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综合 >> 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 苏联解体原因 >> 列宁评价
近年来学界关于列宁的几个争议问题
2016年03月19日 17:50 来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 作者:吴恩远 字号

内容摘要:本文对近年来学界有关列宁的三个争议问题进行探讨和澄清:关于十月革命的发动与所谓列宁是“德国奸细”的问题,关于1987年中文版《列宁全集》中对列宁生前最后评价斯大林的一段译文释义问题以及关于列宁在《论合作社》中对社会主义的整个看法的改变问题。

关键词:列宁;列宁遗嘱;社会主义;商品经济;“德国奸细”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本文对近年来学界有关列宁的三个争议问题进行探讨和澄清:关于十月革命的发动与所谓列宁是“德国奸细”的问题,关于1987年中文版《列宁全集》中对列宁生前最后评价斯大林的一段译文释义问题以及关于列宁在《论合作社》中对社会主义的整个看法的改变问题。

  【关键词】列 宁 列宁遗嘱 社会主义 商品经济 “德国奸细”

  【作者简介】吴恩远,1948年生,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一 关于十月革命的发动与所谓列宁的“德国奸细”问题

  自苏联解体以来,在俄罗斯社会生活当中一直在不断复制和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十月革命并不是一次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社会革命,而不过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是一次在西欧一小撮阴谋家和冒险家的情报机关帮助下,由“德国奸细”列宁和“英美特务”托洛茨基所密谋组织、挑唆完成的一次“政变”。在这次政变过程中,俄国人民只是作为历史的玩偶,成了受“革命极端主义者”任意摆布的存在[1]。2004年1月25日,曾任苏共中央宣传部长的雅科夫列夫宣称:“从文件中早已得知,这(场革命)是德国总参谋部的行动……此外 我对列宁通过加涅茨基得到的资金格外感兴趣。帕尔武斯是策划者,这是历史学家和所有人都知道的。列宁在1915年3月得到了200万(约合今天的1 000万)以进行破坏活动。这些都是有文件记录的历史事实。”[2]这件事甚至拍成了电影《谁为列宁付钱?世纪秘密》。把十月革命的发生说成少数人的“阴谋”,目的是否定俄国社会主义革命的必然性。

  有关布尔什维克被德国黄金收买的最重要论据是著名的“西逊文件”。1918年,美国外交人员艾德加·西逊在彼得格勒以2.5万美元得到这些文件,其中包含着有关德国总参谋部资助布尔什维克的情报以及德国方面对自己所谓的“代理人”布尔什维克下达的指示。

  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Г.Л.索博列夫、著名美国外交家和历史学家乔治·凯南和彼得堡历史学家斯塔尔采夫等人经过研究指出,所谓“西逊文件”是伪造的。凯南经过对“文件”字体的仔细鉴定发现,伪造这一文件使用了各种不同的打字机。他甚至能够确定,哪份文件用了哪一种打字机,从而得出结论:“本来是来于俄国的文件,在俄国本土确确实实伪造成了似乎是出自德国机构的文件。这是赤裸裸的欺骗。”[3]要注意凯南是一位反苏政策的拥护者,他并没有粉饰列宁及苏维埃政权的主观意图。斯塔尔采夫写道,这些文件的唯一来源是记者菲尔迪南德·奥先多夫斯基,这一天才骗局的制造者从1917年11月到1918年4月之间伪造了大约150份有关“德国-布尔什维克阴谋”的文件[4]。他们认为在俄国革命过程中被臆造出来的“德国黄金”的观点完全不成立。

  关于这件事最权威的说法,刊登在2009年、2010年俄罗斯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由A.丹尼洛夫、A.菲利波夫主编的《俄罗斯历史(1900~1945)》教师参考书,和《俄罗斯历史(1900 ~1945)》11年级学生教材上。在叙述1917年4月列宁从国外返回俄国这件事时写道:在布尔什维克声望日渐增长的情况下,一些投靠政府的低级庸俗的报刊散布着这样一个事情:仿佛布尔什维克党的领袖们从瑞士经过德国回国是接受了德国的任务并领取了德国的金钱。书中明确指出:“在经过公开的调查后可以确定,列宁并没有做任何败坏其名誉的事情”[5]。在《俄罗斯历史(1900~1945)》教材的扉页上清楚写道:“这本教材得到俄罗斯科学院(2009年7月9日10 106-5 215/24号文件)和俄罗斯教育科学院(2009年7月10日01-5/7д-64号文件)肯定的评价”,所以可以认为这是驳斥所谓列宁是“德国奸细”谬论的俄罗斯最新、最权威的观点。

  事实上,十月革命的发生是俄国社会各种矛 盾发展的必然产物,这场气势磅礴、席卷全国、震惊全世界的运动绝非靠少数人的“阴谋”就能发动。

  俄罗斯当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前莫斯科大学历史系主任、俄罗斯科学院院士库库什金教授在2007年应邀为我国《历史研究》杂志撰稿时写道:普列汉诺夫在1917年6月宣称:“俄国历史还没有磨好将来要用它烤成社会主义馅饼的那种面粉”[6],四个月后,这一说法已经失去了根据性。引人注目的是,普列汉诺夫在逝世前不久对妻子说:“在我们的争论中,乌里扬诺夫——列宁是对的,而我——普列汉诺夫错了。”库库什金进一步指出:列宁是一个革命家,同时也是一个出色的思想家、天才的学者。他发现帝国主义时期资本主义国家政治经济发展不平衡性前所未有地加剧的规律,得出社会主义甚至可能在一国首先取得胜利的大胆结论[7]。因此十月革命的胜利是历史的必然,而不是少数人的“密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