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综合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 苏联模式评价 >> 如何评价苏联模式
普京保守主义分析
2016年03月21日 10:17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动态》 作者:吴恩远 李晓华 字号

内容摘要:1、苏联解体后国家信仰的缺失当代俄罗斯最知名历史学家、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尤里·波利亚科夫曾说过:苏联解体的最大悲剧,还不仅在于丧失了多少领土、多少人口,更重要的是中断了俄罗斯几个世纪以来的历史发展主线,俄罗斯人丧失了自己的灵魂。1、强调稳定发展为保守主义精髓2013年 9月 3日普京在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前夕接受美联社和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联合采访时,普京强调,“保守主义并不意味着停滞不前”,“保守主义意味着立足于传统价值观,意在发展是其必要元素,这是绝对原则性的东西。普京上台前后,俄罗斯以及西方的媒体纷纷对普京及其思想进行猜测,一些分析家试图给普京贴上这样或那样颜色的标签。

关键词:普京;保守主义;俄罗斯;意识形态;民族;价值观;国情咨文;爱国主义;政治;苏联

作者简介:

  2013年9月3日,普京在接受美联社和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联合采访时,明确表示自己信奉“保守主义”。他说:“自己是带有保守主义倾向的实用主义者”。此后,他在当年底瓦尔代国际辨论俱乐部的演讲、2013年度发表的国情咨文、年度记者招待会等一系列谈话数次强调了自己的保守主义价值观倾向(最早提出这个问题是在2008年)。普京为什么这个时候强调自己的“信仰”问题?立即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注意。

  一、普京“保守主义倾向”提出的背景 

  1、苏联解体后国家信仰的缺失

  当代俄罗斯最知名历史学家、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尤里·波利亚科夫曾说过:苏联解体的最大悲剧,还不仅在于丧失了多少领土、多少人口,更重要的是中断了俄罗斯几个世纪以来的历史发展主线,俄罗斯人丧失了自己的灵魂。[1]

  苏联解体后,以马克思主义为核心的意识形态被抛弃,多元化的意识形态粉墨登场,各个阶层和集团从自身利益出发,提出了各种各样的思想理论。意识形态的混乱导致了国家认同缺失、思想道德退化,社会停滞不前。叶利钦当政时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他在1996年总统选举后发出制订新民族思想的呼吁,但统一的民族思想并未形成。普京上台后也意识到“在一个四分五裂、一盘散沙的社会,在一个基本阶层和主要政治力量信奉南辕北辙的价值观念的国家进行富有成效的建设性工作是不可能的。”因此,他指出:国家和民众“在目标、价值观、发展水平这样一些主要问题上意见一致是十分重要的”[2]。普京提出“保守主义”,目的就是为了“填补俄罗斯意识形态领域的真空,保持俄罗斯的精神民族认同”。他认为获得和巩固民族认同是俄罗斯最根本的问题,只有实现了精神、文化和民族的自我认同才能继续前行,否则将不能应对国内外挑战,不能在全球竞争中取得胜利。[3]2009年11月21日俄罗斯政权党——统一俄罗斯党在圣彼得堡召开十一次代表大会,正式把“俄罗斯保守主义”确定为党的意识形态。在其纲领性文件中写道:“党的意识形态是俄罗斯保守主义。这是稳定和发展的意识形态,避免停滞和革命,不断进行创造性的社会革新的意识形态。”

  普京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提出,一定程度补偿了国家信仰的缺失,同时更有利于加快俄罗斯寻找民族思想的进程。

  2、对意识形态领域全盘倒向西方的反思;

  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的苏共领导人,从戈尔巴乔夫到叶利钦,在否定和抛弃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后,全盘接受以民主社会主义、新自由主义等为核心的西方价值观。

  当时的俄罗斯精英承认了西方文明的主导地位,唯西方的马首是瞻。普京在作为第一任总统的时候曾明确地表示过,俄罗斯尊重全人类的普遍价值,不打算搞有俄国特色的民主。这说明在价值标准方面,俄罗斯的政治家曾经非常努力地接近于西方的标准。[4]以致俄罗斯人把“西方民主”等同“生活富足”,认为只要按照西方的模式进行改革,就能过上富裕的生活,他们开始积极地“融入西方文明的大家庭”。

  然而片面追求西方价值观对俄罗斯文化形成强大的冲击。普京在瓦尔代家讲话中谈到这个冲击的后果:“今天俄罗斯不仅遭受到全球化给民族认同带来的客观压力,还要饱尝二十世纪我们民族灾难——国家两次解体所带来的恶果:民族的文化和精神密码遭受致命打击,传统中断、历史不统一、社会去道德化、相互的信任和责任感缺失。这些正是我们所面临严重问题的重要根源。”[5]这就是说,俄罗斯民众对西方式的民主已经厌倦,他们越来越深刻感受到照搬西方式自由民主的恶果。

  现在普京明确说道:西方的极端自由主义不适合俄国国情。

  3、维护社会稳定秩序的需要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人政治上照搬西方的模式;经济上实行以新自由主义理论为基础的“休克疗法”。但激进经济政治民主化改革未给俄罗斯人带来预期收益,反而造成国内政治持续动荡、经济形势急剧恶化、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两极分化日益加剧。社会发展在经历了自由主义的挫败之后,俄罗斯人渴望稳定和安全的生活,希望加强国家权威,使俄罗斯走出困境,走上大国之路。20世纪90年代中期社会调查表明,俄罗斯民众渴望“权威”,希望“铁腕人物”出现。比起“民主、自由”来,72%的俄罗斯百姓更希望“稳定和秩序”。[6]

  早在2000年《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一文中,普京就指出“俄罗斯在政治动荡和经济改革中已经精疲力竭,俄罗斯再也不能经受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动荡与灾难以及激进改革了”,因此,他认为“经济和民主改革应该采取渐进的、审慎的方法进行,保证政治稳定和人民生活水平不下降”。2012年国情咨文中,普京强调“稳定是发展和改善生活的主要条件”,当年12月20日在记者招待会上他再次坦言,“发展的必要条件是稳定。”

  俄罗斯“战略通讯中心”的迪米特里·阿布扎罗夫对此评论道,在经济环境比较困难的背景下,人们更趋于谨慎,“对很多人来说,保持他们原有的生活方式、传统习惯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他们会倾向于保守,这是正常的,是全球性的趋势。”所以普京发表2013年度国情咨文时,他的演讲获得了34次掌声,关于保护传统保守价值观的论述也得到全场鼓掌欢呼。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