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综合 >> 庆祝中国社会科学院建院40周年 >> 院庆特稿
我与中国社科院的不解之缘
2017年05月11日 10:5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赵晓军 字号

内容摘要:值此中国社科院成立四十周年之际,我怀着对中国社科院的感恩之情写下这篇纪念文章,也算是对自己在中国社科院工作十六年的总结与回顾。

关键词:中国社科院成立四十周年

作者简介:

  中国社科院是马克思主义的坚强阵地、是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殿堂、是党中央的思想库和智囊团,这是党和国家给中国社科院的三个定位。作为一名军队转业干部,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到中国社科院报到上班。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中国社科院作为国家级研究机构的地位让我觉得高不可攀;二是我在部队所从事的新闻专业也让我觉得在中国社科院无用武之地。然而,从部队转业那年,我却“阴差阳错”地走进了中国社科院,成为中国社科院的一名管理干部。值此中国社科院成立四十周年之际,我怀着对中国社科院的感恩之情写下这篇纪念文章,也算是对自己在中国社科院工作十六年的总结与回顾。

  从部队转业到人事教育局的工作回顾

  我于2001年10月从部队转业,转业之前在空军某部从事新闻宣传工作,先后在《解放军报》《空军报》《人民军队报》《中国空军》《当代青年》等军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消息、通讯、散文及报告文学、人物专访等各类文章百余篇。在连队当战士时曾因新闻报道工作成绩突出荣立过三等功。担任专职新闻干事后,所写消息“中国空军抢救法国游客”获1999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军事好新闻”一等奖;所写通讯“赵煦:研制中国无人驾驶靶机”获2000年《科技日报》组织的“科技强军新闻竞赛”征文三等奖。2001年,在兰州军区空军成立五十周年之际,由兰州军区空军政治部组织编写的《西部天歌》文学丛书征文中,我撰写的《大漠里升起一颗“将星”》《大漠神射手》《小荷才露尖尖角》等三篇文章入选该丛书《报告文学·散文卷》。

  从部队转业时,我当时的转业意向是中央新闻媒体、宣传部门或中央国家机关直属的新闻单位等。在国务院军转办组织的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和当年转业干部“双向选择招聘会”上,我也给中央新闻媒体及宣传部门投递了简历,唯独没有给中国社科院递交。我感觉,中国社科院是国家级的科研机构,是人文社会科学专家学者和大师云集的地方,这个门槛太高,也不适合自己。然而,7月中旬的一天,军转办一位负责空军转业干部的领导给自己打电话,说中国社科院想要接收一名文字功底较好且比较年轻的军转干部,他推荐了我,让我参加中国社科院的考试和面试。就这样,我来到了中国社科院人事教育局,人事教育局设置的考试并不复杂,主要是考计算机的应用和写作。这两项考试对自己来说都不算太难,计算机应用考完后,我现场写了一篇“一切从零开始”的应试文章。印象深刻的,在面试过程中,当时的王苏粤局长看了我在部队发表的新闻作品后,问我写了这么多文章,怎么没有联系去报社?我回答苏粤局长说:“我联系了几家中央级报社,但目前都没有回音。”苏粤局长接着问我:“如果有报社愿意接收你,你是选择去报社还是选择到中国社科院?”我当时毫不犹豫地回答苏粤局长:“如果有报社愿意接收我,我会选择去报社。”面试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原以为中国社科院不会再考虑我,我也正常参加了其他单位的考试,没想到我这个“态度”,也加速了中国社科院人事教育局接收我的决定。几天后,我便接到人事教育局的通知。让我到人事局“干部一处”正式报到并上班。“干部一处”即现在的“干部任免与监督处”,具体负责全院所局级干部的考察、考核,处级以下干部的审批、备案,院属单位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的监督、检查,以及组织干部交流、挂职锻炼、援藏援疆选派等工作,被大家誉为社科院名副其实的“第一处”。报到的这一天是2001年7月18日,我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一是因为脱下军装转业到地方是我人生的一大转折,二是因为到人事局干部一处报到上班的第一天,我就随领导去了法学所、政治学所考察干部。下午完成考察任务回来,领导就让我在“军队转业干部接收卡”上签了字。自此,我便成了中国社科院的一名人事干部。后来得知,人事教育局当年之所以“委身”接收我,的确是想要找一个文字功底比较扎实,职务不是太高,也相对年轻的军转干部。而我当时正好符合这些条件,也许这就是我与中国社科院冥冥之中的缘份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颜兵)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