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综合 >> 新闻专题 >>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 国内外专家媒体热议长征 >> 国外专家解读长征 >> 国外专家解读长征文章列表
长征,“深远地影响世界前途”
2016年09月18日 08:47 来源:文汇报 作者:周渊 字号
2016年09月18日 08:47
来源:文汇报 作者:周渊
关键词:红军长征;索尔兹伯里;长征

内容摘要:少有人知,索尔兹伯里为踏访长征足迹整整努力了40余年,直到1984年,时年76岁高龄的索尔兹伯里怀揣着心脏起搏器,携手也已古稀之年的妻子夏洛特和74岁的好友、“中国通”谢伟思,在时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副馆长秦兴汉和外交部资深译员张援远的陪伴下,完成了属于他的长征———历时两个多月,跨越7个省,行程约1.2万公里。这也是外国人第一次完整地沿着当年红军长征路线进行访问。

关键词:红军长征;索尔兹伯里;长征

作者简介:

  1984年6月8日,一位瘦高个、须发花白的外国人风尘仆仆地来到当年红一方面军与陕北红军的会师之地———吴起镇,站在当年毛泽东指挥“割尾巴战斗”之处,他沉思良久,自言自语说了“伟大”二字。而后,他与他的中国同伴拿起红军用过的钢刀,在毛泽东旧居前相视而笑:“我们的长征结束了。”

  这位外国人是普利策新闻奖获得者、曾任《纽约时报》副总编辑的哈里森·索尔兹伯里。他回国不久,此行完成的著作《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出版并引起轰动,成为继斯诺的《西行漫记》(原名为《红星照耀中国》)后的又一里程碑。

  30多年后的今天,当92岁的老兵秦兴汉向记者回忆起这一幕,他情不自禁唱起《忆秦娥·娄山关》中的一句“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不仅有对红军长征胜利的感慨,同样也是对索尔兹伯里的追忆。

  少有人知,索尔兹伯里为踏访长征足迹整整努力了40余年,直到1984年,时年76岁高龄的索尔兹伯里怀揣着心脏起搏器,携手也已古稀之年的妻子夏洛特和74岁的好友、“中国通”谢伟思,在时任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副馆长秦兴汉和外交部资深译员张援远的陪伴下,完成了属于他的长征———历时两个多月,跨越7个省,行程约1.2万公里。这也是外国人第一次完整地沿着当年红军长征路线进行访问。

  秦兴汉将陪同索尔兹伯里踏访长征路的日记和所见所闻整理成《让世界都知道红军长征》,不啻为这本巨著生动的补充和详尽的注解。

  “非险不乐”的长征路

  索尔兹伯里自称“天下风云一报人”,以“非险不乐,事业乐趣在险中”为人生信念的他,在76岁高龄以一颗依靠起搏器跳动的心脏,亲自完成了他笔下“红军男女战士用毅力、勇气和实力书写一部伟大的人间史诗”的旅程。

  从《西行漫记》种下对长征的神往,踏访长征路的夙愿在索尔兹伯里心中深埋近半个世纪,直至斯诺去世、尼克松访华的1972年,索尔兹伯里向周恩来提出踏访长征路的请求,而“长征之门”直到1983年8月才敞开。其间,他作为中国观察者,走访中国各地,先后出版了《在中国周围》和《中国100年》两本著作。

  秦兴汉的日记显示,1984年4月5日,经历了两天等待,索尔兹伯里一行人乘坐的航班于12时30分飞往江西南昌。“这代表了他访问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足迹的夙愿开始实施了。”索尔兹伯里开始了日以继夜的工作,白天采访、考察,到了晚上则边苦思冥想,边用便携式打字机整理采访素材。而秦兴汉肩上的担子也不轻松:时年59岁的他患有腿部静脉曲张,而陪同外宾既要保证安全,也要注意方法。

  “苦不苦,想想红军两万五。”秦兴汉回忆,两个多月中,他们一行人爬雪山、过草地,其中的艰险难以描述,“躲过的车祸自不必说”,最惊险的莫过于皎平渡之行,去时在15公里多的山路上徒步行军,索尔兹伯里摔了好几个跟头。返回的时候就更难了,开始用担架抬,因山路难走,不行,后来改为骑马,“临时找来的马没有马镫,以简易竹圈替代,马鞍则用医用胶带绑着凑合用。”索尔兹伯里认为此行是踏访长征遗迹中最令人难忘的一页:“不亲自到长征路上看看就不能深刻理解红军,也不能深刻领会长征的意义。”

  最“苦”的事情还在后头,第二天,索尔兹伯里便因过度疲劳和兴奋导致心脏病发,困在了长征路上。危难之际,经西昌和成都两地医生的救治和呵护,仅一周便康复出院,执着地继续上路。

  带着问题走过万水千山

  令秦兴汉印象深刻的是,索尔兹伯里的访问全程都带着问题。与毛泽东当年“担架上的谋划”相比,索尔兹伯里热衷于和中国同伴们进行“车上座谈会”:过四道封锁线的情况如何? 红军长征时气候如何?直问得戒烟多年的秦兴汉不得不时常燃上一支烟边思考边回答。

  索尔兹伯里的采访态度亦十分严谨,“一件事情一定要有三个以上的资料来源他才采用。”秦兴汉回忆。这在《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直接体现为每一个章节后都有不少于两页的注释。除了每到一处与当地干部、学者座谈,他还访问了当时为红军配过伤药、缝制过衣帽,为红军运送过伤员、做过饭的诸多老人,他们不经意的话语常常令索尔兹伯里如获至宝。正由于严谨的态度,访问期间索尔兹伯里因当地未安排参观茅台酒厂而发了一次“不小的脾气”。原来他曾了解到红军与茅台酒厂的一些故事,比如李德曾饮酒过量七天七夜未醒,被担架抬着行军,红军以酒洗脚解乏,还将洗过脚的酒喝光了等等,希望实地验证。后经数位老红军证实,事实并非如此。

  索尔兹伯里始终想搞明白一个问题: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军队,红军为何胜利?通过踏访长征路,他逐渐有了实质性认识:访问初期,他认为红军将领太能干,而国民党将领太腐败;中期他认为红军的胜利因素很多,理想、智慧、政策、团结、纪律等皆转化为战斗力,“有信念的部队战无不胜”;访问后,他明白了中国一句古话“兵之胜败,本在于政”的道理,共产党长征的胜利源于根扎在人民之中。索尔兹伯里动情地说:“阅读长征的故事将会使人再次认识到,人类的精神一旦唤起来,其威力是无穷无尽的。”

  1985年,索尔兹伯里所著的《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在美国出版,即刻成为世界畅销书。1986年,在红军三大主力在甘南胜利会师50周年前夕,该书在中国翻译出版。长征也令索尔兹伯里与中国建立起深厚的感情,1993年他病故后,夏洛特根据其遗愿将他生前用过的心脏起搏器等赠予军事博物馆收藏,以表示他对中国的热爱。

  “本世纪中没有什么比长征更令人神往和更为深远地影响世界前途的事件了”。如今,80载时光倏忽而过,而长征精神远未过时,面对“新长征”,老兵秦兴汉动情地说:“我们要走好新的长征,凝聚圆梦力量,勿忘祖国昨天的苦难辉煌,无愧祖国今天的使命担当,不负祖国明天的伟大梦想。”

作者简介

姓名:周渊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婷婷)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