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理论偏执
2018年02月13日 07:5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清芳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在文学研究和文学批评中,我们所使用的文学理论应当是从具体文学实践中总结、概括出来,又反过来能指导与促进文学实践的发展,二者是紧密联系、相辅相成的。但自20世纪后半叶以来,西方文学研究却过分依赖各种文学理论,文学理论的发展也越来越脱离文学作品并凌驾于作品之上。一些研究者在分析文学作品时往往理论先行、理论挂帅,他们总是热衷于寻找各种新奇的理论,对理论的使用陷入一种偏执状态。这种现象在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领域形成一种风潮并影响到国内的文学研究,出现了对西方文学理论竞相追逐、生搬硬套等现象。为了更好地促进文学研究,我们需要认真反思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理论偏执问题。

  一些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者运用各种新潮的西方文学理论来解读文本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这些理论衍生出多种文学批评模式,如神话—原型批评、结构主义批评、后结构主义批评、新历史主义批评、女性主义批评、后殖民主义批评等。客观来看,文学批评方式的变化意味着文学理论内容和体系的不断变更,也体现出不断借鉴其他学科理论的跨学科发展趋势,一定程度上为文学理论的发展注入了新鲜活力。然而在20世纪80年代末文学研究出现所谓“理论转向”后,以欧美等为代表的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界对各种文学理论的使用和生产越来越痴迷,理论的“反客为主”现象日益严重,文学文本成为证明各种理论“正确性”的演练场。同时,文学理论的翻新速度加快,各种新理论层出不穷,以颠覆旧的理论为乐事。这在某种程度上已形成一个学术产业链:不断有“新”理论被生产出来,代替此前的“旧”理论,而且大家往往认为“新”的总是比“旧”的好,甚至陷入为求新而求新的怪圈。如一些混合了后现代主义理论的文学批评模式,大部分采取了“想象历史”的研究策略,认为文学和历史都是想象的产物,文学作品只不过是一种虚构,与文本之外的世界无关,因而研究者可以抛开文学作品产生的历史文化语境,使用各种理论对文本进行解读,并可随意解构作品本身所包含的价值和意义。文学作品本身如何并不重要,关键是用什么理论来分析,即便是二流作家或二流作品,只要理论用得“巧妙”,一样可以将其阐释成“好作家、好作品”,这体现出对理论本身的顶礼膜拜。

  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理论偏执问题,与一些海外学者使用各种理论的动机相关,主要包括以下几种。一是热衷于构建新奇的文学分析框架和模式,以凸显文学理论的作用并将其作为衡量文学研究水平高低的标准。在这种理论生产热潮的刺激下,一些研究者对传统的文学理论弃之如敝履,似乎使用的理论越新,研究的水平也越高。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个人研究的“创新性”和“学术含金量”。这也促使一些研究者在文学作品分析过程中不断从其他学科征引理论资源。事实上,任何学科的研究对象都有其自身的独特性,文学本身具有不同于其他社会科学的性质和特点,在研究方法和思路上应有所差别,不能随意套用其他理论。但一些研究者却热衷于将历史学、哲学、社会学、政治学、经济学、人类学等各学科流行的前沿理论,甚至是物理等自然科学中的最新理论引入文学研究中。如文学研究中曾流行过把物理学中的“熵”理论拿来分析文学作品。又如,对诗歌中出现的高频词汇进行统计分析,用统计学方法解读诗歌,等等。以海外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重镇——美国来说,其文学研究特别喜欢各种理论的“移民”,即不断地移植、引入欧洲国家特别是法国的理论,用这些理论对文学作品进行分析,这已经成为一种研究风气。学科交叉、理论借鉴本来是为了促进学科自身发展,但如果研究者不顾文学学科自身特点和研究特质,混淆学科边界,只是为了标新立异而随意误置理论,只会使理论和文学作品相脱离,把文学作品变成证明各种理论自身价值的一种工具,使文学作品成为各种理论的附庸。于是,文学理论对文学作品的有效性和适用性不再是文学研究时要考虑的基本问题,反而占据了文学研究的中心位置。

作者简介

姓名:张清芳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