰拥翠波”。与“台州”相关者多与天台山及其寺庙有关。如李白《天台晓望》写天台山巍峨气魄与壮丽景象:“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门标赤城霞,楼栖沧岛月。凭高登远览,直下见溟渤。云垂大鹏翻,波动巨鳌没……安得生羽毛,千春卧蓬阙?”再如王建《题台州隐静寺》:“隐静灵仙寺天凿,杯度飞来建岩壑。五峰直上插银河,一涧当空泻寥廓。崆峒黯淡碧琉璃,白云吞吐红莲阁。不知势压天几重,钟声常闻月中落。”碧琉璃与红莲阁的色彩相碰撞,月落与钟声相交融,既写出了气势,又写出了空灵。这些山水诗,既有淡妆的清新怡人,又有浓妆的美艳绚丽,是“浙东唐诗之路”上山水之美的真实写照。

  而随着交通的发达,唐代诗人在满览剡溪风光之后,已不满足于仅至于天台山的游览,他们开始了新的探索,向南沿着谢灵运的足迹来到了永嘉即温州,又沿着瓯江溯流而上,经丽水、金华、富阳等地回溯至钱塘江。在这条路线上,与“温州”相关的山水诗如孟浩然《登江中孤屿赠白云先生王迥》、朱庆余《送僧游温州》。与“婺州(金华)”相关者如陈子昂《春日登金华观》、戴叔伦《婺州路别录事》。与“睦州(建德)”相关者如杜牧《睦州四韵》。而与“富阳”相关者则多为书写富春江或严陵钓台之篇,如孟浩然《经七里滩》、张继《题严陵钓台》。

  “浙东唐诗之路”上的山水诗,是对汉魏六朝以来山水诗的发展。其以自然山水为审美对象,以山水感发人生,体道自然。俯仰之间,具见越中山水之美。

  随着“浙东唐诗之路”及其延伸段上旅游路线的日益发展,许多诗人至“浙东唐诗之路”及其延伸段游历。而其亲朋则为之作送别践行之诗,以表达羡慕与惜别之情。

作者简介

姓名:林家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