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毛泽东:立起湖湘文化的丰碑 ——访湘潭大学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李佑新
2018年12月22日 08:01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奉清清 字号
关键词:毛泽东;湖湘文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内容摘要:湖湘文明,源远流深;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千百年来,灿烂的湖湘文化如湘江奔涌,生生不息。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湖湘哲人士子上下求索,立功立德立言,成就了湖湘人物的星汉灿烂。而毛泽东横空出世,以其艰辛的探索和缔造新中国的丰功伟绩,把湖湘文化的影响推向了极致,被誉为“伟大时代的灵魂人物”。

关键词:毛泽东;湖湘文化;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作者简介:

   专家简介

  李佑新,哲学博士。现任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基地湘潭大学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兼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教育部马克思主义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全国毛泽东哲学思想研究会副会长等。

 

  湖湘文明,源远流深;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千百年来,灿烂的湖湘文化如湘江奔涌,生生不息。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湖湘哲人士子上下求索,立功立德立言,成就了湖湘人物的星汉灿烂。而毛泽东横空出世,以其艰辛的探索和缔造新中国的丰功伟绩,把湖湘文化的影响推向了极致,被誉为“伟大时代的灵魂人物”。毛泽东如何传承和发展湖湘文化?他把湖湘文化带到了哪里?毛主席诞辰125周年前夕,湖南日报记者采访了湘潭大学毛泽东思想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李佑新。

  毛泽东横空出世,与他学习传承湖南近代以来诸多人才群体的思想密不可分

  湖南日报:垒土才能成峰。应该说,毛泽东横空出世,是与他学习传承湖南近代以来诸多人才群体的思想密不可分的。那么,他赖以汲取滋养的这个群体展示了怎样的湖湘文化特质?

  李佑新:在中国古代史上,湖南本土很少有著名人物。但是到了近代,在辚辚相接的各个重要历史阶段上,涌现出一个又一个人才群体,而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湘籍无产阶级革命家群体,则是湖南人才群体发展史上一座难以逾越的高峰。正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主导了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为广泛而深刻的伟大社会变革,也奠定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的坚实基础。

  从近代人才群体的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湖湘文化三个显著的特征。一是具有悠久的理学传统,讲求人生立志、心性修养和社会责任感,这对于湖湘学子咬牙立志拔起寒乡,具有不容忽视的重要作用;二是在追求“内圣”的同时极为注重“外王”的经邦济世,具有注重现实实际的务实学风,这使得湖湘学子大都于学于政卓有建树,而区别于空谈性理的“腐儒”;三是在近代社会动荡和民族危机的背景下,上述两个方面指向救亡图存这一根本的价值目标,从而使湖湘学子大都具有强烈的爱国情怀。从王船山的“民族大义”、魏源的“师夷之长技以制夷”、谭嗣同的捐躯壮举,到陈天华的《猛回头》《警世钟》和杨度的《湖南少年歌》,直至毛泽东“中国人从此站立起来了”的历史宏音,无不体现出湖湘士人的爱国激情。湘籍学者杨树达说:“自船山先生以后,湖南人笃信民族主义,固欲保持自己民族,故感觉外患最敏”。 可以说,湖湘文化的这些特质是近代以来湖南人才群体兴起的重要原因,也是毛泽东的精神滋养。

  毛泽东极其推崇王船山朴素的唯物主义和民族意识

  湖南日报:那么,毛泽东是如何自觉传承湖湘文化的?

  李佑新: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读书时就深受湖湘文化的影响了。这不能不提及他的老师杨昌济先生。杨先生在湖南第一师范主讲哲学和伦理修身课,“所讲不限于西洋之伦理学说”,中国先儒如“王船山学说亦间取之”。杨先生在其日记、文章和自编的教材中,极为推崇王船山、魏源、曾国藩、谭嗣同等湖湘文化中的重要代表人物。一师时期,毛泽东在他的引导下开始阅读包括《船山遗书》《曾国藩家书》《仁学》等在内的湖湘文化的代表性著作,深受影响。

  例如对于王船山,毛泽东可谓终生不忘。他在学生时代的笔记《讲堂录》中就记下了王船山“有豪杰而不圣贤者,未有圣贤而不豪杰者也”论断,并做了发挥。1914年长沙成立了船山学社,青年毛泽东等前往听讲。萧三回忆说:“长沙城里曾有人组织过‘船山学社’,每逢星期日举行讲座,讲王夫之的学说。泽东同志邀请我们少数人也去听讲,他极其推崇王船山朴素的唯物主义和民族意识。”中国共产党成立初期,毛泽东还以船山学社为基础创办了湖南自修大学。美国著名的毛泽东研究专家施拉姆说:“‘自修大学’设在船山学社,这决非一个偶然的枝节问题,恰恰相反,它可以被看作日后在毛泽东领导下所形成的中国革命的象征。因为‘自修大学’虽然极其强调新思想尤其是马克思主义,但也非常重视中国的文化传统,其中特别包括像王夫之这样的持批判态度的唯物主义和民族主义思想家。中国共产党许多未来的干部,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毛泽东在参加那里举行的各种讨论会的过程中,继续为‘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奠定基础。”施拉姆这个说法是有依据的。1937年毛泽东在抗战军政大学讲哲学,备课时研读过《船山遗书》。由于手头该书不齐全,还写信给在长沙主持八路军办事处的徐特立,请求帮忙设法补齐所缺各册。1959年10月30日毛泽东出京视察时,王船山关于哲学和历史方面的著作在他指明要带走的书籍清单之列。直到晚年,毛泽东还肯定了王船山的朴素唯物主义,称赞“王夫之的古代唯物论”是中国教育史中不可忽视的重要部分。

  又如对于曾国藩,青年毛泽东也非常推崇,曾将阅读《曾国藩家书》作为常课。他在《讲堂录》中记有曾国藩的不少语句,点评历史人物时将曾国藩列为“办事而兼传教之人”,这是极高的评价了。甚至还表示:“愚于近人,独服曾文正”。毛泽东后来成为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依然认为曾国藩的某些东西还是可供借鉴的。直到晚年,他还称“曾国藩是地主阶级中很厉害的人物”。

作者简介

姓名:奉清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