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明清鼎革视域下的“世子之死”
2017年08月07日 08:38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杨海英 字号

内容摘要:1645)二月,李氏朝鲜储君——世子李返抵王京汉城(今韩国首尔),结束了在清朝长达八年的人质生涯,但仅两个月后,即“染病”暴毙,年仅34岁。然而,肉体的消亡并未让他们得到彻底解脱,反倒意味着这对夫妻彼世厄运的开始:世子死后葬于汉城西北郊的昭庆园,姜氏则长眠于汉城西南郊的永怀园。随着研究的逐渐深入,学者们将视线延伸至当时东亚区域的历史背景——明清鼎革,发现东亚视域下的“世子之死”既是鼎革事件引发的一系列李朝政局联动反应的重要环节,也因其历史和政治意义早已溢出半岛边界,而成为当时历史浪潮的重要组成部分。崇祯十三年六月,清人就林庆业及李朝朝廷在战争中的消极表现当面诘问世子:“林庆业等舟师,使之前进则不肯前进,使之卸下米包于辽河口,则亦不肯前往,此何意耶?

关键词:仁祖;林庆业;政治;朝廷;朝鲜;一听清人;学者;实录;姜氏;之死

作者简介:

  顺治二年(1645)二月,李氏朝鲜储君——世子李返抵王京汉城(今韩国首尔),结束了在清朝长达八年的人质生涯,但仅两个月后,即“染病”暴毙,年仅34岁;之后不到一年,面对赐死诏命,世子正妻姜氏慨然赴死。然而,肉体的消亡并未让他们得到彻底解脱,反倒意味着这对夫妻彼世厄运的开始:世子死后葬于汉城西北郊的昭庆园,姜氏则长眠于汉城西南郊的永怀园。从此,夫妻二人隔着繁华喧嚣的汉城,开始了长达三个多世纪的孤悬相望;而他们“生得同寝,死却异穴”的凄凉遭遇,不仅引来无数唏嘘,也成为各方学者一再提起的历史公案。随着研究的逐渐深入,学者们将视线延伸至当时东亚区域的历史背景——明清鼎革,发现东亚视域下的“世子之死”既是鼎革事件引发的一系列李朝政局联动反应的重要环节,也因其历史和政治意义早已溢出半岛边界,而成为当时历史浪潮的重要组成部分。

  李朝通明抗清计划失败

  1636年,皇太极再次出兵朝鲜半岛,迫使朝鲜签订城下之盟:废明朝年号,奉清正朔,以世子入质清国,定时贡献方物,史称“丙子虏乱”。朝鲜被强行剥离出明朝朝贡体系,成为清朝属国。然而,自隋唐以来,半岛政权常以“小中华”自居,李朝不仅深受儒学“大义名分”和“夷夏之防”思想的熏陶,而且立国二百余年,与明朝“义即君臣,恩犹父子”,“壬辰倭乱”时又承明朝“再造之恩”。所以,即便沦为“夷狄”属国,但李朝不仅在文化上蔑视清朝,在感情和政治上仍旧“不背中朝(即明朝)”。从“丙子虏乱”至1644年清军入关,李朝君臣多次策划实施了潜通明朝之举,其中以林庆业与沈器远的活动最为典型。

  林庆业,字英伯,时任平安兵使,是当时李朝大为倚重的军事将领。崇祯十三年(1640),松锦大战爆发。受清朝胁迫,林庆业率朝鲜水陆军“助战”。然而,林氏行军途中拖延塞责,抵达前线后,更是阳奉阴违,乃至密通明朝登州水师,将军事情报具告明方。在旅顺外海与明水师遭遇时,双方“去丸虚发”,朝方自沉船数十艘,佯败而退。林庆业还多次遣送僧人独步(赐名丽忠)入明联络,配合明朝“联鲜图奴”战略。松锦大战后,洪承畴兵败降清,这一通明计划随即败露,清人逼迫林庆业等赴沈阳受审。林氏自念徒死无益,途中从海路逃往明朝,留居石城岛明朝水师麾下,继续抗清活动。

  沈器远,字遂之,时任左议政,封青原府院君,在“仁祖反正”及“丙子虏乱”中功劳卓著。沈氏大力支持联明活动,事败后,又助林庆业成功出逃。更重要的是,沈器远愤于“臣事清朝”而仁祖又怯于“清人积威”的现状,乃谋划“通中国攘外夷之计”,意图以雷霆手段迫使仁祖禅位,另“择先王子及宗室中有令名者”为王,实现“拒斥清人,日月重光”的“男子事业”。(《李朝实录》仁祖二十二年三月丁未)然而,由于黄瀷、李元老等告密,以沈氏为首的涉事人等均遭仁祖处死。

  沈器远“谋逆”事败在崇祯十七年三月间;四五月间,清军入关并攻占北京。明朝的覆亡使李朝彻底失去了实际的效忠对象,而林、沈等抗清干臣的败亡也标志着李朝武力抗清的失败。这意味着清朝已取得了博弈全局的绝对优势,李等一干人质亦失去实际意义。正如多尔衮所言,“未得北京之前,两国不无疑阻,今则大事已定,彼此一以诚信相孚”。于是,清军入关当年,便放还了李等人。

  世子与抗清活动关系微妙

  顺治元年十一月,李一行从北京出发,取道沈阳,次年二月返抵汉城。仅两个月后,世子暴毙于昌庆宫欢庆堂,得谥“昭显”。《仁祖实录》载:“世子十年异域,备尝险艰。东还才数月而遘疾,医官等亦妄施针药,终至不救。”按上述官方说法,世子乃因染病进而遭医官“误诊”而亡。这一说法虽得到部分学者认同,但是世子死后葬礼之减薄、正妻姜氏及阖族被杀、三位子嗣仅一人幸存等后续事件,让更多学者认为世子之死乃肇因于政治阴谋。不少学者倾向于认为,当时李朝内部抗清派与亲清派的斗争,特别是林、沈等抗清干臣的败亡,连带世子最终失势被杀。然而考诸史料,个中情由未必如此简单。

  据《沈阳状启》《昭显沈阳日记》等资料显示,松锦大战前后,林庆业等确与世子有所交集。但据相关记载,世子与林氏等人的实质性交往始终未逾泛泛。而林氏种种“助战”行为不仅没有起到积极作用,反让本就处境堪忧的李屡屡承受严峻的政治压力。崇祯十三年六月,清人就林庆业及李朝朝廷在战争中的消极表现当面诘问世子:“林庆业等舟师,使之前进则不肯前进,使之卸下米包于辽河口,则亦不肯前往,此何意耶?”世子答曰:“久未知舟师声息,深以郁闷,今闻此奇……不胜惊愕之至。”又问:“五月晦日,舟师与汉船相过,汉船来击后殿之船,而船中不为放炮,虽或放炮,不至伤人,前船亦不相救。且三船托以漂去,而汉人以空船一只,载还鲜人二名。本月十二日,汉船三十八只,见于不远之处,而亦不迎战,此非因朝廷吩咐,与汉人交通相应之事耶?”世子再答:“本国竭力调发,多载火器战具,岂有他意,且既已定将出境,则成败利钝在于将臣,此岂朝廷与馆中之所知也?庆业等功罪赏罚,唯在大国处置,本国何敢与知乎?”可见,林庆业等人阵前通明、消极避战的行为无一逃过清人监视;面对清人责问,世子只能委曲求全,将林氏等人的“失利”责任推给清朝,而对所谓“与汉人交通相应之事”与“朝廷”(李朝)和“馆中”(世子)的关系则一概否认。沈器远等人“谋逆”时,因为世子质留清朝,且被认为“素无远虑”,因而被排除在拥立对象之外。因此,李之死亦称不上与李朝抗清活动和抗清派有直接关联。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