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说“枚”的指人用法
2018年02月13日 07: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泽群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枚”除用于姓氏之外,在现代汉语中通常用作量词,其使用范围多局限于书面语,常见的搭配有“两枚硬币”、“一枚钻戒”、“三枚鸡蛋”等。《现代汉语词典》对此的解释为:跟“个”相近,多用于形体小的东西。王力先生称其为意义非常广泛的单位词,可以指无生之物,也可指称动物,不过不能指称人类。从近些年网络的各种媒体论坛来看,量词“枚”修饰人的用法越来越频繁,如“本人姓卿,公司销售一枚”、“我很懒,懒得主动,懒得维系,懒得解释,我是懒人一枚”等。

  以BCC语料库的数据为例,在仅考虑数词为“一”的情况下,能够受“一枚”修饰的表人名词有2093条,占总语料条数(17174条)的12.2%。由此可见,“枚”在网络书面语体中已有一定的使用频率,“枚”指称人用法的由来及其具体表现值得进一步研究。

  量词“枚”指称人的历时演变及其语义特征

  一些关于量词“枚”历时演变的研究表明,“枚”是一个古今通用的量词,产生于汉代,发达于魏晋南北朝时代;到了近代汉语,则呈现出一种萎缩的趋势;现代汉语中的“枚”只继承了古代的某些用法,其使用范围大大缩小。但用来指称人的情况真实存在,只是并不多见。

  量词“枚”的演变与“个”有或多或少的关系。“枚”与“个”的本义及形成过程十分接近,在中古时期都同样具有很强的泛指性,但是“枚”经历了一个从窄到宽又从宽到窄的变化过程,而“个”的使用却是一个不断泛化的过程。

  这也就是说,量词“枚”指称人的用法自古有之,只是近代以来这种用法逐渐消失,量词“个”的泛化是其中主要原因之一。近年来量词“枚”重新用来指称人,可能也是由于“个”作为典型的泛指性量词语义极度虚化所导致的,而“枚”则仍然保留其本身的意义。“枚”本身所具有的特殊意义应是使用者转用量词“枚”而不用“个”的主要原因。

  《辞源》关于“枚”的解释除《现代汉语词典》涉及的两个义项外,还有四个,分别是“树干”、“马鞭”、“古代行军时士卒口衔的用于防止喧哗的器具,形如筷子”以及“钟乳,钟上隆起的部分”,这些解释都反映了“枚”具有[+形体小]和[+细长]的语义特征。

  由此可以推断,量词“枚”所修饰的表人名词也应该至少具备其中一种语义特征。从搜索到的语料来看,很多名词诸如“美女”、“帅哥”、“萌娃”等都能符合上述语义特征中的一种或两种,不过也有另一部分名词似乎不太符合,比如“吃货”、“粉丝”、“闲人”等。对此的解释可能是,“枚”的语义特征从指向具体事物向指向抽象概念转变,即由形体的“小”变为程度或概念的“小”。“吃货”、“粉丝”、“闲人”等名词虽然不一定具有共性,但是都体现了一定的性质或特点,而这在使用者看来都能用“小”来描述。

作者简介

姓名:陈泽群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