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政治 更多>>

随着美国大选进程的不断深入,参选人从各种渠道接受的筹款数额也与日俱增,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27日,希拉里团队的筹款已超过3亿美元,选战“金钱化”日益突出,带来的弊端愈发明显,美国民众的担忧在加剧。 [详细]
“美国民主正面临危机,美国民众感到更加被排除在民主进程之外。他们的声音不被听到,他们的选票不被计算,他们政府的运作受到刻意阻碍……”。美国政治公益组织“公共公民”的负责人之一阿基娜·弗里蔡尔德日前接受新华社专访时对美国愈演愈烈的“金钱政治”现象发出以上评论。 [详细]

金钱政治2 更多>>

美国大选长期饱受国际社会诟病,"精英民主"、"金钱政治"成关键词。政治学家认为竞选资金应来自社会组织而不是由个人或商业组织提供,以避免他们对政治的不恰当影响。而事实上很难做到,大选中有专用于选举的公共基金,但是那部分钱难以满足广告等选举活动需求。 [详细]
在后金融危机的当下,被债务窘况所累的欧美国家纷纷兴起了对于国家发展模式的重新反思。面对“寅吃卯粮”的困境,是“治标不治本”地助长“新国家主义”,还是彻底转变国家治理模式、阻断金钱政治的肆意泛滥,已成为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不得不正视的关键抉择。 [详细]

民主制度 更多>>

选举结果往往难以兑现竞选承诺、体现选民诉求。在三权分立、相互制衡的体制下,政治、经济、社会重大问题的解决只能在国会参、众两院简单多数、甚至三分之二多数和总统达成共识、取得一致后才能实现。 [详细]
美国学者认为,美国共和党高层之所以置选举的民主和自由而不顾,竭尽全力阻击特朗普,主要原因是特朗普与共和党的理念、甚至美国的价值观相冲突。一旦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如果特朗普真的按照他竞选中的说法行事,那将严重损害共和党所代表的美国富有阶层的根本利益。 [详细]

民主制度2 更多>>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理查德·里夫斯发表文章说:“特朗普的想法很疯狂,而桑德斯的想法很不中用”。“如今,美国总统候选人的政策规划和他们获得多大的政治支持,似乎已经没有关系。”里夫斯说。 [详细]
从个人与政府关系的角度来看,如今美国政治正越发表现为“松散化”,地方政治与国家政治的联系已不似过去那般紧密。80多年前,几乎每座美国城市都存在着一台“政治机器”,即一种以选票换利益的选举制度。由所谓“老板”出面为政党候选人筹措经费,征集选票,胜选后主导钱权的利益分配。 [详细]

思潮 更多>>

全球主义者早就俘虏了美国社会的相当大一部分,其手段是通过俘虏该国的大批精英机构——媒体、学术界、大公司、大财政、好莱坞、智库、非政府组织、慈善基金会。这些机构本身实力雄厚,其集体力量更是非同一般,因此掌管它们的那些精英以为,他们的政治胜利是彻底的、终极的。 [详细]

思潮2 更多>>

美国宾厄姆顿大学社会学荣休教授詹姆斯·彼得拉斯认为: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具有一些有别于21世纪美国政治实践总体思路的特性。既定的政治机制显然已经失去了对候选人提名进程的控制,并面临着一些“不受欢迎”的竞选人使选民两极化的局面。 [详细]

社会主义因素 更多>>

思潮3 更多>>

政治秩序的重中之重仍是国家自身及其权力。现在有很多经验研究表明,权力正越来越分散,从国家和各种等级体系中流出。特别是在信息革命时代,人们倾向于认为国家对一片地理区域的控制越来越不重要。加之今天的公民对政府在做什么知道得更多,这也加剧了对政府的不信任,更不愿意给政府以合法性。 [详细]

思潮4 更多>>

特朗普主义现象是今天世界的普遍现象,那就是民粹主义的崛起,无论是右派民粹主义还是左派民粹主义。在发达的西方,右派和左派的民粹主义勃兴,包括美国的特朗普、法国国民阵线、右派的德国新选择党、英国工党等,都是这种现象的产物。在非西方的发展中国家,亚洲的菲律宾和拉丁美洲的很多国家,也都存在着民粹主义。 [详细]
 
 策划/设计:陈茜 吴屹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