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综合 >> 新闻专题 >> 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 >> 长征路线图 >> 四渡赤水
四渡赤水:毛泽东军事生涯的“得意之笔”
2016年09月06日 15:47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孙琳 字号

内容摘要:毛泽东指挥的四渡赤水作战是中央红军长征中的著名战役,在红军长征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经典战例。一、四渡赤水,充分展现了毛泽东高超的机动灵活的军事指挥艺术,为毛泽东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毛泽东的军事指挥艺术和人民战争的作战指导原则,是在领导革命战争实践中不断形成和发展的。四渡赤水作战,虽然过去75年了,但其作为毛泽东军事生涯中的“得意之笔”,毛泽东那“运用之妙存乎心间”的高超的指挥艺术和智慧至今仍令人兴叹,那牵制敌人、调动敌人的环环相扣的谋略和布局至今仍折射出神韵和光辉。

关键词:赤水;军事指挥;国民党;指挥艺术;指挥红军;战役;毛泽东指挥;遵义会议;敌人;战略

作者简介:

  毛泽东指挥的四渡赤水作战是中央红军长征中的著名战役,在红军长征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经典战例。

  1960年,来华访问的英国陆军元帅、二战名将蒙哥马利赞誉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上任何伟大的战役媲美,毛泽东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毛泽东也与中国元帅陈毅讲过,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得意之笔”。毛泽东作为伟大的军事家、战略家,从1927年9月领导秋收起义到1976年9月逝世,在其近60年的军事生涯中,他指挥过大小战役数百次,但为什么唯独称四渡赤水是“得意之笔”呢?可见四渡赤水在他的军事生涯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

 

  一、四渡赤水,充分展现了毛泽东高超的机动灵活的军事指挥艺术,为毛泽东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理论的形成和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毛泽东的军事指挥艺术和人民战争的作战指导原则,是在领导革命战争实践中不断形成和发展的。在领导创建井冈山根据地斗争实践中,毛泽东和朱德总结提出了“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带有朴素性质的游击战争战术原则,即十六诀,指挥红军打退了国民党军队的多次对井冈山的“进剿”和“会剿”。

  在中央革命根据地反击国民党军队的“围剿”中,毛泽东提出了积极防御、诱敌深入的作战指导方针,指挥红军连续打破了国民党军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三次“围剿”。在毛泽东军事战略思想的影响下,在朱德、周恩来的指挥下,红军又取得了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

  正当红军连续挫败国民党军“围剿”,红军和革命根据地大发展的时候,以王明为首的“左”倾教条主义领导者在党中央取得了统治地位,排斥了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毛泽东所创立的一整套战略战术也被束之高阁。

  在1933年9月开始的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中,“左”倾教条主义领导者进行了错误的战略指导,先是冒险主义,再是保守主义,最后则是逃跑主义,导致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1934年10月,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被迫率领中央红军退出中央根据地,进行战略转移,使革命遭受了重大损失。湘江一战,使中央红军从出发时的8.6万人锐减到3万人。

  敢问路在何方?湘江战役的重大损失,给红军广大指战员以极大的震撼,使他们认识到“左”倾教条主义给革命带来的危害。

  1935年1月在遵义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总结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以来的经验教训,结束了“左”倾教条主义在中共中央的统治,肯定了毛泽东等提出的红军作战原则,在实际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同时,遵义会议也为毛泽东展现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提供了历史平台和机遇。

  遵义会议后,为了摆脱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毛泽东根据当时的敌情、我情和社会地理环境,创造了一种特殊的高度灵活机动的作战方式,指挥中央红军在贵州境内和四川南部于广泛运动中声东击西,避实就虚,调动歼灭敌人,与40万国民党“追剿”军进行了著名的四渡赤水战役。

  毛泽东实施高度机动灵活的军事指挥,运用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使红军得以秘密、迅速、勇敢、坚决的行动,实行最大的机动,经常转移作战地区,有时向东,有时向西,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争取在有利条件下取得作战的胜利。

  毛泽东高超的机动灵活的军事指挥艺术,表现在指挥四渡赤水作战中巧妙地处理“走”与“打”的关系,以走创造战机,以打开辟道路,在运动中寻机击破敌军合围。毛泽东指挥3万中央红军疲惫之师,抗击40万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在前有长江,后有乌江的狭窄地区,该走就走,该打则打,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走中有打,打中有走,把走与打、消灭敌人与保存自己辩证有机地结合起来,使国民党军队疲于奔命,十分被动。而中央红军在运动中纵横驰骋,要打就打,要走就走,稳操主动。四渡赤水作战,主要目的是通过“走”使红军摆脱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转危为安。但毛泽东仍在运动中,寻找机会“打”,不放过任何消灭敌人的机会。他在指挥红军二渡赤水后,还歼灭了国民党军两个师八个团。这样的“走”与“打”,既不同于“有进无退的拼命主义”,更不同于“有退无进的逃跑主义”,而是把“走”与“打”有机地结合起来。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中指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这就是今天我们的运动战的通俗解释。天下也没有只承认打不承认走的军事家,不过不如我们走得这么厉害罢了。对于我们,走路的时间通常多于作战的时间,平均每月打得一个大仗就算是好的。一切走都是为着打,我们的一切战略战役方针都是建立在打的基点上。四渡赤水作战中,毛泽东巧妙地处理了“走”和“打”的关系,体现了其高超的机动灵活的指挥艺术和军事哲学思想。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四渡赤水.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