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人工群体智能尚未实现通用智能
2017年10月10日 07: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郁锋 字号

内容摘要:人工群体智能的优势仅仅是利用新的技术实现了大数据的在线输入、动态即时的信息更新,使得智能模拟系统从封闭走向开放和涌现,但其智能构造方法本质上仍是以计算为基础的问题求解模型。笔者从智能概念的本质出发,结合人工群体智能的发展状态,主张尽管人工群体智能具有整体性、涌现性和高层次性,但仍未达到通用智能的水平。笔者认为,人工群体智能的优势仅仅是利用新的技术实现了大数据的在线输入、动态即时的信息更新,使得智能模拟系统从封闭走向开放和涌现,但其智能构造方法本质上仍是以计算为基础的问题求解模型。因此,虽然人工群体智能与基于单主体的人工智能在智能层次上有着本质差别,但是断言人工群体智能已经是一种通用智能仍为时尚早。

关键词:群体智能;人工智能;认知;计算;研究;优化;认识论;算法;大脑;预测

作者简介:

  人工群体智能的优势仅仅是利用新的技术实现了大数据的在线输入、动态即时的信息更新,使得智能模拟系统从封闭走向开放和涌现,但其智能构造方法本质上仍是以计算为基础的问题求解模型。也就是说,人工群体智能优化的只是基于种群的算法,它并没有改变智能是基于规则的表征—计算系统这一核心假说。

 

  “群体智能”(Collective/Swarm Intelligence)被喻为是由不同个体的大脑集聚而成的新大脑(a Brain of Brains),它是自然界中低级动物的不同个体与其环境交互协作涌现出的集体智能行为(如蜂群、蚁群筑巢等)。当前,在仿生学、人类学、认知心理学、计算机科学等交叉研究的基础上,人工群体智能为复杂环境中的决策难题提供了优于人类的宏观智慧。笔者从智能概念的本质出发,结合人工群体智能的发展状态,主张尽管人工群体智能具有整体性、涌现性和高层次性,但仍未达到通用智能的水平。

  智能本质:从“我思”到“我们思”

  近代以来的西方哲学家把认识心智和智能的本质作为理解自我与世界的“第一哲学”。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主张心智与具有内省能力的个体思想者“我”之间具备同一关系。尽管笛卡尔主义的认识论和心智哲学长期受到批评,但笛卡尔对心智理解的个体观念却影响深远。直至20世纪80年代,无论哲学家、认知心理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们是将智能视为行为(及其倾向)、功能还是生理物理状态,他们几乎都相信智能的载体是单个的主体或机器。当代心智哲学、认知心理学以及神经科学的主流理论假设人类智能的边界始于大脑,止于个体;人工智能最初的工作范式也是设计机器来模拟个体的心智能力。

  然而在过去的30多年间,越来越多的哲学家、认知科学家意识到,心智和智能的个体观片面强调了单一主体反映和改造世界的能动性,低估了主体在与他者、外部工具的协同交互中展现的智能,忽视了智能本质上也内禀社会性、历史性和文化性。戈德曼的社会认识论研究长期探索人类知识如何通过人际交流、信息交换、社会交往而得到增进。可以辩护信念的理由不仅包括个人的证据,也包括他人证词、认知辅助技术和认知分工等。美国加州圣地亚哥大学的认知科学家哈钦斯等人在借鉴认知人类学和维果斯基心理学的基础上研究了美国海军舰艇上的船员是如何各自分工共同执行认知任务的,从而主张一种“分布式认知”的进路,即智能系统具有在多主体和环境间分布的本质。克拉克和查尔莫斯提出的“延展心智观”从外在主义的视角诠释了这种关于心智本质的反个体主义理解。他们认为,心智不仅仅在个体的大脑中,也分布至个体的身体甚至超出体肤延展至外在环境。从物理空间上讲,智能主体并非只是具有脑结构的生物个体,而是“大脑—身体—工具(机器)—环境”相互嵌入的耦合系统。从历史维度上看,灵长类动物生成智能所经历的七万年以上物竞天择的进化史是以种群为单位的;更重要的是,智能本质上已经被塑造成是个体与他者、环境在社会文化背景下共同的认知实践。综观而论,“社会认识论”、“分布式认知”、“延展心智”等新动向深刻影响着我们面向智能科学的研究视界。在人工智能领域的新近研究中,研究者也试图超越传统在实验室中研究纯机器人,从关注大脑神经状态扩展至外部世界,从关注发生在个体身上的心理表征与过程转向群体的社会背景以及人机交互的赛博世界,进而寻求模拟人类或动物在群体协同的环境中所表现出来的整体智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