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科学网>庆祝中国社会科学院建院40周年>院庆特稿

在中国社科院的大家庭里健康成长

2017年05月10日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作者:赵云田

  中国社会科学院是中共中央直接领导、国务院直属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学术机构和综合研究中心,在国际上享有崇高的地位。对于在中国社科院工作的人来说,社科院又是一个温馨的大家庭,学者们在这里相互关心,相互爱护,努力工作,为党的事业以及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做出应有的贡献。尤其是老一辈学者对青年人的关爱,更为突出。对此,我有很深的体会。

  罗尔纲(1901—1997)先生是我国著名的历史学家、太平天国史研究的奠基人。1982年至1988年间,因编辑《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我与罗先生接触较多。罗先生关爱后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对编辑工作的指导,对青年人成长的体贴。1987年,《太平天国资料丛刊续编》的编辑工作进入关键阶段。这一年的2月11日,我去罗先生家中送资料。10天后,罗先生布置我收入30首诗。罗先生让我收入30首诗,是看了我上次送的资料后考虑到的。仅10天时间,他就看了这么多资料,这对于一个已进耄耋之年的老人来说,是多么不容易啊! 5月4日,我又收到罗先生的一封信,内容是关于资料续编目录及工作安排问题。7月25日,我把初步整理好的资料送给罗先生。那天他的精神很好,和我谈了很长时间,强调了编辑工作的意义和重要性,说这可以给很多人提供方便。罗先生还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庆公(指王庆成先生)上月来函指示,复核工作应对每篇整理标点的质量情况,作简单的记录,以备工作完成时考核。”看了这张纸条,我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当时还是助理研究员,考核工作关系我的职称晋升。罗先生写这张纸条,是提醒我要注意一些细节。罗先生如此关爱后学,为后学着想,令人十分钦佩。

  罗先生关爱后学,还表现在他在政治上对我的爱护和帮助。我和罗先生都在近代史所政治史研究室。我入党的时候,支部征求了他的意见,罗先生非常支持我入党,还说了很多充分的理由。我想,这不仅仅是他关爱后学的体现,在他的眼中,无产阶级先进分子的队伍越壮大越好。

  1987年1月22日,近代史所政治史研究室主任、我的直接领导贾熟村先生给我写了一封信。信里写的是:“所里分牛肉(大约五斤),我帮您领了一份,放在办公室窗外。天气太暖,怕坏,望及早取回加工,以免浪费。另有消息说,明天还要发工资。请抽空来所一趟。”

  同在一个研究室,为什么还要写信?原来,一是当时的电话还不普及,我家里没有安装电话,所以不能用电话直接告知;二是我那时住在西直门外的昌运宫社科院宿舍,离研究所比较远,每星期只来所一次,即便来了,有时还要到所外办一些事情,因而和研究室的人见面机会不多;三是我的办公室在六层,贾先生的在三层,室里如果不事先通知开会,我一般不到三层去,生怕影响别人的工作,耽误别人的时间,要知道研究室里所有人都惜时如金。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贾先生便给我写了信。

  贾熟村先生长我13岁。从信的内容可以看出,他对于本室年轻同志的关心是多么的无微不至。除了学术上的帮助外,在生活方面也是这样的体贴入微。我是一个出学校门,进学校门,再进研究所大门的人,在阅历上缺乏对社会的深入了解,在人际交往上也缺乏处理各种关系的经验。贾先生的这封信,反映了近代史所老同志对后学的关爱,正是这种关爱精神使我感到分外的温暖。

  我想,就中国社科院而言,给人以温暖的,可能会有很多方面,而对后学的关爱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关爱后学,体现的是老同志的精神风范,是对学术传承的一种责任。学术总是一代又一代的人去完成和发展。再知名的学者,也会有局限性。因此,培养青年学术人才,保证学术的继续发展,就成了老同志的一种社会责任。而关爱后学,正是这种社会责任的体现和要求。贾熟村先生的这封信,体现的正是这种关爱精神。

  正是在长辈学者的关爱下,我在中国社科院健康地成长。35年来,我在清代的理藩制度、清代的巡幸制度、清代边疆史等领域,进行了创新的研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我独著、主编和参与的著述有:《清代蒙古政教制度》《清代治理边陲的枢纽—理藩院》《清代的巡幸制度》《清宫图典·出巡卷》《大清帝国的得与失—乾隆出巡记》《中国边疆民族管理机构沿革史》《清末新政研究——20世纪初的中国边疆》《清代西藏史研究》《中国社会通史·清前期卷》《中国文化通史·清前期卷》《北疆通史》《清代全史》《清代简史》《乾隆皇帝全传》《清代的边疆政策》《中国边疆经略史》《中国古代边疆政策研究》《清代人物传稿》等。这些著作,有的获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图书奖、国家优秀图书奖、北京市优秀图书奖、山西省优秀图书奖、河南省优秀图书奖、国家图书奖提名奖、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入选作品奖、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科研成果追加奖等。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40周年的大喜日子里,我深深感到,中国社科院是一个温暖、和谐的大家庭。在这个大家庭里,有多少社科人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成长起来。他们有的加入了伟大的中国共产党,有的享受了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更多的是成长为各方面的专家。啊,中国社会科学院,我们爱你!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颜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