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文学专题 >> 先秦叙事散文 >> 《国语》
试论《国语》的篇章结构及其笔法特征 ——以《左传》互见记载为参照
2016年08月17日 17:01 来源:《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作者:李佳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国语》是先秦一部重要的典籍。通过与《左传》互见记载的对比,细致剖析了《国语》篇章中各个组成部分的特点,以及该书在材料取舍、写作手法上的匠心独运之处。同时揭示了《国语》的篇章结构、笔法对该书编纂意旨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因为《左传》、《国语》都记载了春秋时期的历史,两书关系紧密,且有近七成的内容可以互见,素有“内传”、“外传”之称,《国语》的研究离不开《左传》,下文就以《左传》为参照系,讨论《国语》的篇章结构和笔法上的匠心独运之处。一、背景《国语》中的篇章首先都会交待一个简单背景,作为引起对话的原因。台湾学者张以仁在谈到比读《国语》《左传》的感受时,认为“读《国语》所得的印象是伦理方面的。

关键词:国语;尾声;人物;篇章;编纂;诸侯;范文子;对话;读者;说理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国语》是先秦一部重要的典籍。本文认为其篇章结构一般包括“背景”、“言语”、“结果”和“尾声”四个部分,“言语”是核心内容。通过与《左传》互见记载的对比,细致剖析了《国语》篇章中各个组成部分的特点,以及该书在材料取舍、写作手法上的匠心独运之处;同时揭示了《国语》的篇章结构、笔法对该书编纂意旨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关 键 词:《国语》/《左传》/篇章结构/写作手法/编纂意旨  

 

  《国语》是先秦散文史上的重要典籍,全书二十一卷,其中《周语》三卷,《鲁语》二卷,《齐语》一卷,《晋语》九卷,《郑语》一卷,《楚语》二卷,《吴语》一卷,《越语》二卷,分别记录了从西周中叶到春秋、战国之际,各国的历史片段。各国“语”由若干篇构成,基本是按照时间顺序编排,每篇皆独立成文,篇幅长短亦复不同。

  最早关注《国语》篇章结构的是美国Sargent的博士论文,他提出可以将该书每一篇划分为统治者某某打算做某件事;谏者某某(有时是可以从其他来源知道的历史人物)引用历史典故对统治者进行劝谏;统治者或者接受,或者拒绝此意见;结果,经常是一个已知的历史事件①等几个部分。此后俞志慧也提出周、鲁、郑、楚、晋五语具有三段式的结构模式②。两说均具启发性,但惜未能细致深入探讨。据笔者考察,《国语》240多篇普遍具有近乎类型化的结构,即“背景+言语+结果”或者“背景+言语+结果+尾声”,前者内容一般是预言性的,也有部分建议性的;后者则更主要是劝谏性的内容。先来看《周语上》“密康公母论小丑备物终必亡”篇③:

  恭王游于泾上,密康公从,有三女奔之。(背景)

  其母曰:“必致之于王。夫兽三为群,人三为众,女三为粲。王田不取群,公行下众,王御不参一族。夫粲,美之物也。众以美物归女,而何德以堪之?王犹不堪,况尔小丑乎?小丑备物,终必亡。”(言语)

  康公不献。(结果)

  一年,王灭密。(尾声)

  “背景”交待引起“言语”的原因、介绍事件缘起。“言语”是人物就“背景”中的事情表达的意见,或规劝或建议或预言;如果为对话则通常以一人为主。“结果”是被劝谏者在听过“言语”后所作出的反应,即是否接受谏者的意见,是否认同“言语”中所阐述的道理;如果“言语”是预言性的,那么“结果”就是对预言的一个印证。“尾声”是一段时间,几个月也可能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发生的情况,是前面事件产生的历史回响。“言语”是全篇的核心,有些篇章可能没有“尾声”,甚至没有“结果”。

  因为《左传》、《国语》都记载了春秋时期的历史,两书关系紧密,且有近七成的内容可以互见,素有“内传”、“外传”之称,《国语》的研究离不开《左传》,下文就以《左传》为参照系,讨论《国语》的篇章结构和笔法上的匠心独运之处。

  一、背景

  《国语》中的篇章首先都会交待一个简单背景,作为引起对话的原因。请看下面例子:

  1.惠王二年,边伯、石速、蔿国出王而立子颓。王处于郑。三年,王子颓饮三大夫酒,子国为客,乐及编舞。郑厉公见虢叔,曰……(《国语·周语上》)

  初,王姚嬖于庄王,生子颓。子颓有宠,蔿国为之师。及惠王即位,取蔿国之圃以为囿。边伯之宫近于王宫,王取之。王夺子禽祝跪与詹父田,而收膳夫之秩。故蔿国、边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作乱,因苏氏。秋,五大夫奉子颓以伐王,不克,出奔温。苏子奉子颓以奔卫。卫师、燕师伐周。冬,立子颓。二十年春,郑伯和王室,不克。执燕仲父。夏,郑伯遂以王归。王处于栎。秋,王及郑伯入于邬。遂入成周,取其宝器而还。冬,王子颓享五大夫,乐及徧舞。郑伯闻之,见虢叔。曰……(《左传》庄公十九年、二十年)

  在此《国语》仅用两句话就概括了发生在周惠王时的子颓之乱,为下文郑厉公与虢叔商量杀子颓纳惠王的言语做铺垫。而《左传》不仅详载子颓作乱的过程,还用一个“初”字追述早年的事情,剖析动乱发生的历史根源。

  2.长勺之役,曹刿问所以战于庄公。公曰……(《国语·鲁语上》)

  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问何以战。公曰……(《左传·庄公十年》)

  同是记录长勺之战鲁国应战前曹刿见庄公这件事,但两书却有值得玩味的不同。《左传》中有明确的时间:鲁庄公十年之春;有起因:齐军伐鲁,庄公将战;有插曲:乡人与曹刿的对话。而《国语》中,仅用四字“长勺之役”便概括了事件背景,暗示了事件的时间以及交战的双方,没有插曲。

  3.庄公丹桓宫之楹,而刻其桷。匠师庆言于公曰……(《国语·鲁语上》)

  (二十三年)秋,丹桓宫之楹。……二十四年春,刻其桷,皆非礼也。御孙谏曰……(《左传》庄公二十三年、二十四年)

  《左传》多出了时间性字句“秋”、“二十四年春”,以及“皆非礼也”的道德评价。《国语》没有时间,纯为叙事,不加褒贬。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