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嫁接”抑或“移植”:佛教中国化路径的比较与反思
2018年02月13日 07:4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云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佛教之所以能“嫁接”在中国宗教的主干上,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大乘佛教的基本形态符合大一统论的基本思想范畴。第二,佛教有许多思想理念可以补充中国宗教,尤其是儒道两家之不足。

 

  原本产自印度的佛教,在公元前后传入中国,经过一千多年的演变,最终变成了“中国佛教”。这一历程一般被概称为“佛教中国化”。方立天认为,佛教是作为一种外来“植物”(或种子)被“移植”到中国传统文化土壤中,并在此扎根,逐渐成长为“中国佛教”。此可概称为“佛教中国化”路径的“移植论”。近些年来,笔者因为翻译荷兰汉学家高延(J. J. M. de Groot,1854—1921)系列著作的缘故,发现他对“佛教中国化”的路径另有不同解释,可比拟之为“嫁接说”。

  高延认为,佛教进入中国是“嫁接”在中国宗教“主干”上的。他在《大一统论》一书中指出:“(中国的儒释道)‘三教’不过是从一个共同‘主干’上生长的三个‘分枝’,而‘主干’早在史前时代就存在了。‘主干’即‘天地万物之宗教’,这一宗教有其基本构成要素与外在表征。囊括天地万物在内的‘大一统论’(Universism)就是中国的‘一教’。”高延概括中国宗教的本质,常用到的一个词就是“Universism”。百多年来,很多西方学者都是以高延所创的“Universism”为大的理论框架或知识背景而展开局部的中国宗教、社会、历史与哲学研究。甚至可以说,高延造的这个词已成为西方学术视野里中国(宗教)哲学的一个象征性符号。以往中国学者多把其翻译为“宇宙论”、“天道论”、“一元论”等。笔者以为,高延是据“universe”而创“Universism”。“universe”是“宇宙”、“天地万物”、“领域”的意思,其派生词“universal”则有“普遍的”、“一般的”、“通用的”、“万能的”、“一般性”等意思。另外,高延在翻译中国典籍时,多把“一”翻译为“universal”或类似词汇。“一”者“全”也,即“道”之谓。又按高延思想,中国宗教以“道”为创生、主宰、运行万物的根据,故道能统万物。基于以上理由,笔者将“Universism”一词译为“大一统论”。

  高延又认为:“耶稣诞生前后各两个世纪的汉代,古老的‘主干’一分为二,一为道教,一为儒教;与之同时,佛教亦‘嫁接’(graft)在‘主干’(a common stem)上。实际上,佛教当时之进入中国,其形态为大乘佛教,仍是一种‘大一统’的形式,因此才得以在古老的主干上存活并繁盛起来。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们面前的‘三教’恰是一个树干的三个分枝;作为三教,仍是为一。”这意味着中国宗教的主干是“大一统论”。此段有两个关键词,即“graft”和“a common stem”。“graft”既有“移植”之意,亦有“嫁接”之意。但从词源上来看,“graft”一词来自拉丁语“graphium”和古希腊语“gráphein”,意为“笔”或“写”;维基词典认为该词接近英文单词“carve”(切口),因与“接穗”相似而命名。结合高延原文上下文语境及该词的词源,笔者认为此处译为“嫁接”较合适。

  高延“发现”中国宗教有其“主干”,是在1886年9月,彼时他第二次到厦门不久。他曾在日记中写道:“沿着诸多不同主题开始无间断地搜集资料。我观察并记录下关于家庭生活(为此我与中国人住在一起)的细节,继承、收养、妇女的地位、婚姻、丧葬仪式等等……没过多长时间,我发现有一条线索贯穿所有的事情,那么关于所有的东西,就像水晶一样透彻清晰了。”因为有中国宗教这一“主干”,外来的佛教才能“嫁接”在上面。如果不认为有这样的一个主干,也就谈不上“嫁接”,而只能是“移植”到土壤中了。

作者简介

姓名:张云江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