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中国早期现代“文学”名义试探:由朱希祖回溯周氏兄弟
2017年04月08日 10:27 来源:《文艺理论研究》 作者:陈雪虎 字号

内容摘要:体制宣示:朱希祖《文学论》的意义“文学”之名得到系统宣示,西来内涵进入体制,形塑百年来现代文学文化,当以朱希祖发表在《北京大学月刊》1919年第1卷第1号的论文《文学论》为标志。针对“国家文学不妨殊异,故欧美文学自可如彼,中国文学理应如此”,“盖吾国文学,舍哲理外无有焉,舍历史外无有焉,舍诗词杂文外无有焉,文学范围,至为广博”的问难,朱氏抵制云:“鄙人二年以前,亦持此论,今则深知其未谛。德·昆西在讨论大诗人蒲伯时,强调文学作为“力的文学”而与“人”发生更为紧密的关联,文学由此不仅与人类的普遍利益相关联,而且文学作为力的文学而高于知识文学,其功能更高级,富于想象,充满感情,由怡情悦性、同气交感而发生作用。

关键词:周作人;周氏;文学史;文化;观念;美术;兄弟;王国维;审美;文艺

作者简介:

    作 者:陈雪虎

  作者简介:陈雪虎,博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文艺学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从事文艺理论、现代文论研究,电子邮箱:chenxuehu@bnu.edu.cn

  原发信息:《文艺理论研究》(沪)2016年第20164期 第27-38页

  内容提要:“文学”之名得到系统宣示,西来内涵进入相应体制,形塑百年来现代文学文化,其开端当以朱希祖发表论文《文学论》为标志。大学体制中的文学教授,通过论文的形式,正式宣阐“文学”的内涵和义界,影响逐渐扩散披及社会,其功效非一般社会言论和学理探讨可以比拟。朱氏文论和观念主要来源于周氏兄弟,而十年前留学日本的周氏兄弟是最先一批参考和鼓吹西方现代意义上文学的青年学人,虽然仍处于传统的压抑和成长的波动中,但其心中现代文学之审美情思和兴发感动已汹涌澎湃,呼之欲出。经过晚清民初十余年的蕴蓄,终于在五四时代借由文学革命而繁枝散叶并开花结果。

  关 键 词:“文学”/现代性/文章/朱希祖/周氏兄弟  Literature/Modernity/Articles/Zhu Xizu/the Zhou Brothers

  标题注释: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科基地项目“中国文艺思想通史·近代卷”(项目编号:13JJD750004)阶段性成果。

  期刊名称: 《文艺理论》复印期号: 2017年02期

 

  在现代意义上作为总名的“文学”是新兴术语,其内涵主要来自西方,在晚清中国其名义尚未得到明确宣阐。在20世纪初,体制层面上的国族文化建制活动业已发动,大体以壬寅—癸卯学制为标志,设置所谓“文学科”。虽然张之洞等老派学者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宗旨,竭力维持传统“文学”意涵,但借由西来的范型和影响,已使“文学”无可避免地发生转义,并在社会上得到少数精英的呼应。比如在王国维那里,诗歌、小说、戏曲等“文字”与图画、音乐、雕刻、书法等一起同属于美术,其《论哲学家与美术家之天职》(1905年)感慨传统文学地位的卑下和不独立,鼓吹应当树立美术之“神圣之位置”。其后《文学小言》和《屈子文学之精神》(1906年)则直接使用“文学”一词,其内涵所指已与现代观念无大差别,《人间嗜好之研究》(1907年)并列使用“文学”与“美术”,认为“不外势力之欲之发表”,是“成人之精神的游戏”。王氏使用新学语,张扬“文学”新内涵,在当时立论孤峻,出语新峭,影响并不大,但西来意涵已经渗入中土,变革的激情在青年学人心中激荡翻腾,蕴蓄着的新生力量到底不可小觑。这方面已有不少研究。本文主要探讨的是现代“文学”之名义如何在五四时代宣示和确立,分析这种文学观念的渊源,及其包蕴着的相关文教思路、文学想象和文化批判内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